终章 J国之行

小说:穷小子艳福星作者:莜盟更新时间:2018-12-19 00:41字数:286783

东京是J国的首都,也是世界上最大的几个城市之一,而东京机场则是这个超级城市和外界联系的一个重要渠道。

机场门口走来三个人,走在最前面的是一个身材高挑的女子,飘逸的长发随意地披散着,娇好的面容让周围的J国男人频频回头观看,只是除此之外,并没有出现上前搭讪之类的桥段。莫非一向以好色著称的J国人转性了?

答案其实很简单,只是跟在她身后的男子甚至比前面的女子更加出色,俊美的面容,水蓝色的长发,抿紧的嘴唇,引起周围一些大胆的J国女子的尖叫,甚至飞吻。而走在他旁边的,则是一个看起来平淡无奇的人,如果把他放在人群中,或许大家都会忽略他的存在。

来的三人正是李若、白岚,还有鬼王。对于J国,李若最为熟悉,因此此次也是以李若为首,讨回那个被夺去的磁盘。只是白岚一直很奇怪,时间过去一个月了,J国一直没有作出对C国不利的言行,反而变得异常沉静。唯一有些让人关注的,就是J国从大约一个月前,天就一直阴沉沉的,没有出现一个艳阳天,也没有雨天,世人只是归咎于污染或者其他的气象因素,只是当作一个比较特别的新闻看过之后就忘了。

“天好阴啊,感觉真难受。”三人走在大街上,李若抬头望了一下阴沉沉的天空,皱着眉头说道。

“这里的阴气很重,似乎不是天气那么简单。”鬼王仿佛感觉到了什么,很舒服地说着,“不过感觉很舒服。”

“舒服?也就你感觉舒服了,李若,接下来有什么打算啊?”白岚听着叽里咕噜的J国语,眉头也皱了起来,其实来之前他也想恶补一下J国语,但可能是他的语言天分真的不怎么样,除了几个问候语外,其他的一律不会。

“惑宗我是回不去了,不过我可以去找我的一个朋友。”

“朋友?”

“嗯,她是J国神社的圣女,法力很高的哦。特别是做得一手好菜,现在想起来肚子也有些饿了,走吧。”

一向温和开朗的真惠这几天来心情很糟糕,作为侍奉神社大神的圣女,她的地位高崇,即使周围的男子对她垂涎三尺,但依然对她恭恭敬敬,不敢越雷池半步,当然,除了那个引进自己的木村,但是这个并不是真惠烦恼的来源。

真惠一直以为自己要这样过一辈子,每天除了向大神祷告外,就是利用自己的能力救治一些高层的人物。她的能力与生俱来,只要靠近她的人,如果身上有疾病或者其他的脏东西,她能够很敏锐地感觉到,然后就有一股很强烈的欲望,要把那些东西赶走,因此在小的时候,只要有病人靠近她,她由于力量不够,总是面红耳赤,却依然赶不走来人身上的病魔,她的家人慢慢也观察到了她的不同,便不让有疾病的人靠近她,只道她对病人敏感。

但随着年龄的增长,她的力量也逐步上升,渐渐能够控制自己的能力,虽然不能治愈所有的疾病,但对于一些很复杂的病症也能够起到缓解的作用。

真惠当上圣女并不是因为她的这个能力,而是另外一个,那就是对于脏东西的敏感,也就是鬼魂幽灵一类的。她虽然不是很清楚,但能够感觉得到,这个世界上拥有一类和自己完全不同的存在。

那些鬼魂幽灵非常怕她,平常都躲着她,即使是无意中碰到,也都是尖叫着逃开。

那时候还只是神社的普通神职人员的木村发现了真惠,将她带到了神庙,让她当上了圣女。

她刚来到神社的时候,感觉特别不舒服,因为她感觉到神社内有很多可怕的奇异存在,虽然它们仿佛被什么束缚着,但其尖历让真惠感到阵阵寒意。

随着年龄的增长,真惠渐渐习惯了那种感觉,她甚至能够感觉到那些存在思感深处的悲哀和无奈。

而真惠的任务就是抚慰这些哀伤的灵魂。方法就是每天向大神祷告,只是她到现在还不清楚自己在向哪个大神祷告,是天照大神还是须左之男?只是长久以来养成的温和性格以及感觉到随着自己的祷告而变得平静的灵魂让她年复一年地重复着枯燥的圣女生涯。

作为神社的圣女,木村也因为她的缘故而当上了神社的大长老。随着真惠年纪越来越大,身材和面容也变得异常出色,木村也对真惠有了企图,只是他比其他人来得更加大胆和直接,要不是每天她大部分时间呆在神社里头,让木村有所顾忌,估计早就遭了魔手。

但毕竟再谨慎的白兔也逃不过狡猾的狐狸。前几天一个大人物不知道为什么中了邪似的,只能躺在床上,脸色发青。其家人在多方救治无效的情况下,只好花重金求神社出手。

按照惯例,本来每次都是惑宗的宗主陪着真惠一起去的,但她临时有事情,木村就自告奋勇地陪同了。

去的时候木村除了眼神有些不轨之外,倒没有什么其他的动作。倒是那个病人让真惠大吃一惊。因为她发现那个人身上居然有两个灵魂在打架,而其中一个很像自己在神社中看到的灵魂模样。

很快,那个灵魂被真惠给弄了出来,一阵询问之后,才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原来徐福得到的术法不完全,只好利用自己的能力进行改进和试验,而这个大人物或许在徐福眼里并没有什么作用,而被挑选为实验对象,更多的是选用那些平民作为试验对象。

由于那个灵魂所知道的事情有限,而且和那个大人物的灵魂战斗了许多天,神智也不清楚,因此无法给予真惠更多的解释。

在真惠听来只是以为又有人在役鬼做法,以前也有发生类似的事情。在她能够感觉到鬼魂的那一刻起,她就不否认这种人的存在。只是让她很奇怪的就是,以前碰到的也都是孤魂野鬼,但这次居然是来自神社的。那些灵魂都是经过千百年残酷的寂寞存活下来的,力量比一般的孤魂野鬼要大很多,除非法力高深,否则很容易被反噬。而更为重要的是,那些鬼魂都是让大神的阵法给禁锢在那里的。

一路上真惠默默无语,她实在想不通为什么会有人能够驱使神社的鬼魂?而木村却在旁边算计着。

两人走到一块空旷的场地,木村感觉机会来了,忽然从背后抱住真惠,一张嘴就迫不及待地凑上前去。

“啊……”正在沉思中的真惠忽然受到袭击,大叫一声,声音尖锐,直上云霄,只是周围并没有什么人,因此木村只是稍微停顿一下就继续他的动作。

“木村长老,你干什么?”真惠死命地推着,一边惊恐地问道。

“赫……干什么?我也不怕告诉你,大神过几天就要让他所有的子民都成为可怕的战士,到海的那一边,去完成一场伟大的圣战。”

“‘圣战’?我们已经输了五十多年了,关我什么事情……木村长老,你不要这样……”

“我不是骗你,大神正在研究一个我们前段弄回来的C国的术法,让神庙里头的那些厉鬼附身到国民身上,成为力量强大的‘鬼人’,去进行‘圣战’……”

“附身?”

“对,就是刚才那个人那个样子,不过他只是一个失败的实验品……”

“但是那样所有的人都会失去灵魂,那样和死有什么区别?”

“是的,但是大神答应我们,可以在战争中发挥作用的,就可以免于术法,而你,并不在免除之内,不过,我作为大长老,手里还是有那么一点点权力的……”由于年纪的缘故,真惠的反抗又非常强烈,让他有些吃不消,便索性停下动作,提出条件诱惑道。

“你骗人!”真惠咋听到这样的说法,脑子里头乱糟糟的。

“难道你没有发现最近神社的那些厉鬼越来越不安分了吗?而且J国已经阴天了一个月了,你的感觉最敏锐,应该能够知道这个并不是舆论上所说的气象问题了,而是大神支撑J国几个大岛的阵法正在逐步瓦解,如果大神不进行这个术法的话,我们就要亡国了。”

“不是这样的,别忘了,我是圣女,我是和大神最接近的人……”

“这话估计连你自己都不会相信的,或许你以为大神就是我们传说中的天照或者须左?哈哈,其实都不是,大神只是一个人,但他的威能却比我们传说中的任何一个神都要厉害,他是一个两千多年前率领我们的祖先来到这里的人,只是他术法通天,才能够到现在还在圣山内,保持着法阵的运行。”

“法阵?什么东西?”虽然作为神社的圣女,但显然是被排除在高层之外的。

“其实在大神来到J国的时候,就知道我们这些海岛将要沉没,他便以无上法力施展术法,将我们的土地牢牢地固定在这个地方,其实我们的海底勘探队也已经发现,其实我们的陆地已经在海面上悬空了大约1000年……”

“你骗人……”这些秘密也就神社的那些长老知道。一时间真惠也无法接受这样的事情。自己一直侍奉的大神居然是活了几千年的人,而且是将要作出如此恐怖事情的恶人。

“真惠,机会只有一次,如果错过了,就真的没有后悔药吃了。跟了我,我自然会求大神放过你的。”木村循循善诱道。

“你别说了……”真惠像逃一般跑了起来,而木村却只是慢慢地在后面走着。

虽然真惠理智上一直在排斥着木村所说的一切,但心底却已经认为木村所说的是真实的。特别是她回去后偷偷去了一趟神社的档案室,不晓得平常守卫森严的档案室居然一个人都没有,真惠畅通无阻,很快就找到了自己需要的资料。

“真惠,是不是相信了?”正沉浸在那本关于大神来历的书中的真惠身后忽然响起一个不大的声音。

“啊……”真惠吓了一大跳,书“啪”地掉在地上,转过身子惊恐地看着木村,“你,你怎么进来的?”

“我是神社的大长老,这里还没有我不能来的地方,只是似乎档案室不应该是圣女该来的地方……”

“我……你……”真惠哑口无言,又看着木村颇有企图的眼神,心下一阵慌乱,夺路而逃,而木村只是看着她的背影冷笑。

“跑地再快也逃不出我的手掌心……”

“要是由纪子在就好了,她最聪明了……”真惠一边想着一边无精打采地摘着青菜。从那天到档案馆被木村发现到现在已经三天了,但自己并没有接到什么惩罚之类的通知或者其他什么,可能就是木村帮她隐瞒了,但越是这样她就越害怕。

她这两天也没有去祷告了,她不知道自己在侍奉的是一个神还是一个恶魔?

“噗……”正在想事情的真惠不由地吓了一跳,却是不知道谁扔了一个小石头在她的脚边,“噗……”又是一个,真惠的脸上由惊恐变得惊喜,一双美目焦急地四处张望,但却什么也没有找到。

“由纪子姐姐,你在哪里啊,不要逗我了……”

“哈哈,真惠,今后不要叫我由纪子了,我现在叫李若。”一个甜美的声音在真惠的身后响起,来人正是白岚一行三人。

“由纪子……他们是?”真惠惊讶地转过身子,却见除了自己熟悉的由纪子外,还有两个男子,单她看到白岚的样子,脸莫名地红了,连刚才要问由纪子为什么改了名字都忘了。

“都说了不要叫我由纪子了,这两个是我的朋友,他叫白岚,还有他是陈九。”由于鬼王没有名字,也就把陈九当成名字了。

“白岚……”真惠小声念着,很显然,她根本就不在意鬼王叫什么。

“真惠,在做饭啊?正好,我们肚子都饿了……”李若看她手上的青菜,笑着问道。

“啊……是啊,马上就好了,你们先里头坐,只是不知道你们要来,东西不是很多。”

“没有关系的,下回多做点就是了……”李若说完,就自己走了进去,白岚一句话也不会说,自然是紧跟其后,倒是鬼王饶有兴趣地看了一下真惠,也跟了进去。

“他……”这个时候真惠才注意起鬼王,似乎他并不是一个人,而是自己经常打交道的鬼魂。真惠连忙把自己这个有些荒唐的念头扫出脑子,一心一意地开始做饭。

“嗯……真惠,你的手艺越来越好了,现在好想天黑啊,那样就能吃晚饭了……”李若开玩笑道。

“李……若,”真惠还是有些不习惯由纪子忽然变成了李若,“你这段时间出了什么事情?”

“也没有什么事情啦,我去C国任务失败,回不了惑宗了,所以只好来拜访你了。”李若避重就轻,她不想这个单纯的女孩子受到什么牵连。

“如果你没有什么事情,还是不要在J国呆了……”真惠很认真地说道。

“嗯,我一办完事情就回C国,对了,最近神社……”

“啊,C国也不要回去了,却别的地方吧……”真惠忽然打断了李若的话语,焦急地说道。

“为什么?”李若惊讶地问道,她还没有见过真惠如此失态过。

“啊,没什么,我去洗碗了,你们聊……”真惠这才发现自己失言了,毕竟自己知道的时候别人或许根本就不相信。

“李若,接下来我们怎么做?”白岚可憋坏了,她们在说什么他是一句也听不懂,除了刚才的饭菜还不错之外,现在的J国之行简直糟糕透了。

“那磁盘现在应该在神社手里,而真惠是神社的圣女,她和神社的大长老关系不错。所以我想通过她……”李若简单地说道。

“那样子啊,对了,这个女人有点怪,干嘛不让你回C国呢?还有我能从她身上感觉到C国驱魔道士的气息。”鬼王一边剔着牙齿一边说道,神情悠闲,仿佛在说“嗯,今天天气不错。”

“我也不知道她今天怎么了,很奇怪。”李若略微思索道。

“她叫你不要回C国,等等,鬼王,你怎么听懂她们的讲话?”白岚才知道刚才真惠让李若不要回C国,只是为什么鬼王能够知道。

“我就是能够听懂,怎么样,是不是嫉妒啊。”

“是啊,鬼王你应该从来没有来过J国……”李若也疑惑地问道。

“我没有来过,可是J国的可是来过我们国家啊,总有几个战死的吧?我现在是能听懂,但叫我说,可说不出来。”

“原来如此。”白岚和李若恍然大悟。

“你们聊地很开心啊,可惜我不会C国语,要不然我就能听懂你们说什么了。”真惠从厨房出来,客套地说道。

“没有什么,对了,真惠,我有些事情和你说说。”李若说完,就拉着真惠跑进房间,扔下白岚和鬼王在外面。

“白岚,这个女人很厉害,只是她自己不知道。”鬼王忽然说道。

“哦?”白岚虽然此时力量已经很强,但眼界并不能和鬼王相比。

“她不是人……”鬼王言简意赅。

“咳……”白岚忽然被口水呛了一下……

“真惠,你是神社的圣女,应该知道我师父最近有样东西交给长老他们吧?”李若一进房间,就开门见山地问道。

“东西?”真惠有些迷糊了。

“就是一个光盘模样的东西。”李若比划着。

“哦。好像有点印象,大约一个月前,长老们不知道为什么在吵架,我做完祷告走出去的时候,正好看到你师父神色严肃地走进来,手里似乎是拿了一个磁盘模样的,至于是不是我就不清楚了。”真惠有些不确定地说道。

“那八成就是了。”李若想了想说道,“你能不能……”

“恐怕不行,虽然我是圣女,但除了神殿外其他地方也没有几个地方能去的,而且我估计你们想要的磁盘应该在大神的手里,因为我前几天听大长老说大神正在研究C国的一个术法,然后我又去档案室看了一下,估计那磁盘上就是关于那个术法的吧?”

“已经让徐福给拿走了?”李若有几分相信了真惠的话,“这下就有些麻烦了。”

“李若姐姐,那个磁盘……”

“那是C国一个秘密基地的试验记录,里头有你们大神需要的东西。”

“是那个‘鬼上身’吧。”

“你也知道了,看起来还是来晚了,事情真是棘手啊。”李若却是不清楚,要不是术法没有达到徐福的要求,此时的J国早就不复存在了,而那构想中的战争也可能早就开始了。

“我们可以去找大神……”真惠有些没底地说道,她虽然以前也能感觉到大神的存在,但依然认为他是至高的存在,但前几天木村的言辞以及后来在档案室里头看到的一些信息,很显然自己侍奉的大神其实也是一个凡人,一个能力超凡的凡人罢了。虽然这一切一下子让她很难接受,但敏锐的感觉让她相信了自己的判断。

“找他?”李若望向真惠。

“嗯,我们去圣山找大神,让他不要使用那个可怕的法术,即使海岛沉没,我们也可以申请移民……”

“这下也只能这样了……”李若有些不安的说道,毕竟徐福已经活了两千年了,其能力并不是他们这几个人能够揣测的。当然,那个神秘的鬼王或许排除在外。

“她应该只是一个转生体,但不知道为什么,属于她的力量一直没有觉醒,现在她所表现出来的只是力量的自然外泄。不过自然外泄就已经很厉害,不知道完全转生后会是什么人物?”鬼王有些凝重地说道。

“你不是开玩笑吧?”

“希望是开玩笑了……”

“好了,我大约知道磁盘在谁手里了,我们现在出发去圣山。”李若和真惠出来,打断了白岚和鬼王的对话。

圣山是J国的旅游圣地,因此交通也非常发达,她们就花了一个多小时就已经站在了山脚下。虽然是夏天,但山顶上的积雪是终年不化。

“这里有一个非常强大的存在,他的能力似乎能够影响整座山体。”鬼王说道。

“是有一股压迫感。”这种强者之间的感应和能力有很大的关系,能力越强,感应也越强烈,所受到的能力攻击也越强,因此,鬼王能够感觉到徐福的能力范围,而白岚他们只是感觉到不舒服的压迫感,那些游人由于没有什么力量,根本就无法感应。

“我们上去吧。”虽然无法知晓徐福的具体藏身之所,但只要他不是有意藏匿的话,按照鬼王的的感应,应该很快就能找到他了。

观光的人一般也就在山脚下看看风景,或者泡泡温泉,很少人会上到山上去的。而暂时充做先导的鬼王,又专门找偏僻的路走,因此四人一行走到半山的时候,已经看不到什么游人了,但是很奇怪,在转过一个岩石后,出现了一个比较大的平地,一个装束很奇怪的小孩正凶狠地看着他们,仿佛是专门在等着他们的到来。

“小孩,怎么一个人在这里啊?”李若问道,同时心里开始戒备,毕竟自己这次并不是来游玩的,而一个小孩单独出现在这里又非常蹊跷,更何况他居然还用那种眼神看着他们。

“愚蠢的凡人,停下你们的脚步,不要惊扰了大神,否则你们将付出沉重的代价。”那小孩忽然开口说话,语气老气,显得异常怪异,更为奇怪的是,它居然说的是C国的语言。

“他是河童,天……”真惠虽然听不懂对方讲什么,但仿佛想起了什么似的,忽然叫道。

“河童?”鬼王问道,“什么玩意,我怎么感觉他身上有我一样的气息呢?只是力量似乎不怎么样。”

“J国的神怪传说中河童相当于C国的水神,它是水的精灵,你看它的手只有四个手指,而且看起来比其他的小孩要长,传说那是为了划水用的,它虽然力量不怎么样,但恢复能力很强。”李若简单地介绍道。

“是个水鬼啊,难怪,不过小鬼难缠倒是真的,虽然我们四个人最终能够收拾它,但估计要花费些气力了。”鬼王感叹道。

“你们竟敢不听我的劝告,那就让你们长眠于此。”对面的河童看这几个人并不理自己,反而对自己评头论足,顿时恼羞成怒,首先发难了。

但见他弯腰快步朝四人跑了过来,同时手急剧加长,掌心处忽然化成两个凶恶的鳄鱼头,大张着嘴巴,露出里头白晃晃的牙齿。

鬼王和白岚早已经乘机跳到边上,李若也随后拉着呆呆的真惠逃到一般,此时四人已经分成三处,河童一击不成,马上朝感觉比较弱的两女扑了过去。

“起……”白了见状,连忙在两女的前面竖起一道水墙,然后急速朝俩女奔了过去。但见河童很轻松地穿过白岚一直引以为自豪的水屏障,速度不减反增,白岚大骇,但显然自己已经赶不及了。他却不知道这个河童本身就是操纵水的神怪,又怎么会把白岚那小小的屏障放在眼里,反而经过后河童还能在里头加速一下。

在不远处的鬼王自然不能旁观,转念间,一股黑气自鬼王的手中发出,犹如一道道黑色的丝线,朝着河童急速地飞过去,一碰到河童,就缠了起来,鬼王随后一拉,河童便不由自主地朝后飞去,然后鬼王又是一扯,河童的两个手臂便被切割下来,很快便化成一滩清水,而河童身体重重地摔在地上,身体蠕动了几下,两个完好的手臂便急速地生成,仿佛感觉鬼王切去的只是空气一般。

“这小鬼的恢复能力这么强,除非把它剁烂,要不然真不好搞。”

“哼,大神给了我无上的能力,你们居然敢伤害我的躯体,今天这里就是你们的埋身之所,接招吧,‘水神的怜悯’。”河童一战失利,显然是轻敌了,便不敢近身,随即施展出自己的得意术法。

但见四周的空气变得异常粘稠,四人的呼吸也有些困难了。

“不好,它似乎要把这个空间变成水了,而且似乎还不是普通的水。”白岚很敏锐的感觉到,那空气中的水分子正急剧的聚合,然后在其中发生着一些莫名的变化。

“妈的……”鬼王咒骂道,一闪身便跑到河童的跟前,双手不停地舞动着,很快,四人周围的空气逐渐变得正常起来,而河童也在鬼王的攻击下变成几十个碎块。

四人都松了一口气,但出乎他们的预料,那河童身体碎块存在的地方,忽然一阵蠕动,以一个雾气为中心,快速地聚合起来,很快就又变成了河童。

“天,这个怪物,打不死……”鬼王呻吟道,对于这样的东西最头痛了,能力不怎么样,却怎么也打不死。

“它是靠着那个雾气复活的,莫非秘密就在那个雾气上?”白岚思索着,灵力小心地探过去,小心地碰着那一团雾气,却仿佛感觉到异常美味的东西,白岚的灵力不受控制地包裹过去,仿佛要把那东西吞下来一般。

刚重生的河童眼睛忽然望向白岚,眼神也由愤怒转为惊恐,忽然不可遏制地发出一声惨叫,然后就颓然地倒在地上,变成一滩水。

而白岚此时也异常惊讶,灵力把那雾气包裹吞下后,就快速地回到身体内,却是不受白岚的控制。但觉得身体内一阵发涨。

“怎么回事,怎么忽然就死了?”鬼王倒是吓了一跳。

“白岚,你怎么了?”李若忽然见白岚只是呆呆地站着有些担心地问道。

“没什么,只是有些不舒服……”白岚有些吃力地说着,“刚才我见它是靠着头顶上的雾气重生的,所以想看看是什么东西,但没有想到我灵力一接触那雾气就不受控制,然后灵力就把那雾气给吞噬了,现在好像在我身体里头,涨地有些难受。”

“啊,这下可怎么办?”

“我看看。”鬼王上前,将手放在白岚的手臂上,脸色时而凝重,时而疑惑,接着就是惊喜。

“你小子倒是福气大,那雾气是那河童的本命精华,它就是靠着那雾气重生的,你居然把它给吸收了,估计此时你的身体正在炼化这个能力,马上就好了。”鬼王说道。

“真的吗?没有事情就好了。”李若关切地说道。

“李若姐姐,白岚先生怎么啦?”真惠由于语言不通,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但也看出白岚有些问题,便问道。

“他刚才……”李若便将事情复述了一下。

“对的,J国的传说中好像河童的弱点就是头上的水,但是那里也是它防御最强的地方啊。”真惠说道。

“可能是白岚可以操纵水分子的缘故吧……”李若猜测道。

“舒服多了……”过了不久,白岚才缓缓吐了一口气,全身说不出的轻松。

“那我们走吧,估计这一路上不会太平啊。”鬼王说道。

当四人踏上山体的积雪的时候,他们碰到了一个很漂亮的女孩。她全身白衣,表情冰冷。

“你们居然通过了河童的拦截,显然你们有些本事,但在我雪女面前,你们都必须留在这雪国长眠。”那女孩忽然说道。

“看起来也是一个妖怪了。”白岚说道,“不过雪女似乎也是J国传说中的神怪吧,她有什么弱点?李若你问一下你那个圣女朋友。”

“真惠,这个看起来是个雪女,它有什么能力?”李若转头问道。

“传说中她似乎只是一个吸食迷路旅人灵气的神怪,至于什么能力似乎没有记载。”真惠有些不确定地说道。

“你是大神的侍奉者,难道你也要背叛大神吗?”雪女注意到了真惠,用J国语问道。

“不是的,只是大神要把他的子民变成没有意识的‘鬼人’,那样和恶魔又有什么区别呢?”

“哼,大神的神威又是你小小的侍奉者能够妄加评论的,你对大神不敬,该杀。”雪女说完,手指一指,真惠就感觉一股寒气从脚下快速地朝上移动,顿时就没有了知觉。

“真惠……”李若连忙跑过去,触手全是阵阵寒意,显然真惠在这一霎那就给冻住了。

“这小丫头这么狠……”鬼王也看出其中的蹊跷,连忙施展术法,一道道可怕的丝线从他的手上发出,但一碰到雪女的身体,就发出金属碰撞的声音,嘭嘭直响。

“这么硬……”鬼王一愣,本以为能够一举成功,却不想看似柔弱的女子居然身体坚硬如斯。

“她的身体似乎由很奇怪的水分子组成,非常的致密……”由于在冰天雪地中,水分子异常丰富,再加上白岚此时已经融合了河童的能力,因此感应异常灵敏。

“真是麻烦啊……”鬼王说完,也不见他什么动作,那些丝线就变成细地看不见的灰色,他已经把那些丝线压缩了。

此次却是有些成功了,雪女露出了些微痛苦的颜色,丝线已经切入几分,却难以寸进。

“裂……”白岚的灵力附着在鬼王的丝线上,进入雪女的体内,很快就找到了雪女身体的构成方法,略一思索,破解的方法已然想到。

随着白岚的喝声,雪女的身体忽然膨胀起来,接着就爆裂成一堆冰屑。

解决了雪女,白岚和鬼王都过去看着真惠,她看起来和真人没有什么差别,显然是被雪女瞬间冰封的。

“白岚,真惠还有没有救啊?”毕竟这次的事情是由于自己要来拿磁盘引起的,要不然真惠好好地当她的圣女,也不会出现这样的事情。

“鬼王你看……”白岚也不是很确定。

“她已经苏醒了,现在已经没有事情了。”鬼王忽然说道。

随着鬼王的声音,真惠的眼神也开始有神了,但看起来却仿佛换了一个人似的。

“这里是?遗弃之岛?”真惠皱着眉头,好像是在自言自语。

“真惠,你没有事情了?刚才吓死我了,这里是圣山啊,你身体感觉怎么样啊?要不然我们改天来。”李若关心地问道。

“不行,我要去见那个恶魔,居然将我父母的领地变成这个样子,简直不可饶恕。”真惠答非所问。

“李若,她此时已经不是那个圣女了,而是某个转生的神灵了……”鬼王说道。

“啊?”李若掩着口惊叫道。

“嗯?你是鬼王?”恢复后的真惠这个时候才注意起其他人来。

“是的,我是一个鬼王,但我却看不出来你是哪个神灵?”

“我乃是天照大御神,当年我的父母建造了这几个海岛,随后便遗弃了,它本应该在不久前沉入海底的,但不知道什么原因到现在还在这里,而且我从中感受到了非常邪恶的能力,当我降生到了这个地方,本来以为一两年就能苏醒,却不想到了这个是醒过来。似乎这个国度所有人的灵魂都充满了邪恶……”真惠徐徐道来,却是换了身份。

“我们正是要去找这个罪魁祸首,不过路上老是有一些小怪阻扰,此次有了大御神,看起来前面的路要好走了很多。”

“不必那么麻烦了,既然大家都来了,也就不用消耗我的那些孩子了……”忽然,一个空灵的声音想起,随即山体的四周都响起此起彼伏的惨叫声。

“似乎是徐福来了,他把山上所有精怪的灵力都吸收了。”鬼王说道。

“你这个鬼王倒是好眼力啊,只是其他三人也就罢了,你鬼王是凭借鬼魂而生,却是如何离开你的地盘,来到这里?”在四人的面前,出现了一个虚无的形体,看起来就是C国古代的文士模样。

“你这个恶魔,居然在我们父母建造的领地上培养了如此邪恶的一个民族,而且居然还让他们的灵魂不散……”

“哼,这个海岛已经让你们这些所谓的天神遗弃了,我只是废物利用而已……”

“废话少说。”天照知道自己其实也理亏,便不再说话,开始攻击徐福。但见她双手不停地波动,顿时,以她为中心,整个空间都波动起来,虽然她留意保护一起来的三人,但其中能力最弱的李若还是感觉到了阵阵难受。

很快,那虚无的身影就变得实体化了,他看起来有30岁左右,清瘦干练的模样。

“把我逼出来又有什么用,虽然你是神,但你也知道,当你降临在这个世界的时候,就要遵守这个世界的规则,你的力量上限也已经被限定了,所以,你没有什么优势,反而你会因为不习惯力量的突然变小而无法发挥你的能力。”徐福不紧不慢地说道,仿佛成竹在胸。

“我作为太阳之神,决不容许你在属于我的领地上作出亵渎神灵的事情,我来到这里,就是给予你最终的审判,你虽然力量达到了这个世界的上限,但你没有神属,根本就无法施展神域,顶多只是凡人那点微不足道的领域,你又如何能够和我的神域相抗衡?如果你束手就擒的话,我或许可以考虑让你得到神的救赎……”

“救赎?留着给你自己用吧……”徐福说完,忽然身影飘忽起来,而天照也瞬时化成数十个人影,顿时整个空间都是两个人的声音,只是一点声音都没有。

“好快……”白岚说道。

“这是属于这个空间最强者的战斗啊……”鬼王感叹道,他虽然力量很强,但也没有达到这个空间的上限。

“嘭……”一声巨响忽然从空间爆裂开来,却是徐福和天照两个人接触了一下。接着就是一连串的爆炸。

“真没有想到事情会变成这个样子,看起来我们想要在两个人的争斗中活下来都有些麻烦了。”受到了两个人打斗的冲击,三个人都已经站立不稳了,而李若更是感觉异常难受。

“啊……”忽然,一个更大的冲击过来,李若显然已经经受不住,惊叫一声,却是已经昏迷过去了。

“鬼王,你把李若带回去吧。”白岚抱着李若,对鬼王说道,“如果徐福赢的话,我还要讨回那个磁盘。”

“还是我留下吧!”鬼王说道。

“不用,这个事情本来就是我引起的,再说你也知道了,我吸取了河童的能力,自保的能力还是有的,而且天照赢的机会很大,所以你不用担心。”

“那好吧……”鬼王见李若的脸色越来越不好,只好答应道。

目送者鬼王离开,白岚便转过来看那两个人的战斗,此时两人已经完全变成一道道虚影,白岚根本就无法看清。

“轰……”忽然一声巨响,两个身影骤然分开。

“咳……”徐福趴在地上,身子急速地起伏者。

而天照似乎也好不到那儿去,不过她还站着,冷冷地看着徐福。

“我最后一个你一次机会,要毁灭还是要救赎?你应该知道,在我的神域当中,你的灭亡只是迟早的时期。”

“神域吗?”徐福喃喃道。忽然,从他的身上发出淡淡的光芒,越来越盛。

“这个是?”天照忽然惊叫道,“不对,你不应该拥有神域的,但是,这个是须左之男的神域,你,你居然把他吞噬了,难怪五百年前他降临后就遥无音信。”

“你现在知道已经太迟了,我的天照妹妹……”徐福忽然说道。

他的全身忽然生出一股吸力,仿佛要把周身的东西都吸附过来。

“骄傲的天神,你们不应该小看了凡人的力量,现在你依然步了你哥哥的后尘,成为我徐福的一部分,哈哈……”

“我不会让你得逞的……”天照的身体忽然发出耀眼的白光。

“自爆?”徐福大惊,但却已经让天照紧紧抓住,白岚心里一跳,知道有很大的危险来临,但想逃已经来不及,只感觉一阵强光过后,依稀听到徐福的惨叫,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尾声

由于J国忽然发生大爆炸,紧接着是岛屿沉没,虽然有部分人逃了出来,但也不及总人口的万分之一,此时它周边的国家的沿海都是J国的难民,虽然有联合国的介入,但这些国家对于接收这些J国难民的兴趣缺缺。

在C国沿海的J国难民中,有一个满脸都是伤疤的男子,他一瘸一拐地走向设置在不远处的关卡。

“请在封锁线内等待救助,否则你将得不到难民的待遇。”关卡的一个士兵见那个男子过来,警告道。

“对不起,我是C国人……”那个男子说完,就倒下了。

医院里头,那个男子悠悠醒来,却是已经清晨,仿佛想起了什么,快速地起床,然后拿过旁边放着的自己的衣服,换下病服,然后蹑手蹑脚地出了医院。

然后走在大街上,他却不知道该去哪儿才好,他虽然幸免于难,却力量全失,脸部也不知道为什么被灼伤了,简直就是一个废人了。

“啊……”正在自怨自艾的他忽然碰到什么人,引起对方一阵惊呼。

“对不起,对不起……”他低着头,道歉着,见对方没有反应,便又往前走。

但没有走几步,身后忽然响起一声颤抖的声音。

“哥哥!”

―★―全书完―★―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