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小说:马莉在傲慢与偏见的漫游作者:谈影更新时间:2018-12-19 00:06字数:278063

  

  卷三 玛丽·布兰登的熟手生活第六十八章本章出自《马莉在傲慢与偏见的漫游》

    第六十八章

    对生活在德拉福庄园的两位女士说来,早晨吃饭前偶尔在花园里转上几圈实是很平常的事情。春天到时清新的草地,夏日来时妩媚的花朵,秋风起时飘落的树叶,冬雪落时洁净的安宁,都算是布兰登一家生活的组成部分。

    至于今天撞到客人私密的谈话也不能说完全出人意料,考虑到客人们讨论的内容,马莉感觉她们不适合让人知道。说实话,不知是否是上帝仁慈地满足布兰登夫人偶尔的钻研精神,无论走到哪儿,她接连窥见不少可乐的事儿。叫布兰登夫人在此的生活不至过于单调。

    不过这会儿马莉拉着养女站在一丛灌木后面,倒也不觉得十一月的风有何寒冷之处。

    达什伍德小姐的问题明显让威廉斯小姐很意外。在她看来,如果一个女孩和某位男士的关系亲密到一定程度,那么女孩的家人理应是最先知道的人。

    只不过玛丽安不满地叫声更出乎她的意料,“你为什么这样怀疑?难道我们的情意……威乐比先生表现得还不够明显吗?得了吧,艾丽诺,你还是那样不相信别人吗?”

    艾丽诺不像她妹妹一般发怒,说话的声音虽大却依旧平稳,“人人都对你们的关系感兴趣。玛丽安,你昨天写得信不是给妈妈的吧?你直说吧,我总要知道自己的妹妹某些行为是否合适。”

    “艾丽诺,你怎么有脸责怪我?你谁也不相信,什么也不对人说!爱德华都离开三个礼拜了,我看不出你比我多思念他的地方,这可真怪!”

    “我!”这种强硬地责问叫达什伍德小姐窘迫极了,过了一会儿才说:“玛丽安,我确实没有什么秘密藏起来没有和人说。”

    “那么我也没有什么好说的!”玛丽安硬邦邦地应答彻底结束了一场姐妹间亲密的谈话。

    等到周围完全安静下来后,威廉斯小姐才对布兰登夫人说,“哎呀,夫人!我简直想象不到会听到这样的谈话。”

    “是有些出人意料,伊丽莎。”马莉警惕地四下望望,“有些女孩子考量起有关爱情的事儿总是有某些倾向。我们很难说这种倾向是不是符合世俗的观念,通常突然而来的炙烈情感是不会长久存在的。”  “您是这样想吗?”威廉斯小姐似乎想到了什么,“我知道您一向尊重我自己的意见。不过我想知道,倘若排除掉我的喜好带来的影响,请您设想一下,什么样的人才真正适合呢?”

    马莉有些惊讶,不过还是温柔地说,“说句心里话,我觉得这个问题没有固定的答案。我只知道,我生平所见的人中十有八|九都是有缺点的。不过,如果要和一个人一起生活还是不要计较得太多才好。要说合适还是不合适,外貌脸蛋儿,举止言谈,礼貌风度,家世背景——这些东西都是不可忽视的。但是这种事,顶重要的还是那个人的品格是否高尚,性情相处起来是否叫你舒心惬意。当然,我不是否认感情在幸福婚姻中的作用,如果两个人之间没有半点感情又怎么能呆在一块?可是少了上面所说的种种条件,即便再深厚的感情也会在日久的生活中慢慢磨掉,不是吗?”

    马莉的见解是出于真心,虽然说不上是顶高明的说法,却也还算慎重。威廉斯小姐纵然在当时没有什么表示,后来在和布兰登夫人在一起时谈及温特沃思中校的次数更少了。

    在这一点上,马莉说不准自己是欣慰多些还是遗憾多些。毕竟温特沃思中校虽然是个极好的小伙儿,可谁也拿不定他是不是会将感情顺畅地从安妮-艾略特小姐身上转移出来。情深意重是件好事,这句话要看是谁说出来的。如果恰好是那个人钟情的幸运之人,当然不错;但是不巧的是威廉斯小姐只是个后来人,温特沃思中校对前人的念念不忘、情深不悔,对伊丽莎白-威廉斯小姐来说只能是苦痛的来源罢了。

    如果一琢磨,布兰登夫人很是心安地盘算着给养女多介绍一些优秀的人选。不过这并不是唯一要挑选人选的事情。

    布兰登先生到底抵达了利物浦,着手于那边产业的诸般事务。在那之前他给妻子的第二封信,即是从伊斯特斐庄园寄出的,关于宾利太太和达西夫人两家人近况的叙说。他妻子两个姐姐家庭情况没有什么可担心之处,这是布兰登先生极力表明并促使妻子相信的要点。

    马莉果然信赖自己的丈夫,笑着读了信,又把其中某些部分讲给威廉斯小姐听。当天便给丈夫写了回信,又专门派人送到驿站。

    这位夫人怎样感谢丈夫的心意,又是怎样关切他的身边,叮嘱他做起事来必得顾念身体,千万不能累到,此处就不一一写明了。足足写了四页纸的长信中有很大一部分说的就是人选问题。  其实这不是什么特别着急的事儿,实是马莉舍不得少说一句半句,必得把家中的各种小事写得详细无比才行。客人们给家里带来的小变化,马莉自己的儿子们每天周而复始的规律作息,威廉斯小姐和达什伍德小姐怎样慢慢交好……又想起小威廉快要五岁了,已经不算小,家庭老师再不是可有可无的选项。

    难免要写出来,和布兰登先生商议一番。嘱他空闲时多想上一想,等到一家人到伦敦时直接聘回家来。

    当然,这些都是马莉带着几个客人游逛完自己家的花园之后的事。玛丽安小姐没有很快便发现德拉福花园里最引人遐思的落叶,这尽管很不正常。不过只要看到每次有仆人将信送到起居室中时这位小姐那遮盖不住的急切样儿,便不难猜测了。

    但凡庄园旁边的路上传来什么马蹄声,玛丽安小姐总要探看一番。一个人的情绪会变化得怎样快,威廉斯小姐总算是有体会了。从兴高采烈到垂头丧气简直快得叫人看不清。

    这样奇特的情况让人想看不到也不行。幸好布兰登夫人和玛丽安小姐只是普通朋友,既不用过多费心,也不必过分费力。朋友与朋友之间,若是做得太多虽说不一定必是被人讲闲话,总是算得上有失分寸的。

    于是,马莉可以在玛丽安小姐揪着仆人询问是否有自己的信件时视而不见,可以在玛丽安小姐一个小时又一个小时坐在钢琴前弹个不停时安静地欣赏一番,可以在玛丽安小姐一个人到花园闲逛错过用餐时间时,打发佣人去邀请一下。而马莉自己,可看不出这种种对孤独的追求对自己的家人有何影响。布兰登夫人一如往常地照料着家务,陪养女和儿子们玩耍,与詹宁斯太太聊天,偶尔也和除了玛丽安小姐以外的三个成年人打一次二十一点。

    布兰登夫人看不出丈夫在临走时的担心有何存在的理由,不过,若果布兰登夫人不是马莉而是玛丽安,这个安排倒是无可非议了。

    马莉虽然已经抱怨过总是听到一些别人不喜欢他人知道的事儿,可她也了解,能被她恰好撞到的谈话只是很小的部分。

    达什伍德小姐们在出发来到德拉福庄园之前,本是艾丽诺小姐心有疑虑,说她们和布兰登一家不是很熟,不适合两姐妹消磨一个月的时光。可那时詹宁斯太太大力邀请,而达什伍德太太又出于母亲的慈爱之心,认定两个女儿四处走走——特别是二女儿玛丽安,她与恋人分开还要留在那满是温暖回忆的巴登乡舍可怎么受得了?她必得到一个不会叫人有多余联想的地方才行。  达什伍德小姐反驳不了母亲,玛丽安小姐只要想到她们的信件都要巴登庄园的人代取,那么去到一个不需转交信件的德拉福庄园的一切生疏和不便都不值得人去考虑。不过,等到三个人到了德拉福庄园,住进这里舒适的房间,除了读书、弹钢琴等消遣外单调的生活很快就让玛丽安小姐分外想念远在十几英里外的母亲啦。

    德拉福庄园的人一举一动都那么中规中矩,威廉斯小姐的美丽和她自己相当,却不像她那样活泼直率。布兰登夫人呢,虽然个子不很高只能算是中等,倒还同样有着漂亮的容貌。不过,她活了十七年没有看到哪个人的脾气像她一样遇到什么事都能微笑。

    唯一叫玛丽安小姐觉得德拉福庄园比巴登庄园值得称道的便是两个小布兰登先生的聪明可爱了。在德拉福庄园玛丽安小姐有时还会认为小孩子活泼一些也很可爱,但是在巴登庄园她只能说她从没有讨厌过安静的孩子。

    只是这个优点可没法儿叫她心甘情愿地忘记亲爱的母亲,特别是玛丽安小姐终于想到威乐比先生和德拉福这家人可不熟悉。准不会冒冒失失地上门来拜访,即便她在这儿,布兰登先生伯爵的头衔也不是一般没有接到邀请的人能平平常常造访的。

    倘若想不到这一点,玛丽安还能安心多住两天。可她既然头脑聪明,难免便在一天和姐姐单独在客房时,再也忍不住说:“艾丽诺,我想妈妈了。我们回德文郡吧?怎么样?明天我就和詹宁斯太太讲,请她和布兰登夫人道别。我们很快就能看到妈妈了!”

    “我们本来说好要在德拉福庄园住上四周的,现在才半个月。”艾丽诺应道:“没有什么理由就匆匆道别太失礼了。”

    玛丽安不说话了,不过艾丽诺看得出妹妹没有放弃,只得又说,“我以为德拉福庄园住起来很舒适,不是吗?”

    “是的,布兰登夫人待人很和气。”玛丽安点头后又急切地叫道:“可你不想念妈妈吗?艾丽诺,你认为遵守规范是不能违背的。的确,我们不应该提前走,可是天下人除了妈妈外,还有谁和我们那样亲近呢?而且我们自出生以来又有哪一次离开母亲这么长时间呢?我倒觉得不因为想念妈妈而想早点告辞才不适当呢!”

    “可是我们走得那样急,别人又会想什么呢?”艾丽诺不愿意讨论是不是应该为了想念母亲而突出其来的跑走,只好找理由劝说妹妹。  “艾丽诺,你总是这样。别人想什么和我们有什么关系?难道就因为别人不高兴我就要像布兰登夫人一样,整日里微笑个不停吗?我高兴时必得要笑个痛快,悲伤时也非得哭个彻底不可!”玛丽安激动地嚷道:“你准认定一个女人必得像布兰登夫人那样虚伪,从不把自己的心事表现出来才合格吧?公平地说,一个女儿想念妈妈,想要回家又有什么错呢?”

    艾丽诺晓得妹妹的脾气,此时和她一直讲下去只能让她更加固执。如果她想要和妹妹明天一早就回到母亲身边,她倒应该坚持下去。不过达什伍德小姐顾虑太多,不愿在人前做事失了体面,不得不转移了话题,“是的,玛丽安。我想早点回去也没有什么不好。不过,我昨天才写了信给妈妈,说我们在这儿很好。还要过段时间再回去,如果我们直接这样走掉,妈妈突然见我们回去,会有多担心啊?”

    这么一说,玛丽安很快软了下来。很快便被姐姐说服,等达什伍德小姐和母亲在信中讲明后再启程,时间耽误上两天为了不叫达什伍德太太着急也说得过去。

    布兰登夫人听说达什伍德小姐要提早离开的消息,难免要再三挽留几句。可是玛丽安小姐千方百计要走,又怎么会被人几句话说服。于是,在布兰登先生还有近十天时间返回德拉福庄园的时候,马莉顺利送走了客人。

    说实话,这样的结果虽然是马莉没有想到的——她们本来说要在圣诞节前挑个时间离开的。那时她的丈夫准是已经回到家中,与两位达什伍德小姐见面相处避无可避。确实,这种见面本来叫马莉为难了几年,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她和丈夫情感与默契上无可避免的加深,布兰登夫人早便相当淡定,也不再害怕。

    不过,玛丽安小姐能早点儿走开,也算称了布兰登夫人的意。即便没有丈夫和那位小姐本来存在的缘分,只说威廉斯小姐想方设法闪开和玛丽安小姐聊天的机会,马莉也禁不住失了某些好客的美德。

    好吧。马莉也可以理解她的养女关于玛丽安小姐那种‘幸好,她不会做这样失礼的事儿’和‘同这样的人做朋友,实在太丢脸了。’之类的心情。

    想要喜欢玛丽安小姐,这是马莉无论如何也做不到的事。当然马莉也没有勉强自己的习惯,不过想要同情艾丽诺小姐倒是相当轻易。  对马莉来说,她其实只是对这个女孩有所好奇而已,喜欢或是讨厌……其实完全不是看在她的身份或是个性上产生的情感。她要离开,马莉若说还有什么情绪产生,不如说是彻底对某种执念的放开。

    马莉作为布兰登夫人安了心,诚然她以后也不会希望丈夫关注这个女孩。不过她相信布兰登先生,愿意相信,也确实相信。

    布兰登夫人理所当然地以为,她在春天去到伦敦之前不会有什么事儿要操心了,不过,某天温特沃思牧师非同一般的话,又叫马莉为难了。

!

|

翻上页

|

回目录

|

翻下页

|

首页>>书库首页>>马莉在傲慢与偏见的漫游『加入书架||加入书签|打开书架|返回书页|举报错章| Top ↑』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