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4添置产

小说:农女有田作者:情浅一生更新时间:2018-12-15 23:50字数:217408

杨管家专程来告诉简月,她让他找的宅子已经找好了,是个半新的三进院子,旧主人一家子也都是个生意人,早两年就搬去油城,一开始是想着怕在油城站不稳脚,就没卖镇上的宅子。

现在他们在油城重新买了宅子,这镇上的宅子搁这里也就多余了,刚起了心思想卖,杨管家刚好和他们熟问上门了。

买下宅子后,他已经让人打扫干净了。

“店铺已经装饰好了,主子正在选吉日,最好的吉日恐怕要半个月后。”

简月听了后直点头:“安叔,谢谢您。”在镇上买好宅子是必须的,一则她要在镇上开店,店员住处是要的,二则再等个两年,她大哥二哥考过童试后,就让他们进镇上书院念书。

杨管家板着一张脸:“姑娘说这话,安叔可不中听了。”不只是在他,杨家所人心里,姑娘已经是主子了。

简月以手捂嘴,笑眯眯的直摇头:“是我不对,我不说了。”

见她模样,杨管家这才露出笑容出来:“店铺子装饰好了,姑娘什么时候去看看?”

“不需要,店铺的事就让伯父看着办吧,我没有意见。”

杨管家笑了笑,他现在已经很了解姑娘的性子,见她说不需要,就是真的不需要。

……

大丫一家四口来正式见东家,一家四口依旧像前几次过年过节时那样穿的极为朴素。

简月对简来明家的这三个女儿,对大丫夫妻印象最好,论长相,论精明,甚至论能干,大丫夫妻都比不过二丫三丫夫妻。

大丫夫妻除了心眼实在外其实很平凡,她之所以喜欢他们,还是从他们身上的一个细节上开始的。

而这一点是李氏都比不上的。

大丫的指甲剪的短且整齐,而且最重要的是干净。

她还留意到就连马大头也是如此。指头缝是干净的肉,就连大毛二毛两个孩子也是如此。

虽然无论是大人还是小孩,他们的手都很粗糙干黄,但却是干净清爽的,这一点让她喜欢。

在堂屋,简月和大丫夫妻聊了一下家常。就正式拉进正式话题,把她的要求以及一些重点都详细的说给夫妻俩听,大丫夫妻俩都听的紧张,生怕记错。

见他们这样,简月笑了笑:“没事。大丫姐,你不用这样紧张,刚开始我也不准备弄太多品种。而且价也都是统一一样的,不会弄错。”

大丫紧张的搓着手:“记牢一点好。”

简月笑了笑,不再强求,而是说道:“我前段时间让杨管家给我弄了个三进的宅子,你们住进去也顺道可以帮我看管着。”

马大头直点头:“东家放心,我们一定会的。”

“大姐夫,你和大丫姐不要叫我东家,就直接唤我月儿吧。”

“这怎么行呢?”马大头有些喃喃道。

“我说行就行。就这样办吧,对了,明天杨管家要来。你们今天就住家里头,明天和他们一起过去。”

大丫感激的说不出来话,好一会儿才郑重道:“月儿。我是个嘴拙的,啥话我也不说了,都记心里头。”

简月微微一笑,点了点头。

解决了员工事情,万事俱备,只欠东方了,不过,在这之前,她还有一件事要做。

当天晚上,简月召集了家庭会议,把她想要买马车的事情说出来和他们商量,心里甚至已经想好了如何说服他们,在这个时代买马车搁前世就是买汽车,是一个家庭除买房子外最大的一件事。

以大哥二哥的性子,恐怕还真舍不得呢,买马买车都得花一大等银子,而且养马也得费神费力,还得请赶车的人。

简大郎想也没想的就表示了赞同,简二郎仔细想了想后,也赞同这个决定。

倒是简三郎似乎有些不理解,不过他并未提出异议,反正大哥二哥小妹决定的事都是对的。

简月倒是没想到这项提议这么容易就通过了,很是惊讶的看着她大哥二哥。

见她神情,简大郎笑了,探手揉着她细软柔顺的头发:“杨家毕竟是杨家的,我们不能理所当然的视他们的为我们的。”

“对,我们自己买辆马车也好,再雇个人拉马车,菜园子里的菜我们也自己送去给镇上,就不用杨家经常派马车来了,安叔也省很多事了。”简二郎道。

简月像只小猫一样任由她大哥揉着她的头:“好,那我们就买马车。”

“小妹想好让谁来赶马车吗?”简大郎问道。

简月点头:“我想请余二爷给我们赶马车,就不知道他愿不愿意。”

简大郎沉吟片刻后,也觉得小妹这个主意好,余二爷为人他们兄妹几个都相信,而且余二爷天天拉驴车去镇 上,挣的少又辛苦。

“我现在去问问他。”

简月看了眼天色,嗯,还早,最多就也八点不到:“让大伯和你一起去吧。”

简大郎点头:“知道了。”

简来明陪着简大郎去了余二爷家,说明来意,余二爷这次也是和上次一样坐在堂屋里老半天都没有吭声。

简来明来的路上,已经听简大郎把买马车的前因后果给他说了,他也很赞同。

杨家的全心全意,他无二话可说,可是对月儿和大郎他们来说,能不依赖杨家还是有好处。

所以,此时面对余二爷的沉默,他心里很是焦急,只恨自己没办法赶马车,不然大郎也无需再另外花银子专程请人赶马车。

余二爷沉默了很久,才抬头看着大郎道:“大郎,不瞒你说,你来找我这老头子是看得起我这老头子,我很高兴,可是我还有这驴车要顾着呢,这驴跟着我这么多年,绝不仅仅是维生的工具而以,照顾它,老头子我心里有安生感。”

听余二爷这样一说,简来明心里有些失望,不过却也能明白余二爷的话。

简大郎很敬重的看着余二爷:“二爷爷,大郎明白的。”

余二爷见两人都明白他的心意,也能理解他,心里很是过意不去,其实他这样说也多多少少是有些私心的,他对驴有感情这话不假,可是谁不想过的好一些,吃的好一些呢,他拉驴车也只是勉强能温饱而以。

“大郎,二爷也不怕坦白告诉你,二爷是想求你把这赶马车的活给大冬子干。”

简来明一愣。

余二爷见简来明神色,以为他不满意,忙道:“大冬子虽然是我女婿,可他的为人,我心里头还是明白的,他这人称不上多能干,但至少有一点我可以保证,他不是有心眼的人。”

简大郎看向简来明,他知道余二爷说的人是谁,但因为不是一个支的,两家又隔的老远,他年纪又小,还真不是很了解。

简来明仔细想了想才看向简大郎道:“大冬倒也是个实在人。”

听简来明这样一说,简大郎心里也有个底,想了想后,他说道:“这样吧,二爷爷,我回去和二弟他们商量一下,明天晚上再给您回复,您看行不?”

余二爷高兴起来,连连点头:“行,行,当然行。”如果大冬子真能得到这好差事,他也就放心了。

从余二爷家回到家,简大郎把这事一说,简月看向简来明和李氏:“大伯觉得这人如何?”

简来明依旧是和在余二爷家里一样的说法,算是给予了肯定。

“二哥觉得如何?”

简二郎眼睛闪了闪后,微微一笑:“可以啊。”

简大郎有些诧异的看向他异常干脆的回答,倒是简月笑了,她二哥心里在想什么,她很清楚。

“行,既然二哥同意,我也同意。”其实就她个人而言,她也觉得应该开始和简氏族人打打交道了,让一些人尝尝甜头,收买一些人心对于她大哥二哥是极有帮助的。

而另一头,余二爷在送走两人后,就摸黑来到了女儿女婿家,把这事一说。

大冬子想说什么,可是眼睛在膘到余氏那微挺的肚子后,想说什么的话也都吞了回去,这事还是老丈人舍下来的,这点道理他还是明白的。

余氏听了,又惊又喜又顾虑:“爹,这大冬子如果真赶上这活,会不会惹得一些人不满?”不说别人,光是福三爷那一家子恐怕就不好对付。

余二爷轻叹了一声:“这我倒不担心,福三那一家子就算不满也只会搁心头里,他们不敢找你们茬。”

“那您为什么叹气?”余氏有些不明白。

大冬子抬头:“爹这是担心我赶不上这活做。”家里又要添了一张口,除了这张口,还有四个孩子都指望着吃饭,如果能赶下这活,确实是天大的好事,看看来明那一家子就知道了。

余氏听了,原先的惊喜消散,面色也黯然了下来,她们家和那家子并没有交情,真要说起来,要不是她爹曾经帮拉过那四兄妹一次,这次霍着老脸求人情,这活怎么也不可能落在他们家头上来。

见自己媳妇面色黯然了下来,大冬子心里也有些七上八下起来,但还是强打起精神安慰余氏道:“没事,就算这活我赶不上,忙完地里的活我去镇上找找工活。”只是这样一来他又有些不放心,家里没个男人,媳妇又挺了肚子,家里活都落在她身上,他也心疼。

见两夫妻脸色,余二爷有些后悔,早知道这事他就不告诉他们两夫妻了,万一明天大郎回拒了,岂不是害得女儿女婿白期盼了一场?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