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8章 爱的踏实感(大结局)

小说:超级驯夫系统作者:禁忧晓更新时间:2018-12-18 23:40字数:667443

寻找了三天,依然没有赛冠臣的踪影,就算我想要召唤赛冠臣出来,也一样召唤不过来。

也就是说,赛冠臣恐怕是凶多吉少。一想到这,我的心就跟着疼了出来。茗剑的事情告一段落之后,离恒教内的防守是加强了不少,但是,这一切都变得更自己没有多大的关系。

如果说,真的有人带走了赛冠臣?那么,会是好人?还是坏人呢?

这一切皆为未知,为了寻找线索,我也有再次回到卡诺森林里寻找,但终究是一无所获,而最大的可能性,就是被西方文明的人带走了。如果是东方文明的人带走了赛冠臣,不可能一直什么风声都没有啊?

只是,我更怕的是,用心头血来救自己的赛冠臣,会不会因此而丧命呢?后来,我找上了柴媚雅,她听了我的说法后,说:“如果有神医的话救他的话,估计,他可以成为活死人!”

说了等于没说?西方文明的人会派神医给赛冠臣治病?还不如直接给他一刀送地狱?如果真的是这样的笑,赛冠臣真的有可能凶多吉少了。

思前想后,我觉得,不管赛冠臣是生是死,我和西方文明的梁子是结大了,一定要击塌他们,好为赛冠臣报仇雪恨!

只是,如果不采取比较有效的方法,是不可能帮赛冠臣报仇的,记得,赛冠臣曾经说过,界主那里,有着整个东方文明最齐全的藏书,如果,可以找到界主,去那里投上几本。比较适合的神书,再去偷几种神物,说不定,我就能有那种像是开了外~挂的神力。

我不想再浪费时间了,白天赶路,晚上开始专研赛冠臣留给我的分身术秘籍,还有一些其他的功法。好在有柴媚雅陪着我走。偶尔需要搬些什么东西的时候。又可以召唤一下美男们来使唤,日子也算是过得轻松自在。

听说界主是住在琼灵山,而这个所谓的琼灵山。没有明确的地图,不过,根据狐仙上官清悠的分析,他觉得只要经过琼池。估计,那个琼灵山也应该在那附近。

“所谓有些地方。不是不存在,而是被不知名的遮挡物,给挡住了。我想,所谓的琼灵山也应该是如此。”

就在通往琼灵山上的路上。突然,不知从哪里飞来的一记飞镖,我轻松一闪。打飞了镖子,却发现。镖内有着一张纸条,拾掇起来一看,内容如下:“想见赛冠臣,马上来西边的森林一聚,且记单独赴约!”

那句“马上”用得是如此巧妙,原来,我们的行踪被人发现了。一直对赛冠臣的行踪,没有半点线索,虽然,此次一去,可能有所风险,但是,我还是想去。

“他很有可能是骗你的?”柴媚雅摇了摇头,似乎不大认同我的做法。

“与其像没头苍蝇一样的找人,还不如抓住每一个线索,赛冠臣对我有恩,我不能弃他于不顾!”

果然,朝西走就有个森林。只是,一下子就飞来了一些迷烟,然后,我晕了过去……

好像做了一个很久很久的梦,而梦醒后,我啥都忘了。

这个时候,我看到一个银发的美男,他告诉我他叫凤佟旭,说我是他的莫千儿,说我是她的未婚妻,还说我是他的美男召唤师。

尽管将信将疑,但是,他是唯一知道我是谁的人,所以,我只能选择无条件地相信他。

“为了让你更好地完成任务,我想给你两个宝贝。”凤佟旭勾唇笑了笑,然后,拿出了两个手环给我。

“这个是玛丽苏超级美男手环,只要有适合的美男对象,你就对着他射。还有另外一个,这是快穿地图手环,你可以通过这个手环,去任何你想去的地方。”

“这么厉害?”我皱了一下眉头,感觉有点难以置信。

“这是我父亲留给我的宝贝,只是之前我没有发现,这两天才发现的,我需要你帮我的忙,只要你完成了任务,我们就能永远地在一起。”凤佟旭说罢,就给了我一个紧紧地拥抱,只是,不管他的拥抱再深,我总感觉一切都怪怪的。

这个玛丽苏超级美男手环,果然厉害,只要看到合适的美男,一个对上他,就可以迅速地收服,还有这个快穿地图手环,也是如此,这个地方的美男收完了,就可以用快穿地图手环,迅速地去到别的地方。

就等于是我开了外挂,一下子就刷满了一百零八个美男。

只是,我一直都很疑惑,自己被遗失的记忆到底会是什么?

“千儿,辛苦了……今晚我们就成婚!”凤佟旭听说我完成了美男召唤任务之后,就马上对我宣布了这句话,可是,我一点也不开心,甚至,心还莫名地疼痛了起来。可是,我什么也记不起来,也不知道该做何反应。

“这样不好吧?”我想都不想地就拒绝了,为什么,每次看到凤佟旭炽热的目光,我总是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

“有什么不好的,反正,你是我的,我也是你的。”

大婚当日,整个离恒教都显得格外的热闹,只是,凤佟旭请的那些宾客,我都不认识。这让我感觉很疑惑,如果,我真的是他的未婚妻,为什么,他认识的人,我都不认识?

之后,夜夜尽~欢,又过了半年。近日无故呕吐,经大夫诊断,说是我害喜了。

一日,在院子里散步,岂料,一女人赶了过来,她的身上全是鲜血,指着我大骂道:“你忘了冠臣是怎么死的吗?而你,现在却和他在一起!”

“你究竟是谁?为什么要这么骂我?”对于女人的话,我觉得一阵莫名,但是,总感觉似乎是有什么事情忘了。

“你这个忘恩负义的女人,我柴媚雅从来就没有认识过你!”柴媚雅愤然地说了一句话后。就抚着伤口,继续着逃离。

为什么赛冠臣这个名字会如此的熟悉,可是,我越是想要想清楚,就会觉得脑子格外地发疼。

我在离恒教是相当的自由的,后来,也听说。有个叫半日仙的。算卦很灵验,所以,我便去找了他。

当我把他的困惑告诉他时。半日仙告诉我:“对于你的疑惑,我可以给你来个深度摧眠,你可否愿意。”

“愿意。”

半日仙帮我摧眠之后,我想起了所有的事情。也包括赛冠臣,而之前那个来找我的女人。就是柴媚雅。

难道,一切都是凤佟旭隐瞒了我,甚至,还绑架了柴媚雅。只是,她冒死来告诉我真相,而我却什么都不记得了。

凤佟旭给我虚构了一个爱情谎言。而对于他,除了恨之外。还能有什么。

用了易容师,乔装成美男的样子,我逃出了离恒教,不管怎么样,我都得找到赛冠臣的下落,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转眼七年过去了,我还是没有的找到赛冠臣的下落,只能在一荒僻的山林里,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靠编织衣物,再到城里去换钱。

“娘,我想要去城里玩。”

当初,肚子里的孽种,如今已经成了一七岁的银发少女,可悲的是,她是凤佟旭的种。

不过,我看了她的发色就讨厌,故意把她的头发染成了黑色,才得已和她相处,孩子跟我姓,叫晏辰儿。

“这里玩不好么?还有,今天的功夫练得怎么样了?没事,就别老想着玩,知道吗?”我对着晏辰儿就是一阵咒骂,我不喜欢她,可是,又不得不养她,谁叫她也是我的骨肉?

所以,我对她一直都很严厉,要她好好学习,认真练功。

“我想去另寻师父,只是跟着娘学,根本学不到啥本事?”

“好啊,如果你想,那么,娘就帮你找找。”我也在想,难得晏辰儿有这层觉悟,我就想好好地帮她找一下。

听说,离我最近的山头,有一个修行不错的高师,好像叫那个谁。

名字虽然怪怪的,但是,我想去看看,毕竟自己的孩子跟着自己学,恐怕很难学到本事,如果,他的道行可以,我就让她学,如果不行的话,我只能另外去找。

走了很久的山路,还是什么也没有找到。

之后,我只能和她先找了个凉快的树下坐下。

“这拜师太难了,我不学了!”晏辰儿一脸娇气地说。

“怎么可以这么说呢?不管要做什么,都得认真的做!”我在说这话的时候,开始有点心虚了,明明当初说好了要找赛冠臣,可是,找了七年,一点消息都没有了,难道,他真的死了吗?

所以,我只能把所有的重点都放在教育女儿身上。

突然天空下起了雨,于是,我牵着女儿的手,找到了一山洞避雨。

只是,山洞里,似乎有一个人,蓝色的道袍澹静的熟悉面容,竟然是他:赛冠臣!

“冠臣,原来,你没死!”

“你怎么会在这里?”赛冠臣一脸好奇地看着我们。

“为什么都不来找我?难道,你不知道我都在找你吗?”我难掩激动的心情,急忙跑到了他的跟前,一脸不解地询问道。

“是我的一位好友救了我,不过,他有一个条件,就是要我不要过问世间的情爱之事,还有,现在的我能力尽失,再也给不了你幸福了!”

听了赛冠臣的话之后,我终于是明白了,为什么他再也不来找自己了,原来,他现在只是个普通人。

“没错,凤佟旭可以给我最好的一切,但是,给不了我心安的感觉。如果,他的爱情只是用谎言编织而成的,就算他能横行霸道,可是,我最想的还是这种平平淡淡地触手可及的,可以彼此信任的幸福。”只是我在说完这话的时候,我又开始后悔了,要不是自己当初狠不下心,把晏辰儿给下了,或者,我想和赛冠臣在一起,可以更来得名正言顺一些,可是,我带着别人的孩子,和他说幸福,是不是太可笑了?

“对不起,我不应该来的,或者,你这样过得更好。”

“是他的?”赛冠臣看了看跟着我身边的小女孩,他很快地就猜到了一切。

“没错。”我一脸尴尬地承认了,这是事实,我不可能成心掩饰。

“他就是师父吗?”晏辰儿一脸好奇地问。

“小妹妹,你叫什么名字?”

“宴辰儿。”

之后,赛冠臣就带着我的女儿玩了一天,虽然,后来,我们都没有说什么,但是,还是三个人生活地在一起,从此过上了幸福且无忧的生活!

(本剧终)(未完待续)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