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比翼双飞(4)

小说:诡忆之城作者:橘与橙更新时间:2019-01-19 18:36字数:135820

  他喝了一口酒:“你们注意老六和老八被袭击的部位,全是腹部这样柔软的地方,不过从猎食者失败的肖伟辰听李宽和代伶俐七嘴八舌的说完事情的经过,又让李宽详细的说了一下老六和老八的伤口情况,想了想才说:“听你这么说来,应该是狩猎了。”   “狩猎?”李宽和代伶俐一下没明白。

  “你们一个是菜市场买食物的普通人,另一个是生活在食物充足的和平年代,对这种有益于身心健康的活动有点陌生也不奇怪。”肖伟辰轻笑一声:“几十年前这个都还是风靡全球的娱乐活动呢,在非人族内弱肉强食一点都不稀奇,狩猎是很常见的事情。”

  这个情况来说,要么他对自己的能力运用还不熟练,要么就是他错估了对手的实力。”

  李宽皱着眉头:“校医务室的曾医生应该是你们那一类人吧?他说老六和老八的伤势是由猛禽造成的。”

  “那你应该去找徐欣冉,他们一族里,她就是吃蛇的专家。”肖伟辰说。

  代伶俐趁机插嘴:“冉姐现在还在昏迷中呢,周玗函说她是在之前受了喊得的冲击,需要用睡眠来进行修复。”

  “她有什么好修复的?那天承受了大部分伤害的是大周,费神解决问题的是我,她顶多被冲击力给撞了一下,已她的能力来说,顶多睡两天就好了……”肖伟辰眯了眯眼睛:“应该有别的原因。”

  “我们怀疑是周玗函做的,今天我不了一个阵法让他不能靠近冉姐,他表现的很紧张,还要我立刻将阵法给撤了,我该不该撤啊?”代伶俐为难的说:“其实,该怎么撤我也不记得了,得回去翻翻书。”

  “那就不撤,我们给他添添乱。”肖伟辰又给自己倒了一杯酒。

  李宽忙趁机问:“对了,博物馆要装修,你有什么意见没有?”

  “我那间办公室别动!”肖伟辰立刻清醒了几分,眼神也变得锐利起来:“没人打开过吧?”

  “没有,这个我还是有分寸的。”李宽说着忍不住好奇的问:“你房里有什么?”

  “一个宇宙黑洞的入口,一旦打开整个世界都会被吞噬。”肖伟辰半真半假的说:“其他地方随便你怎么弄,只要不动我那间办公室就行。”

  李宽抢过的代伶俐手里的IPAD,将摄像头对向被毁坏的汽车,让肖伟辰能看的更清楚:“这个怎么办?”

  “随便找个人来就解决了,需要问我么?”肖伟辰懒洋洋的说。

  “本来蛇族的二老板说要处理的,但是我们的代大小姐拒绝了人家。”李宽说。

  “那就让代伶俐他们族里的那个郑什么什么来处理好了。”肖伟辰说:“你们能联系上我这件事不要告诉别人,我的失踪或许会让一些事变得更加的有趣呢。”   代伶俐拿出手机:“我这就给郑叔叔打电话。”

  “你别打,让李宽来打,如果老郑不想插手,李宽,你知道该怎么做的,就这样,我看好你们的哟。”肖伟辰说着关闭了视频通话。

  代伶俐疑惑的看着变回待机界面的IPAD:“为什么不要我打电话呢?”

  “大概是因为这件事和蛇族有关系,你们族里不是和蛇族有大仇吗?让你去联系可能会让你的族人误会你和蛇族怎么怎么了,我的立场比较中立,由我出面比较好。”李宽拿过代伶俐的手机,将IPAD塞到代伶俐的手里,拿出自己的手机开始拨打郑叔叔的电话。   在等接通的时候,李宽不露痕迹的走开了几步。

  电话接通了,郑叔叔的声音听不出情绪来:“喂,你好,哪位啊?”

  “你好,我是……”李宽本来想说自己是肖伟辰的私人助理,可话到嘴边,变成了:“我是麻扁大学博物馆的现任馆长李宽。”   “哦,你好,有事吗?”郑叔叔的语气有点不耐烦了。

  “我们在龙门见过一面,不知道你对我还有没有印象……”李宽说到这里,故意停住了话头。

  郑叔叔的语气变得热情了一点:“啊,是小李同志啊,怎么?你们学校遇到了什么困难吗?虽然我不负责教育方面的工作,但是也可以帮你们想想办法的。”

  “我直接说了吧,我们大学后门有两只蛇怪被袭击了,有人反映说是你们族里的人做的,现场有些情况需要你来处理一下。”李宽开门见山的说着谎。

  郑叔叔立刻说:“我们族的人一向都是以德报怨的,不会做这种事情。”

  “给你五分钟时间,如果你不来,我就通知蛇族的人来,我这个人很诚实的,一定会顺便告诉他们有人举报是你们的族人做的。”李宽语气中含着威胁:“当然,如果你来把这里给解决了,我也会将这件事给压下来,直到找到真正的凶手为止。”   “好吧,我过来看看。”郑叔叔不太情愿的答应。

  李宽挂了电话,走到还在研究IPAD的代伶俐身边:“你们那个郑叔叔真是个热心肠。”

  “对啊,郑叔叔人很好的。”代伶俐有些泄气的看着手中的IPAD:“不知道刚才是怎么联系上肖伟辰的,你还记得我按到哪里了吗?”

  “他要找我们自然会和我们联系的。”李宽从代伶俐手中拿走IPAD,放进自己的口袋,然后伸手轻轻的在代伶俐的肩胛上推了一下:“刚才没吃饭,现在饿死了,还有剩菜没有?不会被周玗函全都吃光了吧?既然肖伟辰也觉得是猛禽做的,那我们得想办法套套周玗函的话才行。”

  代伶俐不太乐观的说:“周玗函肯定什么都不会说的。”

  “所以我们要先吓唬吓唬他。”李宽脸上不由自主的露出一个笑容。   代伶俐看得忍不住撇嘴:“你笑的好阴险。”

  李宽心中窃喜能和代伶俐单独相处这么久,还说了这么多的话,可嘴上却说:“你要是觉得这些事不符合你冰清玉洁的形象,你可以不参与。”

  “我当然不参与了!”代伶俐义正言辞的说完,扑哧一笑:“我只是瞎参合嘛。”   半个小时后。   周玗函接到了代伶俐的电话:“冉姐不见了!”

  周玗函立刻气急败坏的挂上电话飞车到了麻扁大学,他直接从窗户跳进了徐欣冉的公寓:“人怎么会不见了?!”

  “我感应到阵法被破了,就立刻从隔壁过来了,然后就看到冉姐不见了。”代伶俐一脸的无措:“会不会是冉姐自己醒了啊?”

  “怎么可能!我在她身上用了眠咒……”周玗函惊觉自己失言了,忙将话给兜回来:“她受的冲击太大了,必须这样才能养好。”

  “狡辩!”李宽拿着手机从衣柜里出来,手机的摄像头对准了周玗函:“看你飘忽的眼神,抽动的嘴角,你在撒谎!”

  “你们两个合伙骗我?”周玗函愤怒的说:“我现在很忙,很烦,很乱,没时间和你们瞎胡闹!”

  “我们是胡闹吗?”李宽退了一步,仍旧对周玗函录影:“袭击蛇怪的是你的族人吧?你看到现场之后就知道了吧?而且心里有了嫌疑人了吧?为什么不说?”

  他举起没拿手机的左手,示意周玗函不要说话:“别告诉我这是你们族里内部的事情,你们会自己解决什么的,被袭击的是蛇怪,蛇怪一族不会善罢甘休的,其中还有一个是我们学校的学生,我也有过问的资格。”

  代伶俐也模仿港片中律师在法庭的口吻说:“如果我没料错,之前在车站造成事故的应该也是这个人,他一出现大周哥就来了锦城市,随后你接任了大周哥的职务,也频频来到锦城市,为什么?是因为这个人躲在锦城市对不对?你们的目标就是他!而他,是个极度危险的人物对不对?”

  “让冉姐暂时昏睡,是我哥的意思。”周玗函经过剧烈而短暂的心里挣扎之后说:“这件事绝对不能让冉姐知道。”   李宽试探着问:“那个人是她的仇人吗?”

  “是她的亲人。”周玗函叹了口气,觉得既然说了,干脆都说了算了,好歹也能拉两个帮忙的:“是她唯一,也最疼爱的妹妹。”   李宽和代伶俐对视一眼,都有点意外。   代伶俐说:“我从没听冉姐提起过她还有妹妹的。”

  “因为她妹妹徐颖冉对我们全族来说,是个叛徒!”周玗函说:“她和一个人类私奔了。”

  “那是你们的观点,如果用人类的视角来看,那是一段感天动地的狗血爱情故事。”李宽放下手中的手机,周玗函的表情和语气,让他相信这个时候周玗函说的都是真话。

  “那是你们人类的观点。”周玗函轻蔑的一笑:“当时引起了一场很大的追捕,冉姐的父母为了救自己的小女儿和族人发生打斗身亡了,族中上一辈很多人卷入纷争中牺牲了,其中就有我的父母。”

  他的语气很有些戚戚然:“冉姐因此退出了族长的竞选,并且和我哥分手了。”

  “我还以为是因为大周水性杨花,在外面有了别的女人,才会和徐欣冉分手的呢。”李宽挠挠头。

  代伶俐说:“当年我还不认识冉姐呢,我只知道她的前男友是大周哥,他们那一对堪称神仙眷侣,很有名的。”

  周玗函说:“我哥对冉姐很痴情的,你们别看他现在少爷身边的女孩天天换,可他心里其实一直都放不下冉姐的。”   他又叹了口气:“你们到底把冉姐藏哪里去了?”

  “一个安全的地方。”李宽偷偷从背后戳了代伶俐一下,示意代伶俐先不要说:“我们还是先来说说蛇怪被袭击的事情吧,蛇怪那边盯着呢,你打算怎么办?”

  “只不过是有你们学校的人被袭击了,你们才会知道,你们不知道而被袭击的大约有七八个,其中有三个被吃掉了内脏。”周玗函疲惫的揉揉太阳穴:“再加上我们的族长重选要开始了,十年一次的羽衣会,其他零碎的事情,我真是被弄得快崩溃了,以前觉得我哥在这个位置上挺风光的,现在才知道他有多不容易。”

  李宽也皱起了眉头:“你的意思是徐欣冉的妹妹在吃人?”

  “吃人我才不担心呢,她吃的是等级比她低的族群,这么做事违背了公约的,很容易在我们这一类的各个族群中引起公愤,到时候就更麻烦了。”周玗函说:“我哥希望冉姐不要知道。”   代伶俐听了忍不住感动:“大周哥对冉姐真好。”

  李宽想到的却是另一个问题:“那徐欣冉的妹妹什么到锦城市来?在被你们追捕的情况下,还停留在这里这么久,为什么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