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密行

小说:道涯不空作者:虚拟小白更新时间:2018-12-19 00:45字数:196733

.read-contentp*{font-style:normal;font-weight:100;text-decoration:none;line-height:inherit;}.read-contentpcite{display:none;visibility:hidden;}

回到客栈,方凡身上的伤势终于压制不住,先前是不想古扎二人担忧,才一直没有说出来,只是没想到这次的伤会这么严重,紧绷的精神刚一松下来便已经承受不住。整个人还没有走进房门,便砰地一声砸在了地板上。

穿着一身血衣倒在地上,着实惊得早上送饭路过的伙计害怕不轻,费了半天力气才把方凡弄进了屋中。

一缕正午的阳光照在方凡的侧脸,让他从沉睡中苏醒过来。

“方凡哥!”见方凡苏醒,杏儿的眼泪顿时从眼眶中涌出来,原来小姑娘竟是一夜没睡,一直照看着方凡,此刻泪流满面的样子看得方凡一阵心疼。

他抚摸着杏儿的脑袋,温柔道:“是哥哥不好,杏儿不哭……”

好在杏儿并非一般的孩童,她有着超乎寻常孩子的心智,所以只是抱着方凡低声哭了一会儿,声音便收敛了起来,她抬起头,看向方凡的眼神,竟有着说不出的责备之意。

方凡废了半天力气总算让杏儿到隔壁休息去了,然后趁着这个时间他要好好内视一番。

这一静心盘坐下来,他的心思总算落定,再不去想烦心的事情,而是一心一意沉浸在修炼和疗伤之中。

幸亏常厌从一开始就只是抱着猫捉老鼠的游戏心态与他们几人斗法,否则以他的实力,早在第一轮法术轰击的时候方凡就已经成为一堆肉渣了。

这一点方凡心中自然有数,也很庆幸,但让他头疼的是,他现在的身体里,无数的血脉淤积,经络也有四成左右阻滞。血脉淤积倒还好说,他可以以修为强行冲破或是花时间去温养,但经络阻滞却十分棘手,更是会直接影响到他的战力,四成的阻滞,也就是说他在短时间里面只能使出平常凝气一层左右的实力。

但着急也不是办法,他只能在之后的日子里慢慢恢复。

方凡不断以灵石恢复着因为冲击经脉耗损的修为,四成阻滞的经脉在短短半天里被生生开辟出了半成,力量稍微回归了一些,也让他能施展出来的实力不再那么捉襟见肘。只是突然想到没能收走常厌的储物袋,就让他有些郁闷,尽管在他手里也有不少资源,但毕竟财大才能气粗,恐怕他的家底,再过不久就要因为疗伤而挥霍一空了。

“需要自己赚些家当了……”站在窗前,他不禁这样想着。

时间很快又到了傍晚,天边的云被夕阳染成了血色,仿佛是女儿家的红妆晕开在天边,让方凡赞叹了一番造物的奇伟。

他与秦凉、古扎约好在绿阁门口相见,走在街道上,因为伤势的缘故让他看起来很是苍白和虚弱,但他也没有去在意这些外表上的东西,只是像一个凡人一样,缓缓步行。

神机城内,百姓依旧进行着每一天重复的生活,丝毫没有因为城中风云际会而改变什么,他们也许察觉了这些天城中凝重的气氛,但却没有任何一个人去刻意找寻什么原因,其中很简单的道理在方凡看来竟然有些可悲,日复一日,年复一年,重复着自己也不知道能够坚持到什么时候的日子,为的只是守护好现有的一切,图的只是一个平静安逸。

这样的景象,从城东开始,伴着方凡的脚步来到了城西,每一个、每一家都是这样,时间长了,看得厌烦了,方凡的脚步也随之加快,不多时便来到了绿阁。

秦凉和古扎的身影却是不见,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一道传声响起在耳边:“大哥,人多眼杂,我们在二楼左手边廊道尽头的房间。”

按照古扎的指示,方凡找到了他们所在的房间,刚一进门就看见秦凉和一个黑衣蒙面的大汉正在争执。

不仔细看他也知道,这黑衣大汉是古扎无疑,只是他没有想到,古扎竟然这么小心,一身上下捂了个严严实实,就连手掌也都被裹在了皮革手套里。

秦凉见方凡进来,不禁叹了口气一本正经道:“大哥,你说这家伙是不是脑子不好使,穿成这样去参加密行,根本就是引人耳目去了!”

“呸!我这叫小心驶得万年船,大哥,这些年来我可是没少见那种前脚走出拍卖行,后脚就被杀人夺宝的,我穿成这样还不是为了你们的安全?”古扎声音憨憨的,他把硕大的脑袋裹在三层兜帽里,口鼻更是用黑色方巾蒙住,样子实在滑稽。

方凡忍不住笑了一声:“让古扎说下去。”

说着,古扎将身上的三层长袍脱了下来,把里面的两件分给了方凡和秦凉。他指着其中一件道:“这玩意是我用大价钱淘来的,可以隔绝一个人的气息,你们穿上,在拍卖场里就不会被人盯上了。”

虽然因为伤势,战力损失了不少,但方凡的灵识却依然奏效,当下他将灵识编织起来想要穿透布料,但却发现自己的灵识一旦接触到手中的布料便会被一股奇妙的力量冲散。

“妙哉!如此一来就不会被窥视了!”感受到这黑色长袍的神奇之处,方凡和秦凉纷纷感叹道。

古扎最后大致将入场的规矩给二人说明之后,三人便离开了房间。

密行的举办地点是在绿阁的九层,与阴煞宗一样,这里是一处被宗师级别的阵法大家施展了缩地神通的场地。

方凡以密令打开了一扇古香古色的大门,首先看见的便是一尊多宝道人的神像,多宝道人一般被认定是修真界的起源人物之一,以炼制各种法宝闻名于世。当然,没有人考量过多宝道人的存在真实与否,倒是修真界的各大商会均将多宝道人尊为祖师这一点无人反驳。

那是一尊以庚金炼制而成的神像,通体三丈有余,散发着浓郁的金行灵气,有不少初来乍到的修士见此都不禁感叹。庚金本就是修真界的稀罕之物,一般修士得到拳头大小的一块就能添进法宝当中,为法宝增添将近一倍的威力,可是这么大一块竟是没有一个人敢动什么非分的念想,毕竟以密行覆盖了整个丰洲大陆的实力,就算是再凶狠的地头蛇也不敢招惹的。

方凡见庚金材质不凡,也问了古扎,从古扎那里他知道,历史上的确有三次盗取密行之中宝物的事情,但无一例外,凡是涉及的人最后的下场都十分凄惨,甚至有一个偏隅小国也参与其中,却在一个月后,整个小国除了凡人外,彻底覆灭!

“听说这密行总会的头目也是一个狠人,当年白手起家,短短百年的时间里竟然打下了这偌大的江山......”

“据说这密行,与传说中的多宝道人有着说不清的联系,密行之主就是多宝道人的弟子也说不定......”

会场很大,其中有不少人是被自家门派的长辈带来的,新奇的论点不少,但听在方凡的耳朵里也只是当做笑谈,其中真正有价值的信息极少。

在侍女的引领下,几人对应着自己的号码找到了座位。

让方凡有些惊奇的是,这里的侍女几乎清一色都是修士,尽管修为普遍不高,但那却真真切切的是修士啊!平日里女性修士几乎都是以大家闺秀的样子出现,地位超然,像是在这样的公开场合作为侍女的,方凡还是头一次见。这一点,让他对密行的实力又有了一些了解。

来到拍卖场中,一盏盏琉璃灯悬空,在拱形的天顶排列成诸天星斗的形状,每一道光若是以灵识观察,都会在其中看到不输于星空变化的绝美景色。

会场的一边立有一尊巨大的竖琴,不需要人去操持便演奏起了动人心弦的音调,竖琴整体以伏龙岩雕琢而成,造型犹如一条黄龙盘旋欲飞。琴弦则是以冰魄丝炼成,每一根都可以作为单独的法宝使用,真可称是价值连城。

方凡三人被安排在大厅左侧的位置,可以清楚看见台上的一切。片刻,宝光缭绕,紫气升腾,一道曼妙的身影走到台前,一举一动都带着动人心神的柔美,但同时,这份柔美之中夹杂了一股令人难以产生任何亵渎的庄重。

女子朱唇微启:“欢迎诸位的来临,密行拍卖会现在开始,有请第一件宝物!”

她三两句话便做了开场,没有一丝拖泥带水,虽然与此地奢华的排场有些不符,但想想修士本就喜欢干脆利落的行事风格,如此倒也符合了在场大多数人心里所想。

一枚通体金黄的符篆缓缓升起,模样与一般的符篆有着很大的区别,并不是黄纸配合灵兽血绘出,质地更接近于金属。

“什么嘛,我还以为密行有什么了不起,拿出这么一枚八品灵符就想让我们当成宝贝疯抢?”

人群中响起了阵阵不满的声音,再看台上的女子却是一副毫不担忧的样子轻声开口:“此符篆,名为残剑,由西域剑圣残剑大师所炼制,一道符篆可已发出九道开脉初期修为的剑气。”

女子只介绍到这里便收住了声音,反观下面的众人,一个个呼吸急促,盯着台上的宝物怦然心动。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阅读最新内容。当前用户id:,当前用户名: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