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尾声

小说:大学上了我作者:笑笑流浪鼠更新时间:2019-01-19 19:24字数:198488

  睁眼,没戴眼镜,模模糊糊看到头顶一片花纹蚊帐。

  闭眼,黑洞洞一片,却总觉得不知道哪里的光亮透进来,让人心烦。

  高强叹一口气,再睁眼,眨巴几下,于是整个世界清晰起来。

  他万万没有料到,自从那一夜决定开始住宿舍,他就在宿舍这板儿床上老老实实睡了一年半多,这一呆,就一下子就到了大四。

  他再闭上眼睛,脑子有些迟钝,总觉得昨晚一觉似乎呼啦啦一下子过了一年半的时间,在时光隧道中一般。

  “这么多日子就这样过下来了?”他摇摇头,反应还是有些迟钝。

  抬起身来,腿酸,这是昨天踢足球太猛的后果,从下午三点一直踢到晚上六点,和一群傻弟兄们都踢脱力了,太累了,一晚上也睡不好。

  对面令狐冲床上空空如也,令狐冲王八吃秤砣铁了心要考中政的行政法,每天和他那媳妇任盈盈一起在图书馆上自习,高强在令狐身上看到了男女搭配干活不累的例子,全宿舍就令狐冲学习劲儿生猛,从早到晚,生生不息。

  高强对令狐冲有信心,觉得凭时间熬,令狐冲也能考上。

  段誉的床位也是空的,不过他不是考研的,他就等着毕业以后回去跟他那亿万富翁老爸一起闯呢,他起地早的原因就因为追女生,锲而不舍地追了一年半。

  他相中的女生叫王语嫣,城规的系花,人家要考研,段誉天天在人家眼前上自习,据说现在有了一点点进展——王语嫣已经知道段誉的名字了,并且还和他说了三句话。

  段誉就那么老老实实钉在那里,眼睁睁地在一年半的时间,看着王语嫣和原来的男朋友分了,又眼巴巴地盼着自己能补上那个位子。

  “要在毕业之前拿下王语嫣,凭咱段誉那木头劲儿,估计玄!”杨过总结。

  杨过笑话段誉,不过他在别人眼前也成了乖宝宝,艰难困苦地地下工作做了一个星期,才明白他看中的艺设的女生的名字,人送外号小龙女,有名的冰山校花,对谁都不苟言笑。

  杨过曾经和段誉开玩笑:“我这儿就一个优势,小龙女还没有男朋友,可是要说难度,绝对比你的王语嫣要高许多,我这位从来没见笑过,还不说话!”

  杨过和段誉不同,段誉坚持了一年半,而杨过就现实多了,他是孤儿,不比段誉这富家公子有那闲钱,别人考研玩乐,他早就趁着大四没课工作了。

  每天西装笔直,夹个小包儿去跑业务,据说在一家保险公司干,只是贼心仍然不死,有机会还总是要去看看小龙女,而小龙女还不一定知道他这一号人姓甚名谁。

  林平之床上也干干净净没有人影,因为和令狐冲之间的别扭,他早在一年前就搬出去住了,回来几次,提到过要考厦门大学。

  不过偶尔听他自己说,中午睡觉,晚上上网玩游戏,考研也就是玩玩。

  “我爸给我找了一个好工作,就等着我毕业呢。”林平之在这一点上没有隐瞒大家。

  他还时不时陪女朋友去逛街,高强就遇到过几次,不由得羡慕林平之的潇洒生活,每天吃吃喝喝,有女朋友陪伴,出了校门有车开有房住还有好工作,简直是腐败到家了。

  高强其实也不羡慕别的,他那开煤窑的老爸已经给他赚够了资本,如果不浪费,足够他好好活一把,他只是羡慕林平之和岳灵珊出双入对,形影不离。

  宿舍里令狐冲考研,杨过工作,韦小宝混黑社会,而高强和段誉、林平之是一路,家里面已经铺好了路,省得自己出来辛辛苦苦打拼。

  只是和林平之相比之下,他就成可怜人了,夹在阿香和宁楚眉之间,小心做人,为了不让宁楚眉疑神疑鬼,还不得不煞费苦心地约出来,编一大套谎言才能在旅馆释放激情几次。

  至于阿香,高强现在才明白这女孩儿果然血统“高贵”,不像她妈陈圆圆,纯粹一个花瓶架子,像她那不清不白的老爹,不愧是黑社会老大的女儿,智商高,心眼多,当真是外面漂亮内里聪明,里外合一。

  一年多的时间,高强没碰阿香一根指头,阿香也没说过份的话,两个人之间似乎没发生过什么,可阿香对高强关怀倍加,体贴温柔,那都超越了妹妹对哥哥应有的态度,那亲密姿态高强有时候都觉得承受不了,阿香在用行动表明:小子,还不表态?

  阿香自身完美地经历了从丑小鸭到美天鹅的变身阶段,一天比一天漂亮,再加上聪明伶俐的脑瓜,还有温柔可人的性子,高强又不是木头人,说不喜欢是假的,可要真去明目张胆地喜欢,又觉得不应该,只好把关系先浆糊着,走一步算一步,日子先熬着过。

  高强叹一口气,揉搓着杂乱的脑袋,这艳福果然不是随便能承受的。

  下了床,急忙往自己家门赶去,一日三餐必须回家吃,这又是阿香的一大要求,人家有正当理由:本来家里人就少,你还在学校吃,我总不能就给自己一个人做饭吧?只是阿香的手艺不值得恭维,高强还是觉得学校的胖厨师可爱,尽管给的菜少,而且还不热乎,起码味道正。

  一进家门,就发现异常,高强不是个勤快的人,每天等他回来吃早饭,宁楚眉早去上班了,今天却发现宁楚眉端端正正坐在餐桌一边,脸上一本正经,可是罩着一股若有若无的寒气。

  “哥,回来啦。”阿香在一片热情地招呼高强,那件事情之前,称呼是强子哥,那件事情之后,就简称为哥了,字儿虽然少了,感情加了不少。

  “唉。”高强接一声,坐下来老老实实吃早餐,眼皮直跳。

  吃完饭,宁楚眉一个眼神甩过来,高强看阿香专心致志在厨房与锅碗瓢盆搏斗,没有注意这边,这才跟着宁楚眉进去。

  “你和阿香发生了什么?”宁楚眉语气依然柔和,却有些居高临下审判犯人的感觉。

  高强心一揪,本来还想编个谎话,抬头一看宁楚眉那双眼睛,嘴就像不属于自己的一般,老老实实交待问题。

  宁楚眉叹一口气:“记得咱们当初说什么?好聚好散,我想,现在缘分尽了,该是我离开的时候了。”

  “不!”高强眼睛一红,跳起来一把将宁楚眉紧紧抱住,似乎要揉碎一般。

  “阿香已经成大姑娘了,你也要对人家负责,以后她就和你在吧。”宁楚眉轻轻叹一口气,用手抚着高强的头,有些慈母大姐姐的感觉。

  高强有些迷糊,他不知道自己搂了宁楚眉多久,也不知道自己当时说了什么话,总之最后的结果摆在那里,再抬头,看到的是空荡荡的屋子和俏生生的阿香,屋子里还有宁楚眉的淡淡香味,但是人已经不在了。   高强迷茫地走到阳台,推开窗户,撒进一地阳光。

  大四了,没课了,就剩下毕业论文了,宁楚眉和自己过了两年也走了,但是她也走了,自己的大学生活,就这样结束了?

  望着窗外,一街之隔就是高强生活了三年多的大学,虽然还没有和宿舍的哥们儿吃散伙饭,手里也没有接到那张烫金毕业证书,但是高强知道,在他心里,自己的大学生活,到此结束了。

  意味萧索地转回身,拍拍阿香的肩膀:“跟我回山西吧。”

  阿香眼眶里已经有了泪珠,一下子扑到高强怀里,高强手僵了一会儿,还是放在阿香的背后面——已经走了一个,留下来的自然要珍惜,不要再造成遗憾了。   ————   大学毕业后。

  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杨过已经放弃了小龙女,却因为一次英雄救美将两个人联系起来,据传言说小龙女受到了坏人的侵犯。

  这件事之后,小龙女成了杨过的女人,只是她却放弃了大好的工作,而改去动物园去伺候畜牲,选择了一个最少与社会和人接触的工作,两个人生活过地不算富裕,却也自在,两个人在北京辛苦地营造着自己的小空间,据说连房子都是租别人的。

  段誉并不是人们想象中的木,靠着家里有钱有关系,在毕业后一年内,为了王语嫣换了三个工作,只是为了能在美人身侧,终于近水楼台先得月,抱地美人归,这属于典型的金钱攻势,不过还算浪漫感人。

  韦小宝,继续在扬州当黑社会,有干爹罩着,虽然平安,却意味着再发达能耐也蹦不高,总不能比他干爹还厉害吧?

  几年下来,依旧嘴里叫嚣着要抢回陈圆圆,但是却没有什么实际动作,身边的女人倒换地勤快,他先前找的女人还都和陈圆圆的相貌粘些边,后来就谁美挑谁,整日沉浸在女人和酒精中,所谓的夺美计划,雄心大志早已不存在。

  令狐冲和任盈盈终成正果,本来令狐冲考研没考上,已经抱定决心在北京辛苦打拼,让令狐冲意外的是,任盈盈的老爸居然是传说中的国家部级干部,怪不得大学期间,这位准岳父从来不露面。

  令狐驸马一步登天,献身于公益事业,对孤儿院尤其热心,但是更热心靠着岳丈的名声和权位收钱,提前跨入了千万富翁行列。

  林平之,与岳灵珊刚开始关系还不错,新婚过后,不知道为何,走上了同性之路,有传言他黑社会老爸将岳不群狠揍一顿,似乎是岳不群抢了女儿的老公。

  岳灵珊与林平之三天一闹两天一哭倒是可以肯定,哭闹之后还经常跑到任盈盈家住,任盈盈对此很紧张,每次都将令狐冲看地牢牢地,谨防旧情死灰复燃。

  宋青书:大学里面网恋事件让其臭名远扬,到了社会后面,以租房为业——租金低,专租大学情侣,女生还必须漂亮。

  后来传出其在房间安摄像头,拍视频,然后专门逼迫漂亮的女受害者与其发生不正当关系。   被某烈性女子告发,收监,下场可想而知。

  张无忌:花花公子,手段高明,人称乾坤大挪移,可以同时脚踩几只船而不翻,让几个女人为他和平共处,他也为了同娶几个女人而加入了阿拉伯国家国籍,有小道消息说他在以色列旅游期间,成为人体炸弹的牺牲者。

  欧阳克:出校后混黑道,欧阳峰已死,他无人帮忙,混不起来,一炮打沉,双腿被打折,靠傻姑赚钱养活,有传言说傻姑靠身体本钱养他,不知真假,他每日里看报摊,享受残疾人福利。

  郭靖:抓住机会表示衷心,不知道施了什么妙法,让黄蓉真心跟他一起回蒙古,有人说郭靖、黄蓉在蒙古开展畜牧业,有人说他们在黄海桃花岛和钓鱼岛养鱼,众多消息,难分真假。

  乔峰:在中国南方混地风生水起,据说进入中国的走私车,十辆有三辆经过他手,已结婚,新娘阿朱,与康敏像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康敏:不愧为铁娘子,除掉白世镜,排挤掉乔峰,几个月后就将曾经与其上过床的全冠清送下黄泉,人送外号“毒蜘蛛”,据说现在积极备战,准备与黄药师一争长短。

  还有一则消息引人注目,据说其性欲旺盛,面首三十余人。   至于高强——

  “强子,听说你曾经开过口,开两辆法拉利,一辆拉人,一辆拉煤?”

  “爸,”高强笑着解释,“我虽然说接了您这煤窑主的班儿,这钱虽然是天上掉下来的,可也不能这么折腾不是?我买两辆法拉利,一辆自己开,一辆给您的宝贝媳妇阿香用。”

  “这还差不多。”高强老爸满意点点头,“等会儿有一个大煤窑主来,温州人,唉,咱山西的大煤窑主都是这些温州人,外来的和尚会念经,什么世道啊?你给我好好接待。”   “爸,你放心吧。”高强拍着胸脯打包票。

  话音刚落,门一打开,阿香前面领路,一个西装笔挺气宇轩昂的男人走进来。

  高强准备好一肚子客套词儿和敬仰的话,刚准备与这男人握手。   男人突然一蹦三尺高,一把抱住了高强。   “怎么这么热情?”高强满脸惊讶。

  却看着两只猴子在这人身上上蹿下跳,将一身西服糟蹋地不成样子。

  “兄弟,不认识我了?”男人笑着说,“我是那乞丐啊。”

  “啊……”高强一拍脑门,随即抱怨,“大哥,你不实在,这两只猴子跟着你你是心想事成,跟着我可就是两饭桶,光知道吃,啥也不管用。”

  男人笑呵呵:“兄弟,你这话可不实在,当我不知道啊,你们一群小年青,上了大学一个个都憋地脸紫了,成天想女人,对不对?”   高强一愣:“不错!”   “有了这两猴,你还敢说你大学期间是处男?”   高强又一愣,随即点点头:“有理!”

  他再抬头,说一声:“大哥,咱是熟人也不客套,你跟我爸聊吧,我有事要走。”

  高强急急忙忙往外走,阿香紧跟着出来:“干什么,风风火火的?”

  高强头也不回说道:“听说张无忌为了几个女人入了阿拉伯籍,奶奶的,我还是放心不下宁姐,我去找她去,大不了,我也学张无忌。”   听着身后没声儿,回头看,阿香撅着嘴能挂个醋壶。   “放心,”高强笑着说:“到哪里都少不了你!”   全文完。   2006年11月29日,晚9点10分   后记:

  本书是个扑街作品,订阅多少?哈哈,一百多,大概一天一块钱。

  书写到这里终止,倒不是因为订阅少而结束,最主要的是,我感觉到写不出再多的东西。

  这本书从刚开始到现在,有逐渐长歪的趋势,越写到后面越觉得尾大不掉,一群人物难以把握,高强这个主角当地名不符实。

  最近我也累了,疲倦了,精神状态也不好,现在在考虑下一本书,题材有两个,总觉得没什么把握,还怕扑,不过有一点肯定,绝对不是同人了,再写下去,我都快成同人鼠了,思考中的两本书都是强这类书籍,最近这类书籍在起点热火。

  什么时候开新书,不一定,指不定是明天,也说不定要空个大半年,老鼠先让头脑冷静一下再说,说不定老鼠也换个马甲披挂上阵,呵呵,不管如何,书写完了,心里面一块石头就放下了,总算没有辜负每日更新的牌子,如果有书友觉得老鼠这个结尾勉强,老鼠只能说一声对不起,我确实是尽力了。

  再次谢过各位订阅老鼠书籍的衣食父母,谢过各位支持过老鼠的书友。   新书见,各位书友!   再次感谢!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