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0章 皈依三宝

小说:巫觋作者:杨漾777更新时间:2018-12-18 23:28字数:302143

当我们走进第四人民医院的时候,我还是有些忍不住吃惊,我知道这里是著名的精神病医院。这个城市的人,都是知道四医院代表着什么。“难道是?……”我变得有些疑惑起来。我们刚穿过一栋大楼,一个护士见到我们立刻喊了起来:“三十七号病床的家属,快,快到后面去,病人又开始打闹起来了……”

婷婷的爸爸一听,连忙跑了起来,我也不由的跟在他后面往前跑去。跑过了长长的一个走廊,后面是一块空阔的院子,里面不时发出杀猪般的嚎叫声来,叫了两声,又有人在胡乱的唱歌。一些护士穿梭在里面,时不时的大声的训斥病人。我们来到一间病房里面,几个如同傻子一样的人伸长脖子望着我们,傻笑个不停。

“你再闹,再闹我就要给你吃药了。真是没见到你这样的,一天要疯癫个十来次。还要不要人活?……我们走过去的时候,一个三十来岁的胖护士,正在靠墙的床头骂着一个病人。那个对面的疯子,顶着一头凌乱的头发,正在张牙舞爪的扯着床单。那人脸上一道道伤痕触目惊心,一看就知道是被抓坏了的。一些血液甚至染到衣裤上去了,黑迹斑斑。她上衣的纽扣已经脱落,露出松垂的**……我不好意思看下去,连忙回过头去,心潮澎湃,无法平静。是的,我已经完全看清楚了,对面的那个疯子就是婷婷的妈!那个被我时刻诅咒的恶人。婷婷的爸爸早已经冲了过去,帮着护士给那疯女人换衣服。

“我不换,不换……我要吃糖!嘿嘿,上街去了,我要上街……哎呀!我的女儿啦,呜呜……”房间里那个曾经跋扈的女人,如今在鬼哭狼嚎般的叫唤。

我无力的斜靠在墙上,仿佛虚脱一般。老天帮我报复她了,让她现在生不如死!我心头的这口气终于是出了,可是我却觉得还是那么的沉重。我不但不能满足,相反的却觉得内心更加的低落,好比上面又加了一块石头上去。我难道不是希望她这样吗?还有什么比这样对她来说更痛苦的呢!我的目的是达到了,可我自己却一点点也高兴不起来。

从医院出来的时候,婷婷的爸爸说,婷婷出事后她妈当场就晕倒在地了。后来医生告诉他,她受了严重的外界刺激,脑神经紊乱,得了突发性精神障碍症,以后恢复的希望渺小。

“这所有的一切,都是她妈造成的!这些我也知道,我过去劝她无数,她总是不听,现在好了,这都是报应!我们对不起婷婷,也对不起你……可现在她妈已经这样了,我也没办法再说什么……”婷婷的爸爸红着眼睛,低声的说道。

我无言以对。这一切的一切,就当都是命吧!

过了几天,程思泯驾驶他的车,拉着我和婷婷的爸爸一起出城去看婷婷。她爸爸在附近郊县的一处陵园里,为她买了一处墓地。一路上我的心情很沉重,我没有说一句话,双手把前面的纸钱抓得紧紧的。一个不大的山坡上,密密麻麻的挤满了坟墓,一座座刻字的碑如同多骨牌一样纵横的立着。他们在烧着纸钱香烛,我静静的站在旁边,一言未发。

“你们下去等我一会吧,我想一个人在这里呆会。”我沉沉的说道。

他们看了看我,然后都往山下走去了。我蹲下来,把石碑上的每一个地方都抚摩尽了。我把手放到婷婷的名字上,指头一点点的移动着抚摩。“婷婷……”我终于是潸然泪下,大哭了起来。对面的山坡,不时的传来一个男人凄惨痛哭的回音……

三年过去,我把以前的老房子卖出去了,父母又给了点钱,程思泯借了一部分,于是我在城市的南边买了一套九十多平方米的新房子,装修好后不久就搬过去住了。我又收养了一个弃婴,是一天下班的途中在一所公厕的旁边拣到的。我给她取名“韵儿”,她现在长得很健康,由我母亲在照顾。这个孩子,她对我非常的依恋。因为她,让我时常的想起婷婷,所有的事情都渐渐远去。尽管时间可以抚平一切,但却无法抚平我内心对婷婷的思念!无法让我注视别的女人一点点,至少现在是这样的。每一个夜晚,我都会望着她的照片入睡,想着和她的种种事情。

我在程思泯的酒店里谋职,给他做助理,打理酒店的日常事务。这个周末,我带着我的女儿和程王子还有他的外公,一同去市中心的爱道堂烧香拜佛。那里的老主持隆莲法师是泯泯外公的挚友,诗词书画笔墨样样精通,是位非常了不起的佛门大德,被人称之为当代第一比丘尼。我听了她几次对佛法的讲解,五体投地般的敬仰,于是自愿皈依我佛,做了居士。

我们来到山门处,一大群从沿海而来的游客到这里来朝拜。导游小姐不停的在给他们讲解着佛教的历史文化。

“小姐啦,我想问问呢,这出家是什么意思呢?”一个发了福的中年男子用着闽粤普通话问道。

“所谓出家,就是遁如空门,到寺庙里修行了。”导游小姐毕竟是见过世面的人,一口就接了过来。

“不对的呀,难道到了庙子就是出家吗?那我们在这里来住几天,又算不算得出家呢?”那游客进一步的问道。

“这……”那导游小姐一时语塞,回答不上来。

我正在仔细的想他这个问题,只听到程思泯走了过去,微笑着朗声的说道:“所谓出家,佛经上有四种说法,第一是出田宅之家;第二是出烦恼之家;第三是出三界之家;第四是出生死之家。如此说来,在寺庙的不见得就是出家人,出家人并不见得就必须住在寺庙里面。我看只要是做到了这四点,都可以称得上出家人了。”

对面的游客开始开始鼓掌,我们也跟着笑了起来,程王子一派得意。卢教授笑着摇了摇头,对我说道:“你看看,他这是‘我慢’之心严重!这就是佛经里讲的‘大阐提’,有慧根而成不了正果的人。

因为故人的到来,隆莲法师于是亲自做陪,和我们一同游览整个寺庙。我来到一尊地藏王菩萨的相前,我对着这尊菩萨看了许久,又仔细的看了看他的左右侍者,一位笑容可拘的老头和一位年轻的和尚。我沉思了半天,然后教着我的女儿给他们作揖。

“拜他做什么,中间的不过是一个强盗罢了!”程王子在后面嘀咕起来。

“这孩子,真是越来越不懂规矩了。在法师面前,你胡乱造次什么?”尽管声音小,后面的卢教授他们还是听到了,泯泯的外公呵斥他起来。

“我怎么胡说了,你老人家不明白其中的意思,难道法师她老人家就不明白?”程思泯不服气的辩解道。

“哈哈……老尼我还真是不明白这其中的意思了!要不你就说来听听,让我们也长长见识。”隆莲法师笑呵呵的说道。

“法师当真是忘记了么!难道佛经里面没有这样的一个故事,说是当年的一位王子名金乔觉的,出家修行初正菩提后。他便来到安徽的九华山继续苦修,因见到那里是块风水宝地,于是便起了心肠,打起了注意。当时的九华山是一位叫闵公的土财主所有,这金乔觉便跑去对闵公说要一块地做为修行所用。于是闵公就问他要多大的一块地,金乔觉脱下袈裟说道,不要太大,一袈裟足矣!这闵公想,一袈裟有多大啊,于是就爽快的答应了他。哪里知道那金乔觉把袈裟抛在当空,一下子就把整个九华山给遮盖了。把个闵公惊得面色发白,知道遇上了高人,于是就答应了把整个九华山送给金乔觉。这金乔觉后来得了正果,佛祖说他是‘安忍不动犹如大地,静虑深密犹如地藏’,于是便封他为地藏王菩萨了,统领整个地府。”程王子说完后停顿了一会,然后微笑着以疑问的口气说道:

“你们说说,这不是巧取豪夺是什么,难道我说他是强盗说错了吗?”

听他这样说来,我有些想发笑。卢教授说道:“你这是断章取义,人家地藏王菩萨是以佛法收服闵公、道明比丘父子二人的,他们也是心甘情愿的把九华山送给这位大菩萨的,哪里是你胡说的那样。”

“哈哈……你们祖孙二人怎么说都是个理,就学学维摩诘大居士辩辩佛理吧!佛祖他老人家慈悲为怀,不会怪罪的。阿弥陀佛……”隆莲法师笑着说道。

出了这里,我们来到后面的殿堂,继续的游览着。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