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物是人非

小说:上古神符作者:梦中观雪更新时间:2019-01-19 18:58字数:429746

破庙内众人听闻李沐此言,纷纷抽出了腰间的兵刃,是一种极为锋利的月牙形短刃,长不及一尺但两端坚直,中央是把柄,两侧刃身约三指宽,此刃是卫字组成员的随身兵器,李沐曾经也有一把,只是后来不慎遗失了,他也因此在犯了大错脱离评估组后,未能进入卫字组,反而被分配到了窃字组。 卫字组的成员平日里负责驻地护卫、盗墓护卫、窃室护卫等防备及断后工作,因此得以习练老伯传下来的月刃护身十三式,并修行夜月逆气心法习练内力,功夫是五个组当中最高的。

见众人蠢蠢欲动,瘦消青年更是脸色一沉满目杀气,李沐嘴角泛起一抹冷笑,冰冷的目光四下扫视了一番,寒声道:“你们让开,我不想在这里动手,更不愿跟你们在此浪费时间,所以不要逼我,这里没有人是我一招之敌,我来此只为取一样东西,不想杀人。”

话落,十余道金光一闪而逝,随之接连发出兵刃坠地的声响,包括瘦消青年在内的十余人手中的月牙短刃应声而落。

“一招,只是随手一招,我竟毫无招架之力。”

瘦消青年目光呆滞,望着坠落地面的兵刃,内心的震惊无以复加。

“不,这不可能,虞城青年一代高手,只有三人我不敌,但也皆是百招之败,怎会接不下你随手一击,你使诈,一定是你使诈,统统给我上,杀了他,快杀了他。”瘦消青年几近疯狂,吼道。

李沐微微一愣,不曾想眼前此人气量如此狭隘,鼠目寸光,蜗居虞城便目无天下豪杰强者,如此轻微的打击都接受不了,摇了摇头,不再心慈手软,抽出包裹中的鱼肠剑,剑锋所指,力场顿出,周身三尺气流回旋,地面凭空起风,呼呼声凌厉四溢。

“既然如此,休怪我无情,看招……”

“剑舞锁魂,十步一杀。”

说着,李沐抬起手中鱼肠剑,剑刃直指瘦消青年。

望着李沐散发出来的气场及威势,瘦消青年被深深的震撼了,他顿时意识到自己错了,而且是大错特错,如此威势,岂是普一般人所能发出的,除非是传说中的修真者,否则便是他的师傅也难以释放出如此凌厉的气场。

“你,你原来是修真者?”瘦消青年面若死灰,平日里仗着虞城四少的名头便目中无人,自诩在江湖上小有名气就趾高气昂,时至今日才晓得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师傅曾言修真者拥有陨灭天地、翻江倒海的能力,我本不信,因为曾目睹过所谓的修真者斗法,在我看来也不过尔尔,今日方知那些皆是不真实的,你很厉害,我凌七自愧不如,但师傅令我守护此地,阻止任何人踏入墓宫,师命难违,我技不如人,唯有一死,来吧。”瘦消青年万分沮丧,却毅然决然的拾起地上的月牙刃,目光坚定,透着誓死不屈的意志。

“你是小七?”李沐讶然,力场顿时消散,呆愣片刻,复杂的目光直视着对方的脸颊,隐约看出些许当年那个形同尾巴似地跟着他疯跑的身影,内心怅然,十年的变化真的好大。

凌七也是一愣,愕然问道:“你,你是谁?小七这个名字已经很久没有人叫了。”

李沐黯然,没有回答凌七的询问,缅怀道:“月儿还好吗?”

凌七目光中闪现一丝痛楚,随之浮出迷茫之色,满怀惊讶道:“月儿六年前就死了,在九叩的凤眼穴中,进去了就再也没有出来,你、你究竟是谁,为什么会知道月儿的名字?”

“死了,竟然死了!”李沐面色顿时阴沉了下来,体内灵力受到影响动荡起来,七魄的寒力微微发散,四周温度骤降。

李沐森寒的目光直视着凌七,冷声怒道:“你该死,月儿死了,你却还活着,这就是你答应过我的要保护他一生一世,你明知九叩凤眼穴阴罡的厉害,为何不制止,这就是你的承诺?”

李沐杀机弥天,水灵力透体而出,凝聚烟淼水雾,在七魄寒力的作用下,破庙内突然凝现的烟淼水雾被顷刻间冻结,本就时值立冬,此时更是犹如北方天的寒冬腊月。

“你,你是沐子哥。”

凌七终于认出了眼前此人,只是太过震惊,让他简直难以置信。

李沐四岁前在九叩断穴做开窑口时,老伯常叫他沐子,久而久之沐子便成了他的小名。

李沐很失望,凌七变了,认出他的第一眼竟然不是激动,而是震惊和不信,可见在他的内心深处并不愿意承认此刻站在他面前的是当年那个颇为照顾他的沐子哥。

“我只问你一遍,月儿是怎么死的,我要听的是个中缘由,而不是片面的死因,给我说实话,否则休怪我不念当年的情面。”李沐此时是既伤心且难过,伤心月儿早早身殒,难过凌七心性大变。

“沐、沐子哥,真的是你吗,你终于回来了,呜呜……”凌七几步上前,说话抽抽噎噎,正要上前拥抱,却触及李沐冰冷的目光,顿时止住了脚步。

“沐子哥,我该死,是我未能及时阻止月儿,使得月儿受了陈二的挑唆,偷偷进了凤眼穴,都是我的错,我早知道陈二心怀不轨,却无力拆穿,更不能早早的除掉他,都是我的错,呜呜……”凌七哭诉道,说着便扑通一声跪倒在地。

“虽然三年前我已经杀了陈二替月儿报了仇,可不管怎么说月儿始终是回不来了,我对不起沐子哥,更对不起月儿。”

凌七越说越伤心,额头使劲的往地面磕,一副哀莫大于心死神情。

凌七的态度很真诚,很令人信服,但李沐的心更冷了,这已经不是他所认识的凌七了,最初见他誓死守卫墓宫,还以为他尽管心胸狭隘但是大义凛然,还不算无药可救,此时看来,虚伪,贪生怕死,也不知先前的临危不惧是真是假。

“罢了,我也不要听你诉说个中缘由,这些事我早晚会知晓,江湖恩怨江湖了,欠下的债终究是要还的。”李沐暗自叹息,不再理会伏在地上凌七,随手铜钱四射而出,封住众人的穴道,带着萱茗径直朝佛像后面走去。

青云岭二哥深陷危机,师傅一行人正步入险地,他实在不愿过多浪费时间,慕天霸和他路过帘区途中降服的赤狐寨和贪狼寨众强匪已经在城外集结人马,只需出城时打个招呼,一切因果都会查个水落石出,过往的恩怨,归来时一并结算。

佛像很大,占据了破庙三分之一的面积,宽两丈七,背后并排挂着七个烛台,李沐随手在第三个和第五个烛台逆向轻转半圈,随之接连两声轰响,两扇石洞入口赫然出现。

李沐抬头望了望天窗外的光线角度,已过午时,便带着萱茗朝着右侧的石洞进入。

这是一条通往九叩墓宫的盗洞,由于数十年频繁来往进出,盗洞已经修的颇为顺畅,青石台阶一节挨着一节,直通九叩的中央墓室。

盗洞后来经过多次翻修,添加了许多机关,尽管盗洞只有一条,但只有在特定的时间开启特定的机关才不会触及里面的陷阱。

这里的机关李沐早已烂熟于心,即便是老伯也不晓得此事,否则当年就不会容他轻易离开虞城,势必要被杀人灭口。

盗洞很短,不及一刻钟,李沐便带着萱茗来到终点,另有十余卫字组的成员守护在这里。

见到两个陌生的人影到来,这些人皆是一愣,继而纷纷抽出自己的兵刃,没有多余的废话,径直朝李沐二人冲了过去。

从这些人的架势不难看出,比之上面的人强出不少,即便是凌七也不是这些人的对手,而且年纪偏大,多在三旬左右,正是体力充盈的青壮之年,对敌经验也极为了得,人未至,几把月牙刃便飞射而来。

李沐急忙两剑劈出,迎面而来的月牙刃应声而碎,他不想在这里耽搁太久,更不想与老伯产生交集,因此必须在老伯回来之前取出目标之物。

李沐主动出手,身形流转,剑舞索魂的招式顺势而出,这是他剑招大成之后第一次施展剑舞索魂,即便面对帘区九湖内的众强匪,用的也皆是秋水决内的术法,剑招只是简单的恒砍竖劈,可见这次他真的很用心。

身法飘逸如同剑舞,招式凌厉夺命锁魂,只是李沐并未下死手,尽管所过之处飚血四溅,碎刃跌落,但都是些皮肉伤,性命无碍。

中央墓室内这些人同样不是李沐一招之敌,修为不在一个层次,根本不具有可比性,便是李沐那瞬息而至的身法,就没有几人能跟得上。

萱茗则在一旁看的呆了,尽管场面有些血腥,但李沐出手留有很大的余地,伤者看上去并不惨目忍睹,她所惊讶的是李沐的身手,同样修炼了剑舞索魂,差距简直是荧光与皓月,她即便再修十年也未必能达到李沐此时的境界。

“对,就是境界,这已经不是剑招的缘故,而是对剑法的领悟,是一种境界,如同掌柜的施展时的那种一往无前、一瞬而发、一招索命的剑法真谛。”

萱茗盯着场中如羽纷飞的英俊身影,思绪跌宕,眼神迷离,小星星直冒,跟随公子多年,直至今日方才知道公子的真正实力。

战斗持续的时间很短,李沐收剑,未作停留,朝着左侧的石质通道走去。

直至李沐的身影消失,萱茗才愣过神,慌忙追了上去,为躲避躺在地上的伤者,飞身跃起,竟忘记了这里是墓室,刚起身便险些一头撞在室顶,好在反应够快,急忙下坠,这才避免了头破血流的下场。

吐了吐樱红小舌,见李沐的身影已经消失在通道之内,也顾不得地上的血污,蹦蹦跳跳朝着通道冲了过去。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