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五章 结局(下)

小说:冷宫太子妃作者:魅紫鸢更新时间:2019-01-19 01:22字数:569952

侍卫一直把龙旖凰带到房间的最里面,幽蓝的一片冰壁,格外阴森。

“有谁来过了么。”气氛压抑而森寒,龙旖凰不禁问道。

“太子殿下傍晚的时候来过了,”侍卫本分答道:“独自一人呆了很久才离开。”

龙旖凰全身微微一震,一步走到侍卫身前:“你说什么?宁澜来过了?”

“是。”侍卫心里有些错愕,但是他更明白,在皇宫之中,知道得越少就越安全,所以,就算看出龙旖凰脸色不对,也没敢继续追问。

“他有没有说去了哪里?”龙旖凰突然拽住侍卫的袖子,急切地逼问他。

“属下不知。”侍卫低下头低语,谨慎的语言在冰冷森然的停尸房里格外压抑。

“哦……不知啊……”龙旖凰喃喃着,垂下手臂,心情难免低落:“先带我去看睿王的尸体吧。”

侍卫继续带路,终于在房间的尽头处一张华贵精美的床前停了下来,床上躺着一个人,被白布所遮盖,没有丝毫的动静。

龙旖凰走过去,轻轻掀起白布的一角,躺着人的面容也霎时露了出来。

苍白,无色,俊朗而熟悉的面容没有丝毫的痛苦的神情,只是毫无生气。

龙旖凰咬了咬嘴唇,轻轻在凤离渊的面颊上抚了抚,指尖触到一片冰冷,掌心轻柔地按住他的眼睛部分,幽幽道:“你先出去吧,让我一个人待一会。”

侍卫俯身离去,龙旖凰认真凝视凤离渊的睡颜,眼眸中闪烁着痛苦与挣扎:“离渊,很快就会结束了……很快”

“请你现在暂时忍耐,不久,就会获得一辈子的自由……”

“离渊,你要代替我这么自由下去,不要再做傻事了……”

龙旖凰从停尸房里出来,情绪十分黯然,而天气突然有些闷热,隐隐有雷声滚动。

快要下雨了。

可是龙旖凰现在一点都不着急要回去,甚至有些害怕回去——她怕,一回到自己的寝宫,又只有自己一个人。

宁澜呢?他到底去了哪里?

龙旖凰有些失神地游走在御花园内,心情纠结到极点,明明天气闷热得让她喘不过气,可还是没有一点要回去休息的意思。

夜晚的御花园,寂静得诡异,除了偶尔巡逻而过的御林军,再也没有别的人影。

“哗啦啦——”

天空中的乌云越来越重,终于洒落下一大片的雨丝,细细密密的交织着,龙旖凰来不及闪躲,霎时间,身上的衣服都湿了一大片。

丝丝寒意沁入骨髓,龙旖凰忍不住全身一抖,怀念起凤宁澜温暖的怀抱。

他的怀抱……温暖而坚固,把她保护得好好的,不受一点风雨,没有一丝伤害。

想到这里,龙旖凰觉得眼睛干涩起来,心中很是不悦,这个时候,凤宁澜到底在哪里?为什么一声不响的就走了?到底她说错了什么?难道就不能好好说么?这样玩失踪很好玩?

眼里被水气覆盖住,不知道是雨水还是泪,龙旖凰伸手擦了几次,没有任何效果,只能这样晕乎乎地走着,没有目的地在后宫乱逛,心里难过得如同刀割。

身旁的建筑随着脚步的行走而缓缓后退,渐渐,龙旖凰不知不觉走入了一片偏僻的地方,四处都是高大的树木,几乎没有宫殿。

雨还在下,龙旖凰全身都被淋湿,她迟钝的察觉到周围的情况不对,停下来时,却发现自己已经走到了凤宁澜只带自己来过一次的别院门前。

这间别院,是他成为皇储后消耗年华的地方,囚禁他的地方。

那双还没长全的羽翼没来得及飞翔就被硬生生地折断,一辈子,都逃脱不了。

龙旖凰不知道自己怎么会走到这么偏远的地方来,可是来了,又突然不想走了,心底腾起一股奇怪的感觉,似乎自己只要走进去……

不知道哪里来的动力,龙旖凰竟然一步一步地接近了阴森得如同鬼屋的别院,慢慢挪到门口,移开身子,朝着里面看去。

站在别院的门口,除了雨声外,她总算听到了第二种凌厉的声音。

舞剑声。

她朝里面看去,只见一道道银色的闪电划破漆黑的雨夜,凌厉得让人心惊!

雨,越下越大,沉沉地打在龙旖凰眼前的睫毛上,沉重的感觉令她几乎无法睁开眼。

而对于别院里正在舞剑的人,丝毫不受到天气的影响,锋利的剑刃破开雨珠,挥舞成一片水花。

心中猛地一颤,龙旖凰无意识地喊道:“宁澜!”

舞剑的身影猛然一滞,就在停顿的瞬间,龙旖凰已经不顾一切地跑了过去,从身后抱住他的背。

虽然看不清楚对方的面容,但是凭着感觉,龙旖凰在心底就敢肯定他是凤宁澜:“怎么了,”她哀道:“为什么自己一个人跑到这里来?为什么还没有回去休息?”

……我在担心你,你知道么。

大雨中,龙旖凰的手被一只冰冷的大掌覆上,凤宁澜的声音在风雨中摇曳:“你怎么跑出来了?这么大的雨,快点回去!”

龙旖凰用力摇头,双手收得更紧:“你不回去我也不回去。”

雨水,疯了一样倾泻在两人身上,龙旖凰喘息着,不小心吸进去了一些雨水,呛得直咳嗽。

凤宁澜突然用力掰开她的手,还没等龙旖凰有所反应,就转身飞快地把她横抱起,想也不想的就直接走进一旁黑漆漆的房子里。

“砰!”刚被大力踹开的木门随着一阵大风的吹过,又用力地合上。

似乎,又安静了下来。

凤宁澜对房间里的格局很熟悉,虽然伸手不见五指,可是他还是照样把龙旖凰稳稳当当地放在一张椅子上。

他松开双手想要站起来,却被龙旖凰匆忙拽住,黑暗里,龙旖凰仿佛是个溺水的人抓住了救命稻草:“宁澜,我做错什么了么?”

凤宁澜顿了顿,眼眸在黑暗中隐隐闪着光芒,哑声道:“没有,你没有做错。”

“那你怎么不理我了?”龙旖凰急问道,似乎就要哭泣。

“我没有不理你,”察觉她的脸上湿漉漉的一片,发梢垂着水珠,凤宁澜用手指细心地为他擦拭而去,阴暗中勾起嘴角:“你在担心我么?”

龙旖凰撇撇嘴角,委屈得不成样子,点点头,像个做错事的孩子。

“以后不要擅自跑出来,尤其是这种天气,你应该好好休息的。”凤宁澜笑了,手指搁在龙旖凰的脸侧,透过冰冷的雨水,传去淡淡的体温。

“可是你怎么没有休息!你这样,我怎么能安心!”龙旖凰大声问道。

“我没事的,”凤宁澜俯下身去,故意放轻语调在妻子的耳边,暧昧道:“就今晚一次而已,今后我一定按时回房。”

龙旖凰觉得耳根子有点火热,赶紧道:“大半夜的冒雨在这里舞剑,你把自己的身体当成铁打的么!”

“今晚有些恼了,不过现在看到你,已经没事……对了,我去了尸房看过了凤离渊的尸体,”凤宁澜缓缓调整角度,和龙旖凰对视,两人之间的距离很短:“就算他要死,也要死得体面,我已经给他处理好伤口了,你看到了么?”

龙旖凰全身不觉一抖,颤声道:“嗯……谢谢……”

“你我之间,何必谈谢?太生疏了。”凤宁澜微微弯起眼角,手指抬起龙旖凰的下巴,认真凝视了她一会,蓦地侧首吻住她的唇。

龙旖凰几乎要窒息,好不容易调整好呼吸,却怎么也阻止不了心跳变快的频率……无可奈何之下,她只能用双手抱紧凤宁澜的脖子。

这一次的吻意外的短暂,不多时,凤宁澜便移开自己的唇,似乎在极力隐忍着什么,大口大口的喘气,意志力十分顽强地收回了按在龙旖凰肩上的手——好险,差一点就要失控了!

突然受到了冷落,龙旖凰一下子仿佛掉进了冰窖,感觉到凤宁澜把放在自己肩上的手收回,心里就跟被刀子剜去一块似的,脾气也上来了,气得直哆嗦。

凤宁澜暗中掐了掐自己,无时不刻的提醒着自己现在的旖凰动不得,苦笑道:“旖凰,我们还是回去吧。”

屋外的雨声渐渐小了,龙旖凰在椅子里缩了一会,突然哼了一声,一把推开凤宁澜,顶着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火气飞奔而去。

凤宁澜顿时惊慌不已,忙在她身后喊道:“旖凰!你不能跑!危险!”

龙旖凰根本不听他的话,冒着细雨继续在滑腻腻的道路上跑着,随时都会不慎跌倒。

她在转过一处假山的时候,不小心踏上了一块光滑的青石板,身子突然不稳一斜,眼看就要跌倒在地面!而从身后几乎是山过来的身影及时护主了她,虽然两人双双跌倒,至少龙旖凰坐在他的怀里,是安然的。

龙旖凰还在生气,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有这么大的无名火,接着,感觉自己的身体轻了起来,凤宁澜把她抱起,笑容依稀可见:“我抱你回去好了,雨天路滑。”

龙旖凰挣扎了一会,发现凤宁澜把自己抱得实在很紧,基本上动弹不得,可是心里还是有些恼怒,任着他抱了回去,一路上却不吱一声,脸色十分难看。

离开了别院的附近,立刻就看到正在四处寻找他们的御林军众人,龙旖凰哼了哼,不发表任何言论,看着凤宁澜也没有把自己放下的意思,干脆就靠在他的肩上,慰劳自己酸疼不已的腰身。

栖凤阁的灯火,比往日要明亮许多。

雨停了,被雨水洗刷过的空气格外清新凉爽,乌云散去,明月当空。

看着两人全身湿透一起回来的模样,所有的宫女都惊得不轻,凤宁澜十分安分守己地把龙旖凰放到地面,吩咐宫女替她换衣服,自己则走到另一边的屏风后换,还让人准备了温水。

如果换成以前,他绝对不会这么的安分,反而会好好利用这一机会来折磨她。

龙旖凰怀着满心的郁闷和愤恨,还有无名火,让宫女为自己褪下了湿透的衣服,这时,凤宁澜在屏风后开口了:“先去泡一下水,会感觉舒服很多。”

龙旖凰瞥了一眼屏风,在原地站了很久,也没有见里边有什么动静,火气越来越旺盛,只得大步走向浴桶。

全身都浸泡在温水里,驱除了方才被雨淋湿的寒意,确实是舒服很多,可是……龙旖凰就是感觉心里不舒服!

不久之前凤宁澜还说我们不用这么生疏,现在看看,是谁生疏谁?

为了赌气,龙旖凰故意在水里泡了很久,光时间上就给了凤宁澜很多次的机会,可是他十分格外的有耐心,除了叫宫女进去催了她很多次,自己是坚决不越过隔着浴桶的屏风一步。

眼看着自己的皮肤都泡出了皱痕太吃亏,龙旖凰才从凉透的水里起来,简单擦拭干身体上的水珠,穿好丝袍,带着一身的怒气走出去。

凤宁澜早在床上躺好了,靠在床边上笑着看她,雪肌黑发红唇,尤其是那笑容简直就是勾魂……

宫女们乖乖退了出去,凤宁澜起身把龙旖凰拉到床里去,抓起一张薄被给她裹住身体,笑道:“很晚了,该睡了,没有着凉吧。”说着,还用稍稍滚烫的手背去碰她的额头。

龙旖凰的脸色白得吓人,凤宁澜的举动越是规矩,她心里就越慌,末了,她忍了忍,一直到凤宁澜揽她睡下都没有再进一步的举动,砰的一声,怨念爆发了。

龙旖凰一把推开凤宁澜的手,忽的坐起来,低头看他:“你是不是讨厌我了?”

“怎么会?”凤宁澜笑着蹙眉。

“不会么?你以前从没这样过!”龙旖凰激动了:“如果我做错了什么,我们大可好好谈谈,没必要这样冷战!”

“冷战?”凤宁澜一头雾水。

龙旖凰顿时变得羞愤:“那你刚才是什么意思!不喜欢我就直接说好了,没必要这样拐弯抹角欲拒还迎,我玩不起!”

“怎么生气了?”凤宁澜也坐起来,一动不动地注视着她,悄悄伸出手去想要握住她的手,却被她一下甩开。

“不睡了!我看祁寒去。”龙旖凰气极,转身作势就要下床,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情绪起伏竟然也会这么大。

没等她双脚落地,腰上陡然一紧,凤宁澜的手臂已经紧紧环住龙旖凰纤细的腰身,紧紧的,不让她走:“祁寒已经睡下了。”

“我在旁边看着他就好。”龙旖凰负气道。

迟钝了很久,凤宁澜突然恍然大悟起来,明白龙旖凰为何负气,想想自己的粗心,不觉一笑,贴在她耳边,故作暧昧:“旖凰,我这么忍着,是为了你好。”

“好么?”龙旖凰冷笑。

“嗯,”凤宁澜点点头,交叠在她小腹上的手放轻了力道,轻轻地覆盖着,隔着单薄的衣料传去温度,笑得甚是幸福:“为了我们的女儿好,该忍的,必须得忍。”

“什么女儿?”龙旖凰大为不解。

“你有孕了,”凤宁澜老老实实地贴在龙旖凰的后背,一字一句的对她咬耳根:“今天御医刚说的,一个来月了。”

“有,有孕了。”龙旖凰有些懵,想想自己家都不知道自己有孕还跑去做这么危险的事情……后怕!

“嗯,所以说,我们必须得节制一些,不能像以前那样放肆……旖凰,你还在生气么?”凤宁澜轻轻地问道。

龙旖凰的脸一下就红了个透顶,她哪里还顾得上生气,一想起自己的身体里又孕育了一个小生命,那心情真的是……她一直想要一个女儿的,现在终于有机会成真了!

“还生气么?”凤宁澜耐心地问道。

“不……不生气了。”龙旖凰手足无措地摇摇头,低下头,掌心不自觉的覆上了自己的小腹。

小腹依然平坦,可是她似乎能感觉到生命的迹象,很强烈的迹象,带着她的心一起颤动。

那一天晚上,尽管平静如水,但是那种温馨而幸福的感觉,却是最强烈的。

又过了几日,按照规矩,作为皇储的凤宁澜该登基,正式掌管天下了。

登基的那天,皇宫内外热闹非凡,张灯结彩,皇宫更是装饰得气派,所有的元老大臣,各国使节,皇亲贵族纷纷参加,好不壮观。

龙旖凰对其登基仪式极为反感,凤宁澜为了照顾她现在特殊的身体状况,只得删去了一些繁复的礼节,尽量从简。

仪式从一开始龙旖凰就处于麻木的状态,一身的火缎金琼,凤冠霞帔,比起当时她刚嫁过来的情况有过之而无不及,不过右点改动的怕是头顶的凤冠,比她当初的不知道要重多少倍。

一直到最后一道仪式,行完祭天礼,两人便要回朝接受百官的祝福。

凤宁澜换上威风凛凛的金色龙袍,身材挺拔而俊秀,金冠束起长发垂着金色流苏,华贵中带着文雅和霸气,他一直保持着严肃的脸色,龙旖凰还是能轻易才从他的眼神里捕捉到笑意。

登基完便是封后,在宫女左右的搀扶下,龙旖凰一步步地靠近凤宁澜的跟前,抬眼看去,正好对上他眼里的笑意。

那么温暖,让龙旖凰不禁恍惚,似乎时光倒流,自己又回到了和他成亲的那时候。

如果,那时他也是这么让人感觉到温暖,是不是一切的事情都会简单许多?

接受了册封,凤宁澜亲自去把下跪的龙旖凰扶起,牵着她的手一直走到龙椅前,两人同时坐下。

霎时,朝殿内外一片欢呼沸腾,大臣们一一跪下行礼,喊声响彻皇宫。

在这一片声响中,龙旖凰不为所动,只知道凤宁澜把自己的手抓得很紧,一辈子都不会松开的紧,自己也很是安心。

接着,凤宁澜从龙椅上站起来,龙旖凰也跟着他站起,两人一起走至殿外,看着人山人海,多日来压抑的心情一丝丝的缓解,最后凤宁澜举起手:“免礼。”

又是一阵山呼万岁,龙旖凰缩缩脖子,这声音震得她耳朵生疼。

“旖凰,我们都没办法再回头。”凤宁澜悄悄说道。

“我知道,所以说无论在哪里,我都会陪着你。”龙旖凰笑笑,仰起头,一身傲气。

凤宁澜会心而笑,两人的十指在袖下紧扣着,生死不离。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

登基三天后,龙烨羽便要启程回国。

龙旖凰和他谈了很久,起初龙烨羽提出要带龙旖凰一起回去的模样,真不是一般的对凤宁澜挑衅,还带着莫名其妙的自信,结果龙旖凰只能低下头娇羞无限的喃喃道:“哥哥我怕是不能和你一起回去了。”

龙烨羽大惊:“不是说好了么?你行反悔!”

“不是这个……”龙旖凰低着头,一直纠结袖子。

凤宁澜笑着就闪亮登场,把龙旖凰往怀里揽,对龙烨羽十分抱歉地说道:“哥哥,旖凰现在有身孕了,不宜长途奔波,怕是短时间内都不可能跟你回去。”

龙旖凰看到了,龙烨羽的下巴几乎就要脱臼。

最后,龙烨羽没好气地说道:“如果不是你另外求我帮忙,我才不会回去!”

于是龙旖凰赶紧巴结:“是是是,哥哥最好了,这一点小忙没理由不帮不是?”

“哼!”龙烨羽气得别过头去。

“哥哥,你一定要把他安全送到知道么?替我好好照顾他,我只能为他做最后一件事了。”龙旖凰说道。

“嗯,唉,不过记得以后要来看哥哥,知道么!这小子要是敢再欺负你,你马上告诉我,天涯海角我都不放过他。”龙烨羽恶狠狠地咬牙切齿。

“哥哥,他不会欺负我的。”龙旖凰笑着说道。

龙烨羽还是放心不下,离开的前一天特意把凤宁澜叫到后院长谈,然后挥舞着泪水依依不舍地和龙旖凰分别。

龙旖凰偷偷塞给他一个小瓶子:“哥,每三天给他吃一颗丹药,应该够到边境的份量。”

龙烨羽接过瓶子,掂了掂,挺沉:“你对他还是这么的上心。”

“以后就不会了,祁寒、宁澜都在我身边,他一走,我便再无心事。”龙旖凰耸耸肩,无所谓地说道。

“唉……我最放心不下的还是你。”龙烨羽叹口气,慢悠悠地摇头。

龙旖凰笑而不答,头顶天色蔚蓝,朵朵浮云游过,惬意优雅。

龙烨羽离开的时候无声无息,动作迅速得异常,争分夺秒。

也就只有前一天,和龙旖凰短暂相处简单告别后,第二日一早便不见了踪影。

和他一同消失不见的,还有停尸房里,凤离渊的尸身。

后来停尸房不慎起火,所有的物品付之一炬,就更没有人愿意提起凤离渊的尸体曾经在这里存在过。

一切,似乎从来没有发生,似乎,从来没有过凤离渊这个人。

日子又开始恢复平淡,只是,每年的节日,冥湮都会准时拜访,并且送上一份礼物,以慕容赫玥的名义。

龙旖凰笑着收下,顺带反问慕容赫玥过得如何?是否安好。

冥湮笑道不留痕迹,只是淡淡回了一句,他什么都很好。

龙旖凰不会知道,在慕容赫玥仅剩下的几天时光中,他整天整天的把自己关在房间里,翻看着黄历,细细计算每一年的节日,甚至连祁寒的生日都没放过,然后写好往后五年份的书信,准备好五年份的节日礼物,特意委托冥湮代替他传达。

慕容赫玥不愿意让龙旖凰知道他已经不在人世,他只想在龙旖凰的记忆中,自己永远还活着。

而他准备的最后一份礼物,是一张血红的烫金喜帖,上面编写了他的婚日,还有他即将成婚的消息。

冥湮看过那张喜帖,喜帖的最后一句话的意思,是说他既然成家了,就不能继续和龙旖凰传信了,这喜帖是最后一封……今后,再无任何联系。

冥湮知道这不是慕容赫玥的本意,因为那天晚上,他身上的毒开始反噬,没有办法继续写下去,只能以这样的方式匆匆了结。

慕容赫玥的尸骨被他埋在一处山峰,按照他的遗愿,并没有立碑。

他曾说过,他喜欢站在高的地方,因为站得越高,就越容易看到她……

静静的,让他的意念随着风飞走吧。

再后来,又过好几年,龙旖凰和凤宁澜终于抽出了时间,她带着丈夫孩子回了自己的娘家,长时间的跋涉后,见到久违的亲人朋友,她激动得不知言语,眼里满是闪亮亮的水波,自己离开的时候,家乡没有多大的变化呢……

皇宫,翌王府,还有景璘叔叔,云烬叔叔……大哥,二哥……

在皇城外,早已经罗列好几大排的侍卫迎接她和凤宁澜,龙旖凰才从马车内探出半个头来,立刻看到了在城门口站立着等她的四道身影。

再也按耐不住心中的激动,龙旖凰飞快推开车门就朝那几人奔去。

“叔叔!”她喊了一声,一直冲到龙景璘的面前,一把抱住他的脖子。

龙景璘不是一般的宠溺她,摸了摸她的长发,借着云烬拉她到一边说话的空档,朝着马车看去,只见温文优雅的一名男子缓缓走了下来,而跟在他的身后,还有三个活泼好动的小孩子,有两个一样的大小,看样子在两三岁左右,而另一个稍微大些,四五岁的样子。

白白净净的小脸,水灵灵的大眼睛,十分惹人喜爱。

生了祁寒后的第二胎,龙旖凰怀的是孪生子。

凤宁澜到现在还很清楚的记得那天的情形,足月的她说身体不适,他就赶紧传唤来御医和接生婆严阵以待,当天晚上就临盆。

房间内传出阵阵的惨叫,一声比一声尖锐凄厉,凤宁澜帮不上忙,只能在门外焦急地等候踱步。

等待,这个时候,走路还很吃力的小祁寒就慢慢地小跑到他的身边,抱住他的腿,用稚嫩的声音低低唤道:“爹爹……”

凤宁澜也希望自己借次转移注意力,不要太过紧张,于是便抱起祁寒,笑道:“祁寒,你很快就有个妹妹了。”

祁寒摇摇头,笑笑:“爹爹……是弟弟……”

凤宁澜愣住,不多时,一名宫女跑出来报喜,而同时,屋内也传出一阵阵婴孩的哭啼,那宫女道:“恭喜皇上贺喜皇上,皇后娘娘顺利诞下一名皇子!”

凤宁澜大惊,还没等他走进屋内,刚平静下来的龙旖凰又开始惨叫起来,凤宁澜便紧张了:“她怎么了?不是生了么!”

“这个……这个,”那宫女显然也慌了,忙回头看屋内:“奴婢也不知道……”

祁寒又拉了拉凤宁澜的袖子,笑得特别纯真,举起两个小小嫩嫩的手指:“爹爹……两个弟弟……”

凤宁澜僵住,又过了一会,屋内传出双重婴儿的哭声,另一名宫女跑了出来,喜笑颜开:“恭喜皇上!是孪生皇子呢!”

于是,要女儿的愿望没落成,反倒多了两个儿子。

刚生完孩子的龙旖凰哭得死去活来。

和亲人简单叙旧完毕,龙旖凰便拉着凤宁澜一起去为自己过世多年的父母上香,三个调皮的儿子四处奔跑追逐。

那时候,正是桃花烂漫的季节,满天的粉红色,白色的石碑,云烟袅袅。

在自己父母的坟前跪拜完毕,她正看着凤宁澜笑,正要说些什么,话语却塞住了。

离墓碑远远的,那片桃花中,伫立着一道人影,静静地站着不动,只是看着他们。

风吹过,桃花瓣缤纷,凤宁澜也转过头去,发现了他。

龙旖凰心里不再和以前那般无奈和害怕,如今见了他安然无恙,心底满是释然,隔着一片花海,朝着他,微微一笑。

那一年,桃花缤纷,却不再乱了龙旖凰的心思,她清醒非常。

已经是物是人非,可是,再也没有比安然无恙更重要了,或许,当年从头到尾都只是一个错误。

错误开头,错误结尾。

理不清的感情惆怅,早已经化成云烟消散……

//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