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声

小说:内有恶犬作者:禾韵更新时间:2019-01-19 18:51字数:107958

秦敛的目光灼灼的落在谢启脸上,一步一步下了玉阶,注视了谢启半晌,才露出微笑:“谢尚书,你终于回来了。”

谢启拱手,脸色并未露出其他神色,仿佛早就预料到秦敛会在这里,淡淡问道:“秦大人,有何见教。”

“见教不敢,只是想提早为谢大人接风洗尘,不知谢尚书肯不肯赏这个脸。”

面前的温软轻语就是自己如今的第一仗,谢启这样警告自己,他不能退缩。

“好。”谢启于是爽快的应了下来。

秦敛露出些微的惊讶,偏头想了想,“那待你见完圣上,便去观月楼可好?我在那儿等你。”

谢启稍微点头,然后不再多言,目不斜视的跟着张公公离开了。

观月楼是京城有名的茶楼,楼有十丈之高,可俯瞰整个京城夜景,加之环境幽静,正是京城名士平日最爱去的地方。

秦敛独坐在观月楼最高一层的包间里,这儿视野开阔,抬眼便能见到夜中疏星点点,他盘腿坐着,一丝不苟的遵循着茶经里的步骤,从洗净了茶具到生火煮茶,全是一人为之丝毫不嫌麻烦。

待到茶叶快尽展时走廊外才传来动静,脚步声由远而近停在了包房之外。

秦敛放下手中茶具,向外头说:“我在这。”

帘子立刻就被撩开了,逆风走进来的人衣袍飞扬着,面冷似冰,眼角有股寒锐之气,硬生生将原本俊美风流的面容整成了生人勿近的冷样。

秦敛见谢启一身素袍,外头竟连件披的衣物也没有,就这样大步,从容的往塌上一坐,端起一杯没有完全泡好的茶,牛饮而下。

谢启用两手捧着热茶,试图将里里外外的寒气都驱赶走,茶气很香,特别是在这样的夜里。

秦敛起身,体贴的在空杯中又倒满了茶。

谢启又饮了一杯,这才缓过气来,沙哑道:“敏王作乱,林毕樊三家为其党羽同盟,原当抄家并诛三族,现念樊家历代忠良世受国恩,从轻发落……”谢启顿了顿,续念道:“现念樊家子息单薄,将原建武将军降为护城校尉,以示皇恩浩荡。”

秦敛往煮茶的风炉下加了些碳,让快熄灭的火又烧了起来,“是啊,皇恩浩荡,敏王作乱已经是小半年前的事了。”

谢启猛的放下茶杯:“这就是你说的——将樊家挫骨扬灰?”

“他们自己犯的事,又怎么可以赖我呢?”秦敛看着对方被茶气熏红的脸,觉得这像足了美玉生晕,煞是好看,含笑道:“喝急了些是吧,茶还有些烫。”

“你……”谢启微微一动。

“我还替樊家那小子保住一条命,一个职位,我知道你喜欢那小子。”秦敛的身子倾前了些,轻轻的:“免得你回来又伤心恨我。”

“你又知道我会回来?你好神机妙算。”谢启讽道。

“你自然是会回来的,你的心一向太软,一日不知对方平安与否,一日不会安宁。”

谢启没把这话当成赞赏,“秦敛,我想安宁的,我也想安安静静回去过日子。”

茶水在炉中翻来覆去的滚着,逃不离,它们没有入江进海的一天。

秦敛喝下一口好茶,报以温和的笑:“你是指我让樊家遭此劫难?之承,你知道事情的所有经过吗?为何一直笃定樊家就是被冤枉的呢?你办案至少有十年,这个时候才被感情误事……就是因为里面有你在乎的人,所以你先入为主的觉得樊家是被陷害?”

谢启自然想要反驳,但细想开来,秦敛说的并没错,他自一开始就觉得是秦敛从中作梗,的确自己手里没有确凿的证据说樊家是被诬陷的,只是一听到樊林出事了,便心乱做一团。

樊林论心计城府都远远比不上秦敛,加上秦敛之前对他的种种暗示,他自然而然在感情作祟下就觉得樊家是无辜的一方。

“我说不过你。”谢启在这个话题上找不到突破口,有些气馁:“我是说不过你。”

“你一向语拙,我知道。”秦敛神色纵容。

谢启哑然,其实在宫中他知道樊林性命无碍的时候就放松了许多,首要的问题解决了,那其他的事就好办很多了。

毕竟只要人活着,就一切都还有希望。

比起其他两家的株三族,樊家的下场已经算是很好的了,只是抄了家,但没有家的人也不晓得应该怎么活。

“之承,你虽心软,但也知道什么事该帮什么事不该帮,你还有家,你不会为那樊家的事惹恼圣上。”

谢启紧握茶杯,一字一句道:“是,我已不是毛头小子,要是你想看我为情奋不顾身不顾其他的话,晚了。”

他会帮樊林,帮樊林过这道坎,这是他能力范围的事。

“我知道你有分寸。”秦敛站了起来,走到窗边仰头看出去,语气平淡:“其实你看,你也不是有多爱他,是吧。”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