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影的完结文神医傻妃

小说:鬼医傻妃太逍遥作者:唐梦若影更新时间:2018-12-19 00:37字数:255694

简介:

傻傻的她,无怨无悔的爱着他,追着他。

但是,他却对她厌恶到了极点。

一封退婚书无情的摔在了她的面前,却也要了她的性命。

再次醒来,她清冷的眸子中,不见半点的傻气,只有洞悉一切的锐利。

他厌她,恶她,众人笑她,嘲她。却不知,她那丑陋的伪装下是如何的一副绝世容颜,更不知这副身躯中已经换了如何的一颗七巧玲珑心。

再次相见,正‘忙着’拒绝见他的她…。

却半依在精致而舒适的椅子上,一只手轻握着茶杯,慢慢的品着,一只手,却轻轻的拂着半靠在她身上的雪熬那光滑的毛。

那一刻,他突然感觉到有什么震到了他的心底。

只是,她却柔声细语的‘放狗赶人’。

片段:?

片段:

?“哼,她忙,她一个傻子能有什么忙的,她不就是想要辰来见她吗,现在人都来,她装什么装,走开。”风凌云根本就不理会她,直接闯了进去。

“小,小姐,奴婢没能拦住他们。”秋儿只能走到孟拂影面前,小心地说道。

孟拂影半依在精致而舒适的椅子上,一只手轻握着茶杯,慢慢的品着茶,一只手,却轻轻的拂着半靠在她身上的雪熬那光滑的毛。

双眸微垂着,只是专注地望着依在自己身上的雪熬,唇角似乎噙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

白逸辰滞住,他来的路上猜想过几种见到她的情形,却万万没有想到,会是如此的让他意外。

他的眸子落在她的脸上,虽然他与她早就有婚约,虽然,她一天到晚的追着他,缠着他,但是他却从来没有仔细的看过她一眼。

不过,看了,也是一张傻气的脸,一张丑八怪的样子。

只是,此刻,仍就是那张黑不溜秋的脸,仍就是那敛着的眼角,却突然感觉不到丑了。

而她的唇角那丝若有若无的笑似乎有着一种异样的妖冶,似妖却又如魔,似乎有着一股让人沉伦的魔幻。

明知那是恐怖的地狱,也要情不自禁的沉伦下去。

她那般略带慵懒地坐在那儿,不动不语,却似乎散发着一股无形的气势。

白逸辰一惊,突然感觉到有什么震到了他的心底。

而更让他惊愕的是,那只雪熬,那是藏区送来的贡品,是皇上赏给候爷孟云天的,那雪熬对主人极忠,却是只认一个主人,平时,根本没有人敢靠近到它的身边,孟拂影更是怕它怕的要死,可是此刻…。

这一刻,他真的有些怀疑自己的眼睛出了问题。

风凌云也是同样的愣住,或者,是被她气势震住。

“侯王府小姐的阁院是两个不相干的男人可以乱闯的吗?”红唇微动,轻淡的不能再轻淡的声音柔柔的传开。

只是,那般轻淡的声音,却让在场所有的人惊住,那般轻淡的声音,却有着一股让人不敢抗拒的威严,更有着一股让人惊颤的魄力。

就连站在她身边的青竹都不由的怔了怔。

听到不相干三个字,白逸辰的眸子莫名的闪了一下。

?“孟拂影,你就不要再装模作样的了,你不就是…,”风凌云定了定神,再次怒声吼道,这个女人以前可是天天死皮赖脸的缠着辰,现在装什么假清高。

“打了出去。”轻淡的声音再次的传开,吐出那个‘打‘字时,更是格外的轻柔,似乎比请更要客气上几分。

而她的眸子自始至终都没有抬一下。

但是,就是这般轻淡的声音,却硬生生的将风凌云的怒吼声给压了下去,甚至让风凌云的话,硬生生的卡在了喉间。

青竹的唇角忍不住抽了几下,打了出去?

这两位公子可不是一般的人呀。

白家是京城四大家族之首,风家则排第二。

风凌云是宫中御医,甚得皇上宠爱。

白逸辰是自十二岁起连续三界的风云大会擂主,无人能超,更是被天下百姓美称为天下第一公子。

白家的祖业在他的手中更是越来越兴旺,听说,他白府的钱比国库中的钱都多。

就连太子,都是极力的巴结他,皇上对他,也是极为的赞赏。

这两位爷,岂是她能打的?

“小姐,是白少爷。”回过神来的管家连连解释着,心中却是极为的纳闷,三小姐平时可是傻傻的,今天怎么说话这般清楚,只是,她连白少爷都要赶,不知道又发了什么疯。

“管家,你在候王府待了多少年了。”孟拂影轻轻的拍了一下雪熬的脑袋,漫不经心地问道。

“我从十二岁就跟着候爷,如今已经有三十五年了。”管家不明其意,有些得意的回道。

在府中待了三十五年?哼,却就这么带着两个男人闯入她的阁院,这古代没那么开放吧。

“哦,看来,的确是老了。”孟拂影仍就漫不经心地低语,只是这次,却让管家硬生生的打了一个冷颤。

“小姐,老奴知错了。请小姐饶过老奴这一次。”管家猛的跪在地上,急急说道。

他很清楚,这位虽然是三小姐,但是却有着嚣张的绝对资本。

且不说皇太后的疼爱,就是在这候王府中的地位也不是他人能比的,她的母亲楚灵儿是皇太后的亲侄女,生前深得孟云天的疼爱,只是却没有想到生她时死于难产。

楚灵儿死后,孟云天因为太过悲痛,大病一场,病好后,便升她为平妻,皇上也下令封她为一品夫人。

白逸辰的眸子猛然的一眯,她,风淡云轻中,却可以轻意的撑控一切。

只是一句听似模棱两可的话,却把老管家吓成这样。

她?就算不傻了?却又是何时练了这样的本事?

他那深邃的眸子中,快速的隐过几分异样。

“孟拂影,你到底想怎么样?”风凌云终究没有白逸辰那般的沉稳,再次忍不住吼道,只是这次,气焰却是明显的低了几分。

“小雪儿。”孟拂影根本就不曾理会他,仍就轻拂着身边的雪熬。极为亲昵的喊着。

青竹的唇角再次抽了一下,双眸望向那只雪熬,似乎是在确定主人喊的是不是那只雪熬。

风凌云虽然愤怒,听到她那声小雪儿,也愣住。

白逸辰的唇角似乎也下意识的动了一下。他此刻,在她的眼中,难不成还比不是一只狗,还是,她只是想要玩欲擒故纵的把戏?

那只雪熬,比她还要大,比她还要重上许多,她却喊它为小雪儿。

“小雪儿,怎么办呢?好吵呀,又没有人帮我们赶坏人。”她亲昵的声音中,带着几分宠爱,也带着几分无辜,似乎是在逗弄着一个小孩子。

她那般语气,让众人都有些失神,并没有去注意到她话中的意思,也只当是她正在逗着雪熬玩了。

只是,她的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接下来的话,却把众人彻底的惊住。

“要不,你去吧。”拍拍雪熬的头,她的声音中,带着几分商量,却也多了几分轻快。

雪熬本就极有灵性,一听她这话,猛然的起了身,快速的向着风凌云的身上扑去。

一只成年的雪熬足以使一只金钱豹或三只恶狼败阵。,风凌云的脸色瞬间的变了。慌乱地想逃,只是,他的速度,又怎么逃的过雪熬。

孟拂影却是暗暗冷笑,那天,他身为御医,却是见死不救,今天自然要好好吓吓他。

雪熬极听主人的话,可以在你喊停的那一瞬间停下来。她玩归玩,却也是有分寸的。

只是,还未等雪熬扑到风凌云身上,白逸辰却突然的闪到了风凌云的面前,手掌猛然的向着雪熬挥去。

孟拂影的双眸一沉,急声道,“小雪儿,回来。”

她知道那一掌的威力,她不要让小雪儿受伤,有时候狗比人好,你只要对它一点的好,它就会对你百般的忠。

更何况这神犬雪熬,她不舍的让它受一点的伤。

雪熬瞬间的停止了攻击,乖乖的回到了孟拂影的身边。

风凌云长长的呼出了一口气,可见被吓的不轻。

白逸辰的双眸却是微微的一闪,扫过她脸上那还没有来得及掩饰的着急时,怔住,她是真的担心那只雪熬,胜过…。

他的心中,突然有些烦躁…。

身子却是快速的闪到了她的面前,青竹与雪熬同时的护在孟拂影的面前。

而孟拂影仍就半依在椅子时,未动…丝毫。

?白逸辰一惊,这般处事不惊的定力,他只在一个人的身上见过,那就是七殿下轩辕烨,如今她竟然…。

白逸辰心中的那股烦躁愈加的漫开,似乎突然间失去了原有的冷静,略带愤怒的低吼道,“孟拂影,你厉害,你不就是想要引起我的注意吗?你不就是想要让我改变退婚的决定吗?我…。、”

微微挥挥手,重新将雪熬揽在了怀中,享受着那光滑的舒服,红唇再次的轻启,

“风公子实在是太抬举……。”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轻轻的喝了一口茶,才继续补充道,“你自己了。”

“咳。”青竹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死。略带埋怨的望向孟拂影。。。。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