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

小说:重生之如锦作者:紫小乐更新时间:2019-01-19 00:05字数:557731

节名:大结局

“宸…宸儿…”纳兰静一手紧紧捂着伤口,一手缓缓抬起,朝着夙亦宸唤着。

“母妃,孩儿在…孩儿在…”夙亦宸急急应着,握住了纳兰静的手,没有了往日的淡漠冷静,凤眸中尽是急色。

“锦儿…锦儿…”纳兰静又朝如锦唤着。

“母妃…锦儿在这…母妃…”如锦也急急应道,一手与夙亦宸一同握住了纳兰静的手,美眸中已有了一丝红红的湿润。

纳兰静吃力的望着两人,眼眸中却是满满的慈爱,扯起一抹苍白的笑意,缓缓道:“宸儿…锦儿…记住母妃的话…好…好好活下去…记…记住…一生…一世一…一双人…”

“母妃,孩儿记得!”

“宸儿,原谅…原谅母妃…母妃没有尽到做母亲的责任…母妃对不起你…母妃…”纳兰静说着激动了起来,引起一阵咳嗽,脸色愈发苍白了。

“母妃…母妃…你别说话了…孩儿为你瞧瞧…没事的…没事的…”夙亦宸急忙将手搭上纳兰静的脉搏。

另一边,呼赫已为纳兰静把完了脉,神色却是变得苍白无力,眼光似乎有些空洞,静静的瞧着纳兰静。

“宸儿…母妃…母妃不行了…母妃要走了…母妃这辈…这辈子唯一…唯一的遗憾是…是没…没有瞧着你长大…母妃对不起你…”

“不…母妃,你没有对不起孩儿…母妃没有…”

纳兰静听着夙亦宸的话,嘴角又扯起一抹无力的笑意,趁着仅存的力量,又道:“锦…锦儿…宸…宸…儿便…便交给…给你…了…”

“母妃…你放心…母妃你会没事的…”如锦的眼眶已是通红,泪水顺着脸颊滑落而下,哽咽着。

纳兰静似乎放心的笑了,将头转向一天空,嘴角轻轻扯动着,声音很轻很轻,很缓很缓……“母妃这一辈子爱了一个男人,嫁了一个男人,跟了一个男人…已经无颜再活下去了…能在死前见到宸儿和锦儿已是满足了……”眼眸似乎顿了顿,朝着蔚蓝的天空,雪白的云朵,轻轻呢喃:“爹爹,娘亲…静儿好想见见你们…”

……纳兰静的眼眸缓缓闭上,双手亦无力的下垂了,再也没有丝毫气息。

“静儿…静儿…”呼赫仰天大喊,声音中充满了悲戚,也许这样的结局他怎么也没有料到过!

“母妃…母妃…母妃…”夙亦宸与如锦痛哭失声,喊着,原本的放松喜悦,瞬间被浓浓的哀伤所代替。

边上洛天,洛雪,青碧等人都是静哀着,默默低着头,与主子一同悲伤着。

绿瑶带着宫医急急赶来,却瞧见了眼前的情景,缓缓停住了脚步,低下了头。

被洛雪制住的阿浅睁大了双眸,愣愣的瞧着安然逝去的纳兰静,缓缓的…缓缓的…嘴角扯起了一抹笑意…忽而哈哈大笑起来…似发了疯般…

洛宫门口顿时被浓浓的悲哀包围了起来,守宫的侍兵们瞧着,顿时无声了。

纳兰静逝世了,呼合族长主动下命,让宫侍们将凤兰轩挂满了素白的锦条,以哀纳兰静的逝世。

回盛京的日子定在纳兰静逝世后的第三日。

纳兰静的尸身装在透明的棺材内,天冷,且棺材内放着呼延的一样宝物,可保棺材内的身体三个月不腐烂。

起程回盛京时,多了一排吹丧号的侍兵,都是呼赫的亲信。

夙亦宸,如锦,洛天等人都是满着素白的孝服,棺材边还跟着呼赫,如往日在凤兰轩里一般,是一身素白的衣物。

落宫门口,阿雅和阿琰静静的等着,亦穿了白色的衣物,以示对死者的尊重。

“阿锦,阿宸,往后若是有空,便来呼延来住些日子,阿雅会想你们的。”阿雅握着如锦的手,不舍的道。

如锦点点头,接过绿瑶替来的一对红玉手镯,交至阿雅手上,道:“这是阿雅与阿琰的大婚贺礼,希望阿雅与阿琰能永远幸福,白头揩老!”

阿雅并没有拒绝,大方的接过了手镯,点点头:“阿锦放心,阿雅和阿琰会与阿锦和阿宸一般,相互信任,恩恩爱爱!”说罢亦从身边的婢女手中拿过一块晶莹的玉佩递给如锦:“这是阿雅送给干儿子或是干女儿的,待孩子出世了,阿锦定要告诉他(她),在呼延他(她)还有一个干娘在。”

如锦接过玉佩点头:“是,阿雅放心!”顿了顿,似乎犹豫了片刻,又开口:“不知……”

如锦还未问出口,阿雅便微微一笑道:“阿锦放心,有阿雅陪着,阿娘的心中已无怨恨,我们会住在原先的将军府,还有阿姐…阿雅也会好好照顾她的。”

提及阿浅,在此一说,那日纳兰静去世后,阿浅便疯了,谁也不识得了,只记得她是高高在上的凤女,阿雅求了情,呼合族长饶了阿浅一命,并将她交由阿雅照顾。

如锦安心的点了点头:“那便好…阿雅也要好好保重…”

“是,阿锦也是…”

相识并不久,却似相交许久的两个女子,依依惜别,盛京与呼延相隔甚远,不知何年何月方能再见,彼此的心中却始终牢牢记挂着这份姐妹的情谊。

阿雅追着马车相送了很远很远,却终究还是要停住脚步,望着马车缓缓驶远,直至消失在眼前,满是不舍之情,紧紧的靠在阿琰身上,阳光下,两人相拥着转身往回走去,一步一步…拉下长长的身影…

一路回盛京,速度不缓不急,计算在三个月内赶到盛京城内。

出了呼延,如锦等人便早便前来查探九大部落之事的萧康,便一同回盛京了。另外一提,九大部落动乱之事不过是呼赫为了纳兰静而制造出来的动静,如今已是风平浪静了。

还有,来到边关半月,萧康的身边跟了一位异族姑娘,大大的瞳眸,无忧的笑容,一日到晚跟着萧康转,且是时时嚷嚷着喜欢萧康,要萧康娶她为妻,弄得萧康即恼却无奈。

如锦很喜欢这位异族姑娘,真心希望她的表哥能与这位异族姑娘在一起。萧康几番欲与她解释,她只是淡淡的听着,相信只要这位异族姑娘不放弃,表哥终会瞧见她的好,成就良缘!

一路上因为异族姑娘的到来,倒是少了许多沉闷的气氛,多了几分愉悦。

夙亦宸也有如锦的悉心陪伴,对于母妃的印象依旧是幼时那袭素白的衣裙,那慈爱无尽的笑意,此时的他已经没有了幼时母妃被大火活活烧死的阴影,他知道,母妃死得很安祥,他知道,母妃是与外祖父母相聚了…

盛京城里的人早便收到了夙亦宸与如锦回京的消息,在一行人到达盛京城外千米之远时便已在城外相迎了。

纳兰逍,老太师,尹墨宣,夙静双,老相爷,老太君,沐老爷…还有大王爷等一行人皆在盛京城外等候着。

待夙亦宸与如锦一行人到时,众人纷纷大惊,一阵着急,只因一行人都穿着素白的孝服,见坐在马上的夙亦宸与如锦皆都平安无虞,纷纷大松了一口气。

纳兰逍与大王爷一眼便注意到了棺材边的呼赫,且认出了他,许是男人同有的直觉,两人齐齐往呼赫边上的棺材瞧去。

呼赫亦瞧见了纳兰逍与大王爷,纳兰逍与他原本是好友,因为纳兰静的原故,呼赫接近纳兰逍,纳兰逍原本也以为他的妹妹与呼赫在一起才会幸福,只是妹妹喜欢上了夙天啸,却又嫁给了夙天渊,那过后,呼赫与纳兰逍大吵一架,断了兄弟情谊。

而对大王爷夙天渊,呼赫更是化成灰也识得,在呼赫的心中,是夙天渊逼得纳兰静不幸福,当初夙天渊逼娶纳兰静时,他恨不得杀了夙天渊,只是无处下手罢了!

夙亦宸与如锦下了马车,缓缓走向盛京城门口,随后走至一边,齐齐跪下身子。抬着棺材的侍兵们稳稳的抬着棺材往两人面前经过,往盛京城内走去。

“恭迎母妃回京!”

此时,纳兰逍与夙天渊赫然瞧见了棺材中躺着的人,正是已逝十余年的纳兰静,心爱的妹妹,与即爱又恨的妻子…

其余的人也都愣了,老太师,老相爷和老太君亦还记得纳兰静的模样,没有多少变化,那样的美人,任谁都会铭记于心的。

纳兰逍握紧了拳手,不敢相信他的妹妹当真还活在世上,更不敢相信,他的妹妹此刻又躺在了冰冷的棺材中!

夙天渊则是愣愣的站着,失了神,眼眸没了焦距。

所有人都静默起来,没有说话,夙亦宸与如锦一同送着棺材中的纳兰静进了盛京城,并没有往大王爷府而去,而是往逍遥王府,亦是纳兰府去了。

消息很快传进了宫,惊动了夙天啸,夙天啸很快赶到了纳兰府。

绿瑶代为讲述了一路去往呼延的经历,只是隐瞒了些许,只道九大部落之事已解决。

纳兰府很快布置成满目的素白,纳兰静风光大葬。

昔日围绕着纳兰静的四个男人站在正厅内,气氛说不出的压抑。

从纳兰静逝世那一刻起,呼赫便没有再说过一句话,静静的为纳兰静烧着冥纸,他明白,纳兰静的心中是恨他的,虽然他所做的一切都是因为太过爱她,却还是伤害了她,违背了她自己的意愿,这十二年,她过得一点都不快乐,有的只是空虚寂寥…

夙天渊已然知晓了当年的一切不过是一场戏,心中被满满的愧歉压满了,若是当初他能多相信一分她,她便不会在呼延空虚的生活了十二年,她便不会与宸儿分离十二年,而他也不必饱受折磨十二年…若是当年他没有使尽手段去夺得她,那她的一生便不会如此曲折,她应该会很快乐幸福…一念之差,却改变了太多太多…

夙天啸似乎愈来愈老了,发间的鬓髻竟有了白茫茫的痕迹,自从纳兰静被迫嫁给夙天渊后,他的心中便是愧疚的,若非是他当初不够坚定,放弃了她,她又怎会饱受后来的磨难?他不配得到她的爱,他想,之后的她应该是恨他的,是应该恨他的…

想来却是可悲可叹,饶是纳兰静再为风华绝代,得到了世上如此俊逸优秀的三个男人的爱意,这却成了她痛苦的源头,她的后半生都是在这三个男人中挣扎徘徊。三个男人,爱她,却不懂她,更没有真正的去怜她惜她,最终一再将她逼上绝路…情字伤人,可情字更为无奈…

如今渐显苍老的三个男人再如何悔,再如何愧疚,却怎么也换不来当初绝代佳人那样嫣然的笑容…

纳兰逍满是沉默,从洛雪那已知晓纳兰一族的诅咒破除了,亦知晓了纳兰静这十二年的生活是怎样的,他是亏欠妹妹的,当年是他没有好好关心静儿,若是他好好关注静儿,静儿也不会……深深的叹了口气,满是追悔疼惜,却无可奈何,幸好…妹妹去世时是安祥的…妹妹是去见她从未见过面的爹爹娘亲了…

纳兰静入葬后第二日,呼赫自尽死在了纳兰静的坟墓边。要说三个男人中谁是最爱纳兰静的,定是呼赫,若是当初纳兰静喜欢上的是呼赫,那她定会幸福美满,可惜,情字不由人!

夙天啸做了太上皇,将皇位传给了二皇子,并且遣散了所有后宫嫔妃,二皇子登基大典之后便在皇宫中建了祠堂,日日在祠堂中,是在忏悔,让那颗满是愧疚的心得以好过些。

夙天渊在纳兰静的坟墓边搭建了几间木屋,他记得,静儿在世时,还未嫁与他之前说过,她喜欢清静的生活,希望能与以前的夫君住在几间清简的木屋中,男耕女织,养一双可爱的儿女,看尽日出日落,平淡却幸福的到老。虽然他明白,如今再做这一切没有半分意义,可是却忍不住还是做了。并且不顾他人劝阻,一个人住在了木屋内,似乎只有这般,他的内心才会好过些。

关于大王爷的世袭之位,便要提及继王妃,还有她的儿子夙亦君,还有那名唤为白素的女子。

数月前,继王妃将白素安排到了盛京外的别苑,原本是想要她的儿子借夙亦宸还未回盛京时好好讨好大王爷,加之她吹风,好让大王爷将王位传给夙亦君,待夙亦君做上王爷之后,她便等夙亦宸回盛京,再杀了白素,将杀死白素的罪名嫁祸于夙亦宸与如锦的身上,好让夙亦君对夙亦宸与如锦赶尽杀绝,以除心头之患。

只是…这一切不过过是继王妃的好算盘罢了…

白素并非是那种软弱无能的女子,她是名门之后,家门落败后寄住于大王府,之后与大公子二公子相识。大公子冷漠,拒人于千里之外,二公子却不同,待她温柔体贴,因此她不可避免的喜欢上了二公子,而二公子夙亦君亦喜欢上了这端庄却又些古灵精怪的女子。

自然,这一切是不得继王妃允许的。继王妃找了白素,威逼她离开夙亦君。白素只听为了夙亦君的前程,不能娶她这如今没有丝毫势力背景的女子,又因些许误会,便离开了夙亦君。之后继王妃又使计,让夙亦君以为白素是喜欢上了夙亦宸,而夙亦宸却抛弃了白素,逼走了白素。这让原本敬爱大哥的夙亦君变了,与大哥夙亦宸愈来愈远,并且变得如同一个花花公子,整日流连花草从间。

白素在江府几年间不声不响,如同行尸走肉一般的活着,不过是为了她那可怜的弟弟,当初她听从继王妃的话,去了江府,却未能带走弟弟,之后弟弟却在王府里不知所踪了,任她再如何打听也没有弟弟的消息了。

而数月前,继王妃至江府去寻她,告诉她弟弟还活着时,她便开始回想起来了,愈想愈觉得几年前的事蹊跷,愈想愈觉得弟弟的失踪蹊跷。如此开始怀疑起继王妃,之后便是避过了继王妃的眼目,偷偷联系了夙亦君。

夙亦君亦在暗中寻找白素,得到联系后,便赶去了别苑,几番对质之后,明白了当年之事不过都是继王妃的设计罢了。

如此…继王妃的一切如意算盘落空了,夙亦君保护了白素,并将她带到了大王爷面前,将当年与如今的一切因果都告知了大王爷。还有白素的弟弟,原来是继王妃使人卖去了盛京城外的一间农户家中,大王爷很快使人将其带回,并且应允了夙亦君与白素的婚事。

而继王妃,大王爷原本瞧在她是夙亦君母亲的份上,加之夙亦君与白素的求情,便没有奈她如何…只是,夙亦宸与如锦回到盛京后,瞧见了纳兰静的遗体后,知道了当年真相后,大王爷废去了继王妃的王妃之位,并命人将她关进了祠堂,终日只能在祠堂中诵经念佛,粗茶淡饭,不得见一人,如此孤独终老!

————————二个余月后——纳兰府内——

“啊——啊——”

屋子里传来阵阵痛呼声,屋外,夙亦宸急得打转,额头冒出了丝丝细汗,即心疼又着急。

老太君,老相爷,老太师,沐老爷等人都在外守候着,瞧着夙亦宸的急样,也是捏了一把汗。

如锦的痛呼声不断传出,已是过了几个时辰,孩子还是没有出世,夙亦宸恨不得闯进屋里,只是稳婆原先交待过,若是生产时男子走进,不吉利之言便是一尸两命,如此才生生忍着不冲进屋去。

“吸气…呼气…”屋里,稳婆亦是出了汗,瞧了眼被盖着的如锦的下身一眼,又朝向如锦,大声喊着。

而床上的如锦一脸苍白虚弱,双手紧紧捏着吊在床头的绵条,吃力的跟着稳婆的话去吸气呼气,满头的大汗,嘴里不断的痛呼着。

稳婆见状,急忙大喊:“不行…不行…快…快拿人参来…快…”

“人参…人参…”守在一边的绿瑶手中正端着一支甚小却已成人形的人参,急急蹲下了身子,满是手忙脚乱。

“快塞进夫人的嘴里。”稳婆急忙吩咐。

绿瑶点点头,急忙拿起人参往如锦的嘴中塞去。

如锦原本感觉已是失了气力,快连痛呼都喊不出口了,在咬了人参后不久却感觉不知从哪儿涌上一阵气力,又是痛喊起来了。

稳婆愣了愣,暗自感叹,到底是富贵高门,方才那支精小成人形的人参怕是皇宫也才只有一二支,怨不得可如此快的起效了。

“啊——”又是一阵痛呼声…

“夫人,用力…快…快…孩子的脑袋已经出来了…夫人再用力…再用力…”

“啊…啊…啊…”又是阵阵痛呼声…

“出来了…出来了…孩子出来了…”稳婆欢呼的大喊声传出了屋。

夙亦宸凤眸一闪,似一阵风的进了屋,很快到了如锦身边,蹲下身子,见如锦满身大汗,一脸苍白虚弱的样子满是心疼怜惜,握住了她已是无力的素手,心疼的道:“夫人,辛苦你了!”

如锦虚弱一笑,微微摇头,眼眸瞧向床边稳婆怀中抱着的孩子,无声的道:“孩…孩子…”

老相爷,老太君,老太师,沐老爷等人也是急急进了屋,先瞧了如锦,见如锦安然无恙后又向孩子。

“恭喜公子夫人,是位千金姑娘!”稳婆抱着被锦棉布妥妥包裹着的婴孩,笑着朝夙亦宸与如锦报喜。

“好…好…姑娘好…姑娘像锦儿…美丽乖巧…”老太君欢心欢喜的开口道。

老相爷与老太师也是笑意盈盈,瞧着稳婆怀中的孩子。

如锦美眸一闪,瞧着夙亦宸。

夙亦宸瞧也不瞧稳婆怀中的孩子一眼,从进屋里便握着如锦的素手,紧紧瞧着她,此时见她投来的眸光,闪了闪凤眸,许是夫妻间的心有灵犀,宠溺一笑道:“不管是男孩还是女孩,只要是锦儿生的,为夫都喜欢。”

夙亦宸这句“只要是锦儿生的”顿时逗笑了屋子里所有人,便是连如锦也是忍不住笑出了声。

“咦,为什么小姑娘没有哭声?孩子一出生不是都应该哭的么?”青碧瞧着稳婆怀中的孩子疑惑的问道。

稳婆一笑道:“莫急莫急!”随后又笑着伸手轻拍了一下怀中的孩子,紧接着便听见一阵“哇——”的婴啼声。众人又是一阵眉开眼笑。

“吁——”府外传来一阵马蹄声,随后便见纳兰逍风风火火的进了府,一路跑进屋内,见到自己侄孙女平安出世,与屋内的人一般安心的笑了起来。

“宸儿,锦儿,孩子的名字可取了?”老太君朝着两夫妻问道。

如锦点了点头,瞧着夙亦宸,夙亦宸一笑,朝向老太君:“外祖母,孩子的名字唤做纳兰念。”

“纳兰念…”屋内众人轻轻重复,随后纷纷笑着点头,直道好名字,并无人在意孩子的姓氏,只因众人都因这名字的含义。

——

“王爷,母妃平安,是位千金小姐!”

纳兰静的墓边,有人朝着夙天渊禀报。大王爷欣慰一笑,伸手抚上墓上深红的那几个字,轻轻道:“静儿,我们的孙女出世了!”

“太上皇,母女平安,是位千金小姐!”

皇宫的祠堂内,太监朝着夙天啸禀报。夙天啸安心一笑,挥了挥手让太监出去,随后朝着上首的字画微微一叹息,笑着道:“静儿,那孩子定会如你一般风华绝代,却不会如你一般痛苦,她会幸福的成长,遇到一个爱她,亦是她爱之人,便与宸儿与锦儿一般!”

王府,夙亦君与白素亦听到了如锦平安生产的消息,对视一笑,齐齐瞧向白素微隆的小腹,满是期待。

三个月前夙亦宸将王位让给了夙亦君,与如锦住去了纳兰府,因此夙亦君成了王爷,与白素住在了王府中,且与白素在两个月前完成了大婚。

——

转眼间又是半年已过…

午后的阳光甚好,如锦抱着女儿坐在苑内的秋千上,夙亦宸在后轻轻推着。

“夫君,锦儿觉得这一切都好像是在做梦般。”

“锦儿当这一切是梦也无妨,这梦永远不会醒…”

“夫君,今日是中秋节,他们都会来罢!”

“嗯…洛天与洛雪早便去通知了,想来他们稍后便会来了。”

话音落下不久,便听丫环前来禀报:“公子,夫人,绿瑶姑姑和青碧姑姑来了。”

不一会儿,绿瑶和青碧便从苑外踏了进来,身后还跟着两位俊逸的男子,正是如锦为两人物色的夫家。

还未说话,丫环又来禀报:“公子,夫人,萧公子夫妇来了。”随后便见萧康进了苑,挽着他的正是当日那位异族姑娘,便同如锦所料,萧康终究被异族姑娘的真心所感动,娶她为妻,如今亦是十分幸福的。

“公子,夫人,老相爷和老太君来了。”老相爷如今已告老辞官,在家颐养天年,与老太君四处走走玩玩,有空便来逗弄逗弄曾外孙女小念儿,倒是愈活愈年轻了。

不一会儿,老太师亦是到了,还有从江南赶来的沐老爷,陆姨娘和几个孩子。

如锦已是抱着孩子起了身,环顾一圈后,微微皱眉,问道:“墨宣和静双怎么还未来?”

“怕是又是躲猫猫了!”老太师抚着雪白的胡须,有些无奈的笑道。

话音刚落,便见夙静双气呼呼的走进了苑,一见如锦便走了过来,嘟着嘴,满是不悦的诉苦:“锦姐姐,我已经努力在改变了,可他还是老躲着我,我…我…”

如锦美眸一闪,笑着拍了拍夙静双的手,随后瞧向夙亦宸,夙亦宸瞧向洛天,洛天会意,往苑外走去。

夙静双眼光一闪,松了如锦的手朝洛天追去:“我也一起去抓他!我非得亲手抓住他!”

她的话倒是让在场的众人忍不住笑了起来,如锦微微扬了扬嘴角,再瞧向夙亦宸,轻声问道:“夫君,父王他…”

夙亦宸宠溺一笑,轻轻拥住她道:“夫人放心,亦君夫妇已经去接父王了,想必稍后便能到了。”

如锦一听,嫣然一笑,低眸瞧向怀中的孩子,轻声问道:“念儿,今个儿来了这么多人,念儿可开心?”

怀中的孩子似乎能听懂她的话般,咯咯咯的笑了起来。

苑子里满是热闹,边上的厨房里也是忙的热火朝天,香气四溢。

“宸儿,锦儿,可以用膳了,人都到了忙?”纳兰逍搂着衣袖从厨房里走了出来,朝着夙亦宸与如锦问道。

如锦一笑道:“辛苦舅舅了,人马上便到齐了。”

“那好…那舅舅先让人把饭菜端上桌,待人到齐了便可以吃了!”说罢便转身又进了厨房。

不一会儿,便见丫环们端着道道佳肴往正屋端去,溢出阵阵香味,让人食指大动。

“公子,夫人,老王爷,王爷,王妃,白公子到了!”禀报声落,便见夙天渊,夙亦君,还有大着肚子的白素和她的弟弟,已有十余岁的小大人依次进了苑子。

夙天渊似乎老了许多,也没有了以往的威气,见到苑内的众人微微一愣。老相爷,老太师等众人却是纷纷向前,热情的向他打招呼,很快化解了他的尴尬。

“佳肴都放上桌了,大家都去坐着罢!”不一会儿,纳兰逍又走了出来,说话话见夙天渊,顿了顿,夙天渊瞧见纳兰逍亦是顿住了,纳兰逍闪了闪眼光,随后便朝着夙天渊道:“既然来了便多喝几杯!”

夙天渊愣了愣,不一会儿缓过神便笑着点头:“好!”

如锦与夙亦宸对视一笑,招呼着众人往正屋走去,纷纷入坐,满屋的热闹,欢笑。

“喂——你们怎么能不等我到便开吃了!”众人方才入坐,屋外便传来尹墨宣的大喊声。

紧接着又听夙静双的声音:“尹墨宣——你站住!”

——完

..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