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 风自悲鸣雪自嘲(23)

小说:千般风情与谁说作者:北有狐更新时间:2019-01-19 00:48字数:155777

白灼拿着剑轻声道,“安御信,现在这个不是重点。【鳳凰小说网 更新快 请搜索f/h/x/s/c/o/m】再这么下去,咱两估计可就要玩完了。你可不要告诉我,你是真的没有后援?”

安御信皱起眉头,没有答话。

顾雨捏着酒杯逐渐逼近白灼,“白灼,没有人会来救你们,我看你还是趁早死了这条心。我不想再添杀孽,所以,还请你乖乖让开,把你身后的王爷交出来。”

白灼定定的看着他,脸上毫无惧色,她轻笑了一声,“顾雨,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

白灼淡然道,“为什么要用药物控制你的妻儿?”

顾雨微微眯起了眼睛,他上下审视了白灼一会儿,随后说道,“与你何干。”

白灼也不恼,只是继续云淡风轻道,“你知道你走错了哪一步棋么?”

“这是何意?”顾雨脸上神色一动。

白灼低声笑了笑,“你怎么就不多控制一个人?”

“你指的是......木儿?”顾雨有些迟疑道。

“顾饮木。”白灼一字一句道,“你们顾家的人,都太过偏执了。你也好,顾风也好,林雪也好,还是说,顾饮木也好。”

顾雨的表情微妙的抽动着,他刚想说些什么,却被一枚呼啸而来的暗器打断了。

“这是......”他的眼神里透出一股难以置信。

院墙上,顾饮木高高的站着,他双手一扬,数枚飞镖都朝着顾雨飞去。

“保护老爷!”本是朝着白灼刀剑相向的侍卫们顿时围到了顾雨身前为他拦下一波又一波的飞镖。

“木儿,你这是做什么?”顾雨的声音里透露出一股愤怒。

顾饮木冷声道,“做什么?顾大老爷,我要做什么,你不是应该很清楚么?既然你给主院用了阵法,就是为了不让我进来,那站在院墙上朝着院内扔扔暗器什么,你也是阻拦不住的。”

顾雨心里一惊,木儿此番似是有备而来。方才白灼问自己,为什么不控制木儿的精神。哼,哪是他不想控制,而是根本控制不了。

顾雨沉声道,“木儿。休要坏我好事。为父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顾府。只要等今晚一过,往后我们一家人又能其乐融融的生活了,这难道不好么?”

顾饮木冷笑道,“父亲,你到现在都还说梦话。娘亲已经死了,她活不过来了。”顾饮木用手指着坐在自己哥哥身旁的那位妇人,“那个人告诉你的所谓借尸还魂,那根本就是蒙骗你的!娘亲的魂魄根本不可能能够附身到这个女人身上。父亲,莫要再做傻事了。”

“你怎么知道!”顾雨突然暴怒道,他将手中的酒杯狠狠地摔在地上,“不去试试看的话,你怎么知道是真还是假!”

顾饮木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多说无益。你执意要用你的方式解决的话,那我也只能用我的方式解决了。”随后顾饮木转身跃下了院墙,消失在了顾雨的眼前。

“老爷,怎么办?追还是不追?”侍卫们问道。

顾雨狠狠道,“不要去追。这孩子翻不出什么风浪,现在只要凌王还在我们的手......”顾雨猛的停了下来。

“什么时候......”眼前,早已没有了白灼和安御信的踪迹。回头一看,方才倒在自己案几旁的那位名叫靛叶的侍卫,也不见了。

“让他们溜了。”顾雨的眼里的怒气越来越重,他咬牙切齿道,“给我追,凌王有伤在身,他们绝不可能跑得出顾府。就是掘地三尺,也要把凌王给我找出来。”

“是!”

“呼...呼...呼...”靛叶搀扶着安御信快步穿过回廊。白灼提起裙摆拿着剑跑在前面。她抬头一看,前面竟是快到了风雪苑了。

白灼小跑到风雪苑前,随后一把推开苑门。

“先来这里面躲一躲。”

白灼领着他们来到了里屋,但里屋的门口挂着一把大锁,竟是没办法进入。靛叶看到此状,掏出了自己的佩剑。

“王妃,请往后一些。”

“哐当”一声,锁链应声落下,白灼推开了门,随他们走向里屋。

屋内很黑,没有点灯。白灼有些警惕的动了动鼻尖,这屋里似乎有两个人。

“这么晚了,是谁还来看飞絮?”伴随着一阵苍老的声音,屋内突然明亮了起来。

只见一位老妇人手持蜡烛出现在了前方。

白灼仔细端详了一番她的容貌,发现这个人正是林家大小姐林雪,也就是现在的顾老夫人。

“不知顾老夫人在此,晚辈多有打扰。”白灼轻声道,“我家夫君身受重伤,不知可否在房内稍做休息?”

顾老夫人拿着蜡烛缓缓走了过来,她走到安御信面前,惊声道,“这不是凌王殿下么?怎么伤的这么重?快,快来里面躺着,我去为你找些止血的药物来。”

顾老夫人刚要转身离开,却被剑尖抵住了喉咙。

“靛叶,不得无礼。”安御信沉声道。

“顾府之人,没有一个值得去相信,王爷,属下不能置您的安危于不顾。”靛叶答道。

顾老夫人看着眼前的景象,没有害怕,也没有生气,只是和蔼道,“看来我那不争气的儿子,也是给你们添了很多麻烦了。”她朝着白灼笑了笑,“这位想必就是王妃吧。初次见面竟是这种情形,真是有失礼数。”

白灼走了过去,她轻声道,“顾老夫人,终于见到你了。晚辈可是有许多事,想要向你讨教。”顿了顿,将头转向安御信。

安御信了然道,“靛叶,放下剑,同样的话本王不想再说第三次。”

靛叶握剑的手微微颤抖了一下,最终还是将剑放了下来。随后他将安御信扶到椅子上坐着。而顾老夫人则转身去找医药箱。

白灼半蹲在安御信身前,她想用手去查看一下他的伤口,却被安御信一把握住手腕。白灼抬头望向了他的眼睛,黑暗中,四目相对,他两谁也没有说话。

半晌后,安御信开口道,“白灼,你似乎瞒了我不少事情。”

白灼轻轻的苦笑了一下,“安御信,你不是也一样么?”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