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章.老祖死了?

小说:皇爵作者:当年也混过更新时间:2019-01-19 00:24字数:268649

  第110章.老祖死了?

  “轰..”的一声中,金蜈的菊花有没有被道长轰成八瓣不知道,只听到下面传来吸血鬼侍从焦急的声音:“我日,脱靶了,金蜈回头了,谁抢走了仇恨..”

  然后道长只感到眼前金光大盛,他整个人向后倒飞了起来,在“轰隆..”一声地动山摇的巨响中,大半个身躯直接弹起来的金蜈,蛮横的用身躯砸在拐角处,一时间碎石横飞。

  道长自然不是被金蜈砸飞的,而是守护小可的血族见势不妙,一把把他捞回了拐角处,就算这样,那飞溅的石块,依然砸的铁门两人一鬼血迹斑斑。

  这一砸,也让金蜈有那么片刻的昏晕,察觉不妙的王天石第一时间飞了过来,染血的蝠翼狠狠从金蜈身侧那密密麻麻,相当于人腿粗长的金蜈腿根部切过。

  “叱…”在一片火花四溅中,王天石的无往不利血蝠翼,第一次无功而返,但是这一击,仇恨被成功的吸引到了王天石的身上,不等王天石折身再试试金蜈的腹部,金蜈嘴巴一张,一片绿色的酸雨落下,在呲呲的青烟中,绿色的酸雨落在王天石的蝠翼上瞬间腐蚀出几个血洞,落在王天石的身上,立刻腐蚀出几个血洞,简直比的银弹枪了。

  绿色的酸雨落在寺庙上,红色的瓦片像是放鞭炮一样“砰砰…”炸裂开来,落在地上,石头就冒起了白泡,地上几具尸体,立刻被腐蚀成了几具白骨。

  “啊..啊..”在这不分敌我的酸雨攻击下,来不及躲闪的枪手们,一个个抱着被酸雨侵蚀的部位痛呼着惨叫。几个中了酸雨的吸血鬼身体一沉,本身具有超强毒素抗性的血族,忍着剧痛,在酸雨中奋勇杀敌。

  酸雨落完,王天石一个回旋,一双手上暗红色的锋甲展露,带着红光刺在了金蜈那略显苍白的腹部,这一刻王天石只看到自己刺在一块铁板上,强力下五根手指差点碎裂。

  金蜈身体一侧,一条蜈蚣腿一弹,王天石就如同一只拍着翅膀的苍蝇般,被弹的吐血落地,砸在一座庙宇的屋顶上。

  刚刚解决完第二座庙宇中枪手的薛红叶,飞跃而出,手中的忍者刀,带出一道弧形的刀弧,在“叮..”的一声脆响,斩在了金蜈的金甲上,金蜈毫发无损。

  金蜈这一砸,一吐,拐角处的空间被扩大,道长不死心的挤过来,再次飞出两道火焰符,“砰砰…”两团巨大的火焰过后,金蜈那一身威风凛凛的甲片上,纤毫不饶。

  “我日,这还怎么打啊..”王天石叫苦不迭,眼看金蜈横身砸向了已经劈出了第二刀的薛红叶,王天石急忙俯冲而下,一把搂起了她。

  “轰隆”一声巨响中,金蜈那长达八丈的身躯,不止砸扁了一栋第一排的庙宇,还砸塌了一栋第二排的庙宇,紧跟着的身体蛮狠的一个打滚,好吧,除了第三排那高高在山的一栋庙宇,下面两排的庙宇被碾平了一半。

  这完全是不分敌我啊,这还是老祖控制下的金蜈吗?带着这样的疑惑,抓着薛红叶刚刚逃过金蜈碾压的王天石,看了一眼拐角处的小可。

  小可同样满脸迷惑,但并不妨碍这个睿智的浊魔,做出正确的反应,“石头杀老祖,观音困金蜈。”小可简单的吐出了十个字。

  观音能困住金蜈?不止王天石,所有攻击过金蜈,或者被金蜈攻击过的人,脑海中一个大大的问号。王天石顾不及去想这些,无论是道长灌输的理论,还是击杀龚长河的实践,无不证明,再强大的阴物,只要阴物的主人一死,那也是纸老虎。老祖在哪儿,当然在最上面啊。王天石急忙携着薛红叶,向着最上面,那半头隐在雷云中的大雄殿飞去

  金蜈喷涂的酸雨,并不密集,却也不稀疏,在山风的吹拂下,大多落在了西边,所以一路打打杀杀撵到雷煞寺正门中间的,观音那一群人反而没事儿。

  崖下牵引金蜈的几个血族,在金蜈突然掉头后,紧跟着飞了上来,正好看到了金蜈翻滚碾压的一幕,两个侍从毫不犹豫,伸出锋甲刺向金蜈的腹部,结果跟王天石一样刺在了铁板上。

  “先清小怪!”这个吸血鬼侍从,完全沉浸在副本打怪模式中,打的打不过,那就清小怪,小怪最显眼的地方,当然是观音的身边,当即他们五个血族,向着观音的身旁扑去。

  有了血族的加入,观音终于腾出手来,一个飞跃,像个巨石一样,用一个屁股向下的后蹲式,砸在了碾压完毕还不及起身的金蜈头部。

  “哄…”金蜈怒吼中脑袋一甩,想要把观音拱开,但是观音是谁?那也是阴物啊,只有阴物最了解阴物,观音的身体都被金蜈的这一甩腾空起来,但是她两只手,紧紧的抓住了金蜈嘴巴上面两根手臂粗的金须。

  金蜈怒的摇头晃脑,观音就像掉在绳索上的蚂蚱,被金蜈又是摔又是砸,就是不松手。“哄..”金蜈怒的再次使出大杀器,嘭吐酸雨,这次喷涂的酸雨虽然分量没有第一次足,但是观音正对着嘴啊,直接被酸雨淋透了。

  观音那连子弹都打不进去的肌肤,在酸雨的侵蚀下,全身冒起了一缕缕青烟,一滴滴黄色的液体如同汗珠般从伤口处流出,她的嘴巴张了张,像是在无声的哀鸣,她一双手瞬间被腐蚀的只剩白骨,但她紧跟着伸出了舌头,缠在了金蜈胡须上。

  “观音..”小可紧张的低呼一声,道长接二连三的丢出灵符,但是被他引以自傲的二阶灵符,砸在金蜈身上不痛不痒,连个鳞甲都没剥落。

  这就是为什么说,浊魔一旦炼制出阴物,春天就到了,而一旦将阴物修炼到铜尸,在这俗世近乎刀枪不入。

  金蜈始终摆脱不了观音这个烦人的苍蝇,终于怒了,它不再砸观音,也不再喷涂酸雨,而是整个腹腔一鼓吐出一口气,紧跟着腹腔一憋,如长鲸吸水,把观音连同周围的石头木料,通通的吸进了肚子。

  小可愣了,道长傻眼了…

  大雄殿。

  王天石抱着薛红叶还未飞到门口,“哒哒…”一串子弹,隔着木门向着他们扫射而来,王天石蝠翼一收,“嘭..”的一声砸在了地上,当然,他是砸在了薛红叶的身上,最近经常搂搂抱抱的他,也顾不得享受身下的柔软,在对方一梭子子弹打完,换弹夹的瞬间,鱼跃而起,撞门而入。

  门内,两个穿着道袍的枪手,第一时间丢下了手中的AK47,整齐划一的抖出两半短剑,刺向了撞门倒进殿内的王天石颈脖,剑未至,两道剑芒已经脱剑而出。

  谁说修真者瞧不起用枪的?这两个修元者,利用枪手的身份,麻痹住攻来的王天石,在他破门倒地的刹那,递出两间,很显然,他们知道怎么杀死一个血族,只要这两剑,有一剑的剑芒射进王天石的脑袋,那他就要炸颅,血族没脑袋还怎么活?

  “不..”刚刚起身的薛红叶做梦也想不到,王天石会落尽一个如此简单的陷进,顿时飞身扑来,但是来不及了。

  两个修元者时机把握的将将好,他们距离王天石只有五六米的距离,五六米的距离,对于剑芒来说,飞闪即至,不管王天石的动作有多快,根本躲不及。

  他们几乎看见了两粒剑芒射进了王天石的头颅中,当他们眼中刚浮现的喜色还来不及绽放,转而化为惊恐,因为当两粒剑芒射进王天石头颅的刹那,王天石消失了,或者说,哪近乎一个残像的王天石破碎了。

  这一瞬间,他们只感到一阵微风拂过他们的身体,紧跟着他们身后,“噗..”的一声,传来一声闷响,高坐在首位的老祖。根本来不及任何反应,被施展影袭的王天石,直接刺破胸腔捏碎了心脏。

  如果说一个血族男爵,或得的血族秘技是不靠谱的血箭,那么一个子爵或得的血族秘技就是坑爹的影袭,影袭,消耗掉体内一半的血精能量,在黑夜中瞬间移动二十到五十米的距离。

  这就是王天石晋升子爵后,为什么连试验一下影袭这个血族秘技的勇气都没有,他体内的血精总量是一般的血族能比的么,消耗了想补,都一时半会儿补不回来,如若不是刚才逼得他不得不用,他都想一辈子不用。

  一击击杀老祖的王天石,飞退时右手上还带着老祖胸口的一道血线,张直了蝠翼,直接后仰的向着两个修真者砸来,两个为这瞬间的变故惊呆的修真者,刚转身咬牙挥剑准备力拼,薛红叶已经杀到,飞跃上来的她,低身横刀一挥,半弧形的刀芒中,两个修真者,猛然身体一矮,双腿从膝盖处已经被薛红叶斩断。

  “呃啊…”两个修真者倒在血泊中挣扎哀呼,虚张声势的王天石理都不理他们,抓住薛红叶的手奔向门口,“老祖死了,金蜈死了没。”

  悬崖边,吞下观音的金蜈,鼓着凸起的腹部,似乎撑着了,痛的满山打滚,但绝不是要死的样子..

  “这不是老祖吗?小可描述的就是这个样子…”王天石觉得这下大条了,金蜈再折腾几下,观音还能活吗?

  PS:这两天有点忙,不会断更,就是迟点,少点,今日两张六千。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