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

小说:午夜出租作者:可怜小猫更新时间:2019-01-19 00:58字数:560548

很对不起大家,真的对不起你们!

《鬼剃头》才写了三万字就断更了,就太监了。

我是真的觉得挺内疚的,你们追书,我却不能给你们个结尾,实在抱歉。这本书写了十多天了,但是效果特别的差。语妈给了我这么好的推荐位,我却没能写出优秀的作品来。因为网站也要赚钱,写手也要生活,所以我跟一语老大协商过后,决定放弃《鬼剃头》,求大家原谅。

但是猫哥绝不会闲着,所以开新书《一张美人皮》

第一章奉上,求大家原谅,求大家关注!谢谢,真心对不起!

一张美人皮

可怜小猫

第一章;

阴历七月初七,是中国人的情人节。早晨,我意外的收到前女友的电话,看着那个曾经熟悉的电话号码,我心里酸酸的。前女友嫁人了,新郎不是我。

犹豫了一下,我还是把电话接了。人说爱情没了,友情还在,毕竟我们恋爱了两年,尽管没有什么实质性的进展,可也是在一起混了两年的。

叶寐声音跟以前一样,软软的柔柔的,接了电话就问我东西收到了没?

我愣了好一阵,若是以前,这样中国式的情人节我们早就互送礼物了。可是我俩已经分手了,所以我不敢奢望什么,就问是什么。叶寐笑嘻嘻的说是给我一份意外的惊喜。说完就挂了,我本想打电话问个仔细,又怕那边不方便,也就没打。

在校门口买两个大包子,我和老三每人一个,站在包子铺门口的老柳树底下吃完,就忙着找工作去了。我们已经毕业了,可是暂时没找到工作,新生还没开学,所以我俩就赖在寝室里住着,他们都走了,就只剩下我和老三了。

在外面逛了一天,工作比女朋友还难找,我俩再次空手而归,走到寝室门口的时候,看大门的阿姨把我给喊住了。递给我一个包裹,说是中午就寄过来了。另外还提示我们,说新生就要开学了,让我们尽快想办法,出去找个房子住。

我俩陪尽笑脸答应,就抱着包裹上了楼。包裹有四十公分大小,用黑色的塑料泡沫包着,没写哪个快递公司,只是写着收件人和寄件人的名字。看着叶寐的名字,我的心里挺酸的。都分手一年多了,她也结婚了,就没必要再送情人节礼物了。

我本想把这盒子按照原来的地址寄回去,可是上面根本没地址,倒是留有一个手机号,是叶寐的老手机号,真想给她打过去,可是天已经黑了,他肯定跟家人在一起的,怕打搅她的正常生活,就不了了之了。只能以后找机会还给她了。

老三手贱,就在我去洗手间的空,他竟然把包裹打开了,看见我进来,一脸猥琐的看着我,说叶寐想的实在是太周到了,知道我没女朋友孤独,竟然给我寄来这么个好东西。看着铺在床上的那张皮囊,我吓了一跳。过了好一阵才明白过来。叶寐给我寄来一个仿真充气娃娃。看着充气娃娃,我有一种被侮辱的感觉。

什么意思啊这是?是不是觉得我们分手了我就再也找不到女朋友了,寄这么一个东西给我。

对于充气娃娃,我并不陌生,舍友们经常谈到,网络里经常看到。不过真的充气娃娃还是第一次见,总觉得有些猥琐。

不管叶寐出于什么目的,我都觉得这是她对我人格的一种侮辱。我把充气娃娃塞进包裹里,想也没想就扔进一边的垃圾筐里。尼玛!看不起谁啊这是!

毕业一个多月了,一直没找到工作,心情本来就不好,可是今天又收到叶寐寄给我的包裹,心里变得更加郁闷了。真想打电话问问这女人什么意思?好在我理智尚存,今天是情人节,这女人也许正在跟老公花前月下的卿卿我我呢!还是别打搅人家了吧。

老三看我心情不爽,就闪了出去。一会就抱回两瓶沂河桥,还有两袋酒鬼花生米和一包火腿肠。

老三家境好一些,学习也不错,就是长得稍微差一点,他是我们班里唯一没谈过恋爱的三个男生之一。他除了长相之外,各方面都不错,可就是没有女孩子喜欢他。

一时找不到工作,又是国产的情人节而没有女朋友,他的心情也好不到哪里去。我俩面对着面,一口沂河桥一粒花生米,一口火腿肠一口沂河桥,半个小时过后,俩人就酩酊大醉了。

醉酒的我心里全是幽怨,所有的顾虑没了,胆子也比原来大了,借着酒劲给叶寐打一个电话,这女人竟然关机,我心里说不出的委屈,便躺在床上睡着了。正睡的迷迷糊糊的,老三把我给晃醒了,怀里抱着我扔在垃圾桶里的仿真娃娃,这小子已经充满了气,还帮她穿上了赠品的蕾丝小短裙。一脸猥琐的看着我;“哥们,你不打算要话我可就搂着睡觉了啊!”

对于这东西,我本身就没好感,一般都是屌丝青年聊以自慰的,虽然我也是屌丝,可绝不用这东西,更何况这是前女友送给我的。什么意思啊?还以为我真就找不到女朋友了?我点点头;“随便,你可要悠着点啊!”

说完,我就睡着了。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已经天光大亮了,因为昨晚喝了太多酒的缘故,大脑一阵阵的闷疼,嗓子也直冒烟。想着还要去找工作,灌一口水便习惯性的踢一下老三的床。

平时,只要我踢一脚他的床腿,这哥们就会掀开布帘子光着屁股爬出来。今天我踢了三下竟然没有动静。想起昨晚这家伙是搂着那仿真娃娃睡的。忍不住窃笑一下,该不会是昨晚累着了吧。

我轻轻的拉开布帘,看见老三直挺挺的躺在那里,鼻孔和嘴角有黑色的血迹。面部表情狰狞,脸色青灰,我伸手碰一下,身体都凉了,而且也变得僵硬了,看来已经断气有些时间了。

我吓得噗通一下跌坐在地上,大脑一片空白,过了好一阵,我才记得打110和120的电话。打完电话好一阵,我才缓过神来了,这是什么情况?难道是传说中的精尽人亡?不像,老三的衣服穿的好好的,而且仿真娃娃的蕾丝小短裙也在身上。

看着老三那狰狞的表情,我心里挺难受的,昨晚也许不该喝那么多酒的,甚至应该阻止他搂着这仿真娃娃睡觉的,这下好了,我的好兄弟就这么没了。就在痛苦难过的阵儿,房门开了,好几个警察走了进来。最前面的是一个女警,穿着警服,一脸的威严。

当看到老三搂着个仿真娃娃死掉的时候,眉心簇了一下,眼神多少变得有些不屑起来。

医生来了又走了,刑警法医也来了,最后刑警把我给带走了。那个女警察把我关进小黑屋里,单独审问,就跟是我把我的兄弟给杀害了似的。最后,那个女警把我给放了,还说老三是猝死,可能是喝酒太多心情过于激动而猝死的。

虽然老三的死跟我没直接关系,可我还是觉得他的死是跟我有关系的,如果不是叶寐寄给我个仿真娃娃,老三就不会搂着她睡,也就不会太亢奋而猝死。其实他的死跟我还是有关系的。

失魂落魄的回到学校寝室的时候,发现寝室的门已经被锁了,我的铺盖被凌乱的扔在门口。我知道自己不可能再在这里住下去了,我们赖在这里竟然赖出人命来了,这对学校的招生极为不利。

收拾一下自己的铺盖,塞进我那破行李箱里,就跟丧家之犬似的一个人走了出来,站在学校门口,看着进进出出的人们,我突然间也是第一次的觉得这个学校是如此的陌生啊!

拖着疲惫的身子来到一个没人的地方,在信息港上找了半天,终于找到一个可以合租的房子,我身上实在是没多少钱了,仅有的三百块还是我前几天帮学校修花圃挣的。但是为了能有个地方住,我只好拿出200块租房了。

房子不算很大,里面有好几个单间,我的在最当中,也就是七八个平方的样子,一张小木床,一张胶合板的桌子,就算是我的新家了。不管怎么样,这比起学校的寝室来说,还是多少好一点的。起码的隐私能够保护的好一点了。

交了房租,拿了钥匙。房东一走我就开始整理我的铺盖了,打开行李箱的时候,我傻眼了。不对啊!我记得在寝室门口收拾我的行李的时候,没有这仿真娃娃啊!现在她怎么就好端端的躺在我的行李箱了呢。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