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言

小说:流污截作者:樊小毛更新时间:2019-01-19 00:40字数:110360

伤痕大地。

在热爱大自然的人眼中,大地是伤痕累累的。自从大地上有了人类的穿行、劳作,千百万幢房屋可看成压负在大地背上的沉重包袱,开采金银铜铁锡矿成了掏挖大地的内脏,开采石油、天然气无疑是对大地气血的吸吮,爆破架桥修路更是对大地肌肉脉络的损伤。

在地图上很难看到的一个地方,非常小,偏僻,闭塞,却叫连边镇。感觉生活在这儿的人,很想与外界或世界相连,它的原名叫连边场。

就在这样一个弹丸之地,却是铁矿、煤矿、石矿聚集之地,也是大地受损非常严重的一个地方。

如果硬要在地图上去找,它就卧躺在东方古国——中国西南的四川境内,在中国行政版图上它是一个工业重镇。上空鸟瞰,一座山看起来像一位盘腿打坐的老僧,连边这块神奇的大地就犹如横挑在老僧的肩膀和背脊上,一条公路盘旋而上,其海拔有一千多米。在老僧的肩膀上还流淌着一条河,河流的两岸分布、罗列着厂房。

穿过厂房的这条河,叫流鑫河[真实存在的河,是否改名?]。

流鑫河,原名叫双琶河,据当地人传说,因一个行脚僧的两匹琵琶骨而得名,河流的源头是潜泉河,属沱江水系,在建厂炼铁轧钢之前,明如白带,像一条飞奔在山峰间的银河。

如果时间倒流到一个世纪前,那么,就没有连边这样特别向外的地名。

当然,百年前的这块大地很清静亦很美丽。

有很多人都喜欢大自然原来的样子,这可以代表一些人类的愿望,在都市化工业化的文明里再去渴求、寻找那点原始的东西,这似乎将永远成为一个百做不厌的梦,就如同我们的祖先站在一片荒凉土地上拿着木具、石器,梦想有某种神奇的工具可带着他们离开大地在空中自由飞行一样。

大地的原始自然美,伴随着对现代工业文明或野蛮的剥离,如水中芙蓉那样清新、鲜活地呈现在很多人面前,千万别伸手去掐,那将只是昙花一现似的瑰丽以致留下遗憾。

没有留下人类足迹的地方,就是原始美的地方。

在百年前,连边这个地方生活着樵夫、农民、铁匠、矿工,他们零星地散落在这蜀山蜀水中。

这些人,无疑是这幅天然画卷中的灵动点缀。

一年中有那么几个月,整座山云雾缭绕、漂渺,大有云连山之仙境神地。在这座山的下山,有一条深沟,叫神仙沟。听其名,有可能是哪位神仙曾居住过。具体是何方神仙?我们无法考究,但我们可以知道的是,那儿是条峡谷,冬暖夏凉,还有几处温泉,舀其水洗浴可治百病。所以,生活在沟里的人,有刘姓、李姓、巫姓的人们,很是信仰神,迷信气氛很重,经过几代人的繁衍生息,修建了复兴庙、刘家祠堂、巫家祠、古庙子等建筑。

每到初一、十五或过年过节,他们就要进行祭祀和朝拜。

在某一年的朝拜人群中,有一位身材魁梧,两眉如剑,身着军装的中年男人,见他左手把握住军刀鞘,开步雄赳赳,气昂昂。在他身后,紧跟着一名一看就身手不凡的警卫,和两排扛着枪的军队。

这行军人刚走完龙桥,见一个穿长衫的中年男人问道:

“我的刘大军长,你怎么这个时候才到啊?”

“大哥,你不晓得,我昨天从火线上下来,先去了我们家祠堂,所以才火速赶来。”

为弟的那个男人边说边上去同他的大哥并肩走着。

时至二月,从双琶河流下来的水欢腾地流过龙桥,这行人沿着河流往上没走多远,并肩走的那对兄弟进了一家庭院。

从庭院里的山门内走出来一个女人,她叫巫莲,是国民党某军军长刘水的老婆,是三天前从省里赶回来的。巫莲看上去,比刘水要小二十多岁,尽管穿身军装,但显然是个大美女,细看她仍有着大山中女人的灵秀。

就在这时,一位口中喊着“巫莲”的女人紧追上来,这个女人手里拿着水烟枪,显然有点忙乱。

两个男人两个女人,在庭院的山门旁相遇。

“巫莲,我托你的那档子事现在办得咋样了?”

拿着水烟枪的女人抢着回答:“她一回来就召集我们大家传达了你的指示。”

刘水摸了摸手枪,笑着说:“啥子指示哟,嫂子,你该晓得的,那小日本鬼子的枪炮好厉害,他们快打到老子家门口了,可我军队里正闹军荒,缺枪缺炮又缺车辆,没有好的钢铁,我啷个去打小日本嘛,所以,不得已呀,才想出这么个解燃眉之急的办法。”

刘水的大哥在旁说话了:“我的大军长,我同我调查组的一帮人马经过实地勘察和分析,在这座山上已经找到一个建厂地点。”

刘水的脸上赶忙挤出一大堆的微笑,问道:“有劳大哥你了,这次抗日,全仰仗大哥你了!有你这么个冶金专家,我还担心个啥?”

四个人边谈边走着,二月的暖阳好像专门照耀着这家刘家庭院。

在一棵开满桃花的树下,坐着五个人,为首的是个老者,一看就知道肯定是刘大军长的父亲,他自吹是这座大山的山神,是神仙沟里的逍遥神。他身体硬朗,一头白发,两眼里仍射出精锐之芒,见他很爽地喝了一口茶,缓缓说道:“最近,我看了一份中央地质调查报告,我们这座山上的矿区储量并不多,可开采量为210万吨,在过去的一些年里已开采100万吨,实际开采量为100多万吨。”

巫莲也说:“老汉说得对,是我的李陶老师,沈乃青老师,还有苏孟守老师测量的,他们三位可是中国地质勘测的权威哟。”

刘水微笑着,心想哪管它的储量多少。他急着打小日本,要扩充军火,不仅要打败那些日本龟儿子,还要把他狗日的统统赶到海里淹死,妈的个巴子!

因此,刘水只关心一个问题,就是大哥刚才说建厂炼铁的地址,于是问道:“大哥,你说厂建到哪里合适?”

刘大哥受了西方教育,说话夹着较浓的西方人色彩,如要有机会的话,他还可以吐出几句在当时大多数人听不懂的洋文,他还没有说出话,就做出了要说话的手势。

他略作思考,说道:“我的大军长,我以我受了西方冶金技术教育担保,把厂址选择连边场,因为那儿是含矿富集区,采矿方便,节约运输费用,离你的军队中心成都更近点。”

他边作手势边说:“从理论上讲,这座铁矿区,属贫矿区,含矿少。从交通地域上可分为上、中、下三山。中下山含矿少而分散,不宜集中开采,唯上山煤、铁、石矿都比较集中,况且那里有条双琶河,可在河的两旁建厂,炼铁轧钢所用的工业水,取之河中又回之河中,既经济又实惠。”

刘水懂军事,对冶金却外行,听得一头大,但他还是作了决定,“就在连边场建厂。”

刘水的军队到前,这座山的山上就有了集市,名叫连边场。那是一个很小很小的集市,每逢两天一小场三天一大场,聚集着从下山、中山爬上来的山民。

在这山上能行成一个集市,也完全因为有一条通往县城的路。

尽管这样,不能认为大地就失去了它的自然原始之美,——山上的树木依然青翠苍劲,双琶河里的水仍然清澈明亮,田地里一片葱绿,林间有牛羊在穿梭,那条通往县城的路弯弯曲曲,两旁有花的点缀,树的陪伴。

大地在半工半农的社会里,更显示出了她的美丽,少了静美,却多了灵动。

在这座山的山腰,也就是刘水大哥说的中山矿区,有一地名叫一根松。这个地名的由来是在中山矿区几公里内的中央唯长着一棵参天古松,而周围没有其它树类。在热爱大自然的人眼中,它的存在似乎有某种预警意义。

刘水的决定似乎跟一根松这个地名有了一种不谋而合,用神学来解释当然显得很玄妙。可事实是,刘水军队和冶金技术人员的来到,使这片静美的大地变得骚动不安起来。

其实,一根松的预警不只是后来的刘水,还有以前的某些人的想法或可怕经验或教训的总结,那就是仍在中山矿区的另一个地方——铁炉沟。

在铁炉沟里,可以看到这样的画面:

几头水牛托运着大框小篓的矿石,正沿着深沟的一条山路上走着。在牛的后面,是个挥着毛竹梢儿的矿工,他脸色黝黑,赤着胳膊,时不时地在落队的那头牛屁股上挥一竹梢儿。牛受不了痛,便用头的两角顶撞着前面的那头牛。

几乎同时,两只驮运队伍在一瓦房前停下来。

从瓦房里走出一个大姑娘,后便听到骡队里传出话来:

“老汉把铁水炼出来了吗?”

“哥,他正在炼呢,今天又挖了多少煤?”

“哼!不要说了,王家的那几个龟儿子,居然把我们看好的那煤窖给抢先霸占了!”

牛群里走出一个矿工,他忙着卸下牛背上的矿石,姑娘也跑过来,说道:“本山哥,今天挖的这矿石颜色要亮些。”

她说着,又从竹篓里拿出一坨矿石,用手托托,很有把握地说:“这矿石的含铁量明显比水竹林里的要多得多。”

矿工模样的人说道:“这是四方碑铁矿的,喂,小兰,你才从省冶金学校回来吗?”

大姑娘说:“是啊,才到家一会儿。”

“我在四方碑看到军队和一些穿着便装的人往山上走去。你在省城里听到什么消息了吗?”

大姑娘只是一股劲地摇头。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