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伤离别

小说:暗黑江湖完结篇作者:玥缘更新时间:2019-01-19 19:50字数:175891

韵枫推开玉儿和雷鸣,自己迎了上去。

古通腰间寒光一闪,一柄软剑出现在他的手中。阴冷的剑身如同毒蛇一般向韵枫缠绕过去,剑尖绕过韵枫的脖子从另一面绕了出来,似乎是想套住韵枫。古通拔尖的速度极快,一旁的雷鸣和玉儿完全没有看清剑是如何到他手中的。韵枫双指并拢,夹住了剑尖,让它无法运动。他低头转身,顺带连同手指间的剑尖一起扭动,古通手中的软剑被韵枫扭转了一圈,却还没有断,可见那柄软剑材质非同一般。

一击未果古通抽剑防御,韵枫却不给他机会,人随剑动,飘到了他的身边,手指间的剑尖依旧死死的被固定着。古通见韵枫也尾随而来,另一只手变掌击出,但是韵枫像是预测到掌击的路数一般,轻易闪了过去,并且将手中的剑尖绕过古通的脖子。

此时古通被韵枫擒住了,“李晨到底在哪儿?”

“呵呵,我说过,你很快就会见到他了。”古通话音刚落,众人就听见石壁后传来一阵野兽般的嘶吼。

“你想见的李晨来了,哈哈,不过你见到他肯定会很吃惊的。”古通面目狰狞,却一直在笑。他知道今天必死无疑,如果能亲眼看见韵枫被杀,那他才是真的高兴。

“你把他怎么了?”韵枫听这声音根本就不是人所能发出来的。

“我当然是增强了他的体质,让他把人体的潜能发挥到最大啊,不过,似乎有些回归原始野兽的现象,呵呵,不过你放心,绝对让你大吃一惊。”

韵枫真的怒了,古通看不见他的怒火又接着说道“之前我去那个洞穴,解开了他的枷锁,并且,还给他送去了一些花。现在看来那些少女被他享用完了,他开始...”古通话还没说完,就已经张着嘴不出声了,他再也不能说话了,韵枫手中的剑尖不知何时划过了他的喉咙。

韵枫丢下古通的尸体,对着玉儿两人说道“你们快走,我去看看李晨。”

“不行!太危险了。”玉儿抢上去拽着韵枫不让他走。

“我必须要去,是我害了他,现在他变成这样,也是我造成的,所以我不能让他再去祸害人间,我要去亲手了结。”韵枫震开玉儿,将她推给了雷鸣“带她走!”雷鸣明白韵枫的心里,他对着韵枫点点头“我们在外面等你。”说完也不管玉儿的挣扎,拉着她就向外跑去。

韵枫深吸了一口气,走向了最左边的那个山洞。

他终于看见李晨了,李晨站在宽阔的洞穴里,看着眼前横七竖八的**裸的尸体,眼中的兴奋依旧是那么强烈。忽然,他感觉有人看他,李晨猛的转过身子来,露出了藏在黑暗中的那右半边身子。

饶是以韵枫的定力,也被李晨那半边身体吓了一跳。李晨脸上一半是原来的模样,一半却是被青色的鳞片所覆盖,鳞片下的眼睛极度淫邪,纵长的瞳孔一张一弛,就像是一只毒蛇盯上了猎物一般。那半边的手臂也被鳞片布满了,手指粗大,简直就是一只大型的蜥蜴爪。

“李晨?你还认得我吗?”韵枫希望此时的李晨还有意识,可惜他错了。之前跟古通给他的罂粟花太多了,现在的李晨完全被原始的兽性所操纵着,他眼中只有猎物,没有韵枫。

李晨向韵枫扑过来,巨大的手爪盖向韵枫。韵枫纵身跃起,如同壁虎一般贴在了上方的石壁上。李晨的手爪落在方才韵枫站的地方,那一片岩石已经变成了碎末,韵枫慢慢浮现出惊骇的神情。李晨没有击中,他抬头看见韵枫在上面,双腿弯曲,向上一跃,直冲韵枫撞去,如果韵枫不动,那么他肯定会被压扁。韵枫闪到了一旁,他刚闪过,李晨的身体就装了上去,那一片石壁又被撞碎了。这完全是野蛮的体魄野蛮的打法,韵枫不能让他近身。

想通之后,韵枫轻巧的落在一旁,一道剑气从他周身闪出,击向李晨。李晨伸出巨爪,挡住了自己的身体,韵枫的剑气竟然只是在他手臂的鳞片上留下了一道淡淡的浅痕。看来,他的右半身已经坚不可摧了,无论怎么击打,都不会对他造成伤害。

这次韵枫瞄准他的左半身,一道剑气飞过去,却被他转身挡住了。此时的李晨虽然身体巨大,但是一点儿也不迟钝。韵枫冲了过去,他是想与李晨肉搏吗?

果然,韵枫攻向了他的右手,那只布满鳞片的巨爪,韵枫抬手击落那只巨爪,又抬腿向上挑,巨爪来到了韵枫的腋下,韵枫的左手死死的夹住了李晨的右手,他的右手双指并拢刺向了李晨的心口,这一击必然击中,李晨的心口鲜血喷涌,他突然感到剧烈的疼痛,右手的力量也突然变大挣脱了韵枫的束缚,在韵枫的腹部留下了一道深深的爪痕。

捂住腹部的韵枫见李晨还没有倒下,心中已经升起了绝望的念头,他抬头看着李晨。突然,韵枫的眼睛滑过李晨腰间的时候,发现在李晨的要带上系着一朵金色的莲花,那朵莲花格外精致,与李晨野蛮的体魄格格不入,韵枫心想,也许这就是古通在他身上留下的罩门吧。

李晨又攻了上来,这才他的势头更大威力更猛,狠狠的甩起右手砸向韵枫。韵枫在身体上点了几下,封住穴道阻止腹部的鲜血再流出。他矮身躲闪,又翻滚到李晨的腰间,细若游丝,快若闪电,一只手探向李晨的腰带,另一只手又击向他的心口。等到李晨感觉疼痛反应过来的时候,韵枫已经抓住那枚金色的莲花,站在远处了。

韵枫看着手中那枚莲花。极为逼真,仿佛一朵真的莲花绽放在韵枫的手中,莲花心处的莲盘上有六颗黑色的种子,种子的幽光映在韵枫的眼中,他终于知道这枚莲花是何物了。这就是唐门和霹雳堂打造的毁灭性的暗器--雷火毒蒺藜。没想到,这么一个美丽的饰物竟有一个如此恶毒的名字,果然越美丽的东西就越毒。韵枫不知是怎么启动的,但是他知道,霹雳堂的东西只要猛烈的撞击就会爆炸,这枚金色的莲花也不例外。

韵枫冲向李晨,眼中充满了内疚,他又将莲花插在了李晨的腰间,韵枫从他腋下闪过的时候,从指间射出一道猛烈的剑气,直指金色的莲花。

山洞外,玉儿和雷鸣焦急的等待,突然,一阵剧烈的摇晃,差点将玉儿晃倒。还没等玉儿反应过来,雷鸣就已经想到了“糟了,雷火毒蒺藜被引爆了。”

“什么?”

“韵枫他们引爆了雷火毒蒺藜,那是致命的暗器,爆炸中心十丈之内的人必回中毒。

玉儿急了,她脸上苍白的奔向了山洞。当她到了洞口之后,惨白的脸上终于好多了。

韵枫从洞中走了出来,一袭青衣上有些许血迹。他看向了玉儿,又看了看她身后的雷鸣,眼中充满了愧疚勉强的笑着说道“李晨解脱了,他终于不用再受这种非人的待遇了。”

之后韵枫又看向了玉儿,满眼柔情的说道“玉儿,我们就在这里生活吧,这座岛的环境真好,是个好归宿。”

玉儿心喜的冲上去抱着韵枫的胳膊说道“嗯,我听你的,只要你在我身边,去哪里都行。”

“呵呵,你这妮子就这么没有主见吗?若是我说别的地方好呢?”

“那我也说好。反正就是跟定你了。”说着,玉儿两手抱得更紧了。

韵枫看向了雷鸣“没想到我一时的恩怨竟让你也跟着受罪,我心中着实过意不去。”

“哎~别这么说,我雷鸣还是愿意为朋友两肋插刀的。这点儿苦算不得什么,只是...”

“只是苦了你家的唐影了吧?呵呵,雷兄只怕已是归心似箭了。”

“呵呵,你们先聊,我去海边走走,都等了那么长时间了,我也不急这一时。”说完雷鸣就向着海边走去了。

韵枫环视着四周,又溺爱的看着玉儿的眼睛“这里的环境跟你的性子很合适,不是吗?我们要在这个无人的小岛上生一大堆的孩子,我们还要做好多好多的事情。”

“还有什么事情?”

“你说呢?”韵枫笑着看着玉儿的眼睛。玉儿心中又心猿意马了。

玉儿突然转变话题问道“茉睿呢?你不把她也接过来吗?倘若我一个人,还不被你欺负死啦。”

“她啊,在我来之前就走了,她叫我不要去找她,但是我怎能不去呢?”

“那我们快去找她吧。”

“你比我还着急呢,真怕我把你吃了啊!你们两什么时候关系如此好了?”

玉儿白了他一眼说道“你以为我们真的喜欢打架吗?那只不过是给你看的,其实我俩聊的可开心了。”

“我觉得咱们三个在床上会更开心,哈哈”听了韵枫的话玉儿脸红了,不过心中却是更甜,玉儿完全沉醉了,她真希望这种生活快点儿来到。于是拉着韵枫就走,可韵枫却死死的站在那里不肯动。

玉儿回头看了看韵枫,脸上的喜悦瞬间没有了,玉儿睁大眼睛,张开了嘴,她不愿相信看见的一切。

韵枫就这么站在那里,脸色“唰”的一下就白了,终于忍不住将压制已久的内血吐了出来,之后,玉儿就看见韵枫青色的衣服已经被染的鲜红,韵枫嘴角的鲜血滴落在了玉儿的手背上。他整个人柔软的倒下了,倒在了玉儿的怀抱中。

“韵枫!韵枫!”玉儿抱着韵枫,托起他的脸,已经泣不成声了。

“咳,咳...”韵枫突然咳了两声。

“你怎么样了韵枫?你不会有事的!”

韵枫勉强的笑着“这才恐怕是真的不行了,我又要食言了。”

“不要!不要!你从来都不会食言的,这次也不会的。”玉儿摸着韵枫的脸,越来越冰冷。她用手,用脸,用身子去温暖韵枫的身体。可韵枫的身体还是越来越冷,玉儿的心也越来越冷。

“玉儿,我...我想...再看你笑一笑,好吗?”韵枫笑着对玉儿说。

“好...好...好...”玉儿颤抖的牵动两边的嘴角,眼睛也向上弯起,此时的玉儿哪里还能笑得出来。她的眼睛闭上了,泪水不住的往下流。

“玉儿,以后...没有我的陪伴,你也要好好的活下去。不要...不要做傻事。”

“不!我不要你死...我要你一直陪着我..”玉儿紧紧抱住韵枫的头,把他的头贴向自己的脸。

感觉到了玉儿滴下的热泪,韵枫笑了“玉儿,其实我一直想跟你说...咳咳...”

“你不要说了,不要说了...”

“我爱茉睿,同样也爱你。我把心给了茉睿,却把命给了你。茉睿她...她是我的心,你就是我的...命。”

“我不要了...我要你回来..你回来啊...”

“茉睿带着我的心走了,现在...我全部都是你的了,可惜...咳咳...可惜我再也不能陪在你身边了。”

“我去把茉睿找来,我们一起陪着你,我们...你回来啊...”玉儿哽咽的喉咙,只能发出呜咽的哭声。

“我真的...真的舍不得离开你们。也不忍心看着你们伤心落泪啊。”韵枫的眼角涌出了泪水。

韵枫艰难的抬起胳膊,想要握住玉儿的手。玉儿紧紧抓住了那只手,生怕韵枫离去“答应我,好好的活着,我会在天空看着你们,守护着你们。我们...我们来世再见。”韵枫的的嘴角依旧残留着微笑,眼睛慢慢合上了,仿佛睡着了似的。他的头此刻变得沉重了,抬起的手臂也垂下了。

玉儿趴在韵枫的胸口,韵枫胸口的血水被玉儿的泪水冲成了淡淡的胭脂红。她紧紧的抱着韵枫,仿佛要这样抱着一生。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雷鸣来到了玉儿的身边,不忍打扰她和韵枫的最后告别。海风撩起了玉儿的头发,露出了那张苍白的脸。玉儿打了个冷战,起身艰难的抱起了韵枫,喃喃说道“你说,这里的环境很适合我,也适合你。这里一定是个好归宿,我会去找到茉睿,和她永远在这里陪着你。”

玉儿回头望了一眼残阳,抱着韵枫向着小岛中央走去。

终...

数字君有话说 走过路过不要错过,看得爽了赏个钱嘞! 赏作者贵宾票: 亲,您还没登录噢,马上登录 or 注册

赏 赏作者贵宾票: 亲,您还没登录噢,马上登录 or 注册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