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曹操摆宴庆贺公输祥

小说:仙侠三国作者:我只洗碗更新时间:2019-01-19 19:51字数:130608

“孙二公子,这拜器门还有哪些情况?”得到拜器门的内情越多,对于公输祥以后行事也就越有把握!小孙权埋头不断细想,然还未等其开口,孙策身后的仆人跑来说道,“二公子,大公子唤你快点过去!”

小孙权见来人,笑对公输祥说道,“公输哥哥,我们还是快点过去!要不兄长等的不耐烦了,又要发火了!”公输祥见有人打扰亦不方便再次询问,点头与孙权同去。一直走进几分钟,公输祥几人终于停留于一房屋前面!这间房屋大小相对于其他房屋较小!但于之外院房屋尽都大致一样!

公输祥率先走了进去,只见大厅之中孙策等人已经停留于此!观其孙策表情,显然怒火压心!公输祥与韩虎二人走到其侧面站立不语!孙策责备的说道,“权弟,现在已进内院,这都是咱拜器门中之人,注意点身份!”

小孙权低头不语,趁孙策不注意,对其做了个鬼脸!孙策转过身去,对于登记二人说道,“我弟孙权拜器门测试通过,你二人快点登记刻录学牌!”

登记二人连忙点头,登记开来。很快,一人将一棕色竹牌交予孙策之手,孙策查开了下,递给其弟!眼盯着公输祥低头说道,“权弟,走!测试已完,回去休息!”说完,不理孙权还**停留,强行将其拉了出去!

公输祥见孙策三人离去,走上前去,说道,“我已考核通过!劳烦帮我登记刻制学牌!”登记人员抬头望向公输祥,懒散的问道,“可有推荐竹简,考核是否通过?”语气与对孙策等人完全不同!公输祥对于这些势利之人深有体会,早就叫怪不怪了,不过其问道推荐竹简一事,公输祥脸色不好,“遭了!小孙权还未给我推荐竹简呢!这可如何是好!”孙权被其兄一番拉扯,显然也忘了此事!那人见公输祥一直没有拿出竹简,语气不悦的说道,“既然没有推荐竹简,那就别在这耽误我的时间!”

“谁说我家公子没有!那孙二公子可是亲口答应推荐我家公子入拜器门的!而且我家公子还全部测试通过了!不信你自己去问孙二公子啊!”其旁韩虎不满的吼道。

然登记人员讽刺的笑道,“没有就没有!还想巴结孙二公子!告诉你,没有推荐竹简我管你有没有人推荐!”

其旁牛辅见公输祥遇此麻烦,欢喜的走到其旁,对着登记人员说道,“李东,此事我可做证!”公输祥见牛辅为己作证,欣喜的感激笑了下!

登记人员脸色犹豫,牛辅见状抢道,“李东,难道你连我都不相信啊!这等大事我岂会糊弄于你!再说孙二公子确是推荐了公输公子加入拜器门,而且测试也是与孙二公子一同进行的!这事我等皆可作证!”

李东望向公输祥身后监测人员,其人皆是同声回道,“是的!这事确实属实!”牛辅见李东望了其同仁,知道其心思松动,语气强硬的说道,“实在不信你可前去询问孙二公子!只怕到时候这事可就不会轻易解决了!”

“好!既然各位监测同仁都能作证,那我就给各位一个面子!”说完,转身询问道,“祖籍、姓名、年龄?”

公输祥欣喜的对其后监测作揖,转身一一回道,“祖籍上古郡,公输祥,字意全,时龄十六!”李东二人一边听到,一边登记开来!片刻十分,李东递于公输祥同样竹牌,公输祥谢之接过!

其上刻道:拜器门学牌---公输祥。牛辅等人见此事已完,上前恭贺开来,牛辅递于公输祥三块竹牌,分别为公输祥三人的汉林院学员证明!

“多谢各位作证!”公输祥客气的道谢!牛辅喜悦的回道,“小事,小事!或许以后我等还需攀附于公输公子呢!”

公输祥也不多言,与他等客套了几句,告辞道,“院外友人相等,祥就不多留了!告辞!”“哦,公输公子不要忘记,以后每日下午即为拜器门授业之时!”公输祥再次谢道!说完,与韩虎二人走了出去!

这测试一事终于成功完成了!公输祥心里也终于放松了许多!皆下来自己就要全身心投入道修习之中了!看着日辰,公输祥对其韩虎说道,“我们快点!曹操可能已经走了!不过马远还在外等候呢!”韩虎应声,二人加快走了出来!

此时已经是下课阶段,人流很多,而且多大都是成群结队!但每个群体貌似都有一个首领一般!三三两两的谈笑更欢!不过其中一些人基本跟于其后,能自由交谈的却不多!

公输祥也不做任何表示,没入人群,一同走出了汉林院!

“公子,马远在那边!”韩虎发现马远,公输祥望去,曹操等人尽然也在,不多这次曹操身边多了一群人,公输祥连忙走了上去,自责道,“让孟德兄久等了!”曹操见公输祥来至,喜悦之色

溢于言表,激动贺道,“恭喜意全测试通过!而且更可贺喜的是意全你尽然能够加入拜器门。今日曹某做东,各位聚贤楼见!”

“一定,一定!我等一定前来赴宴。再次我等也恭贺意全兄拜入拜器门啊!”公输祥作揖回礼!

又是一番客套,途中先行离开了数人!曹操看了看在场众人,终于敞开笑容介绍道,“意全,来来来,这三位都是我族内兄弟,可以说都是自家人!”公输祥连忙打量了四人皆都魁梧非凡。

曹操一一介绍开来:某从弟曹仁,字子孝。曹纯,曹仁之弟。族弟曹洪,字子廉。而最后一位为我帐下军士名为许诸,素有虎痴之称!意全你可要小心啊,被他缠上了那可会烦死你啊!哈哈!”

曹操一遍介绍,公输祥一遍客气还礼,当看向最后一人时,即为许诸时,公输祥被其恶汉的面容惊咋了下,这人体型比之众人最壮,即肥又高,双眼炯大,那个小孩被他一瞪,不吓哭才怪!

只见曹操介绍完许诸后,其恶样尽然不好意思的捞了捞头,惹的众人一阵开怀!公输祥见过众人过后,也亦对其韩虎二人介绍道,“这两位是我帐下军士,韩虎马远!”韩虎马远二人见公输祥如此介绍自己,心中感激之情更甚!公输祥待己如此深重,二人无比感激涕零!

曹操见几人都相识过后,大笑道,“意全,诸位兄弟,我们先行回府,等夜间在去聚贤楼畅饮!”“好啊!今日定不醉不归!”大伙一哄而散,曹操与夏侯三人与公输祥三人同行而回曹府!

等众人离去片刻,其后走出三人,尽是刘关张三人。张飞双目圆瞪,面色不喜的吼道,“哥哥!你为何对那厮如此之好!可恨他还不知礼数,难不知哥哥为宗亲皇族!要不是二哥相拦,俺早砍了他了!”

“三弟,不可鲁莽!我们现在屈身于此,而且眼下又是董卓专政,不可节外生枝!那人又是董卓门徒,我兄弟三人还是先忍让忍让!”其旁关羽面色苦闷的说道!

“二弟所言甚是,三弟啊!不是哥哥心软,如果你此时砍了那人,只怕我等在洛阳也就待不下去了!其实对于这官职我到无所谓,可就是怕我等再无修习武道之处啊!”不怪刘备如此说言,其实他三人早来洛阳,受尽董卓门徒欺压!可恨的是这董卓门徒不是明眼欺负于你,而是边着法子,暗地里给你使绊子!害他兄弟三人每次都不能发作!他兄弟三人又不肯攀附于董卓,故在内饱受排挤,只能强忍不发啊!

“不知公输兄弟到来过后,见我兄弟三人落魄如此,我真不知如何相言啊!”关羽想起公输祥,再想到如今三人的处境,无奈的自叹道!

“哎!为兄又何尝不苦恼!我兄弟三人先行洛阳而至,本就**给意全作个铺垫,可是我兄弟三人现在连居所都是三人同床!哎,都是我没用啊!连累了二位兄弟啊!呜呜!!”刘备边说还边小声哭泣了出来!

关羽心酸的安慰道,“哥哥莫哭!山穷水尽总有个尽头啊!”张飞见哥哥哭泣,心中暴躁不安,如心头巨物添堵一般,压的大口大口吐息!脸色苦闷的哀求道,”哥哥莫要再哭了!我听说今日阉宦之子曹操聚贤楼请客!咱兄弟三人的晚饭也有着落了!俺张飞过去定吃他个钱囊空空!”

“这不好?”刘备停止哭啼,摇头说道!张飞直爽的回道,“怎么不好!曹操这斯生先阉宦之子,现又是董卓走狗,咱们去了叶是给他曹操面子!如今他请客也是用的百姓之钱,咱为什么不能去!二哥,你说是?”

关羽亦无奈回道,“哥哥,三地所言虽牵强,但道理确也合理!我看我们还是去?”刘备见两位弟弟都说**去,终开口回道,“那去!”

“哈哈哈!定吃穷曹操那厮!”张飞不顾路人诧异的眼光,自顾的吼道! 仙侠三国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