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下)

小说:我也走走桃花运作者:竹语随风更新时间:2019-01-19 00:07字数:124093

  夜半时分,香芸从绮梦中醒来。她仿佛记得醉之后被一个男人抱进房间。醉眼去看,好像是自己家那个冤家。感觉他在脱自己的衣物,香芸也不挣扎,对他的轻薄也不过敏。反而八爪鱼般缠上去,绽放久违的激情。

  一夜chun梦不可细数,此刻醒转,身体的酸痛仍在。原来这个梦是真实的。她现在的样子不能见人,偏偏身侧就有一只肥粗的臂膀霸道地环着她。那张脸是噩梦的开始。下一刻,香芸只懂得尖叫了。

  侯万被惊醒。看见香芸,极暧mei地笑着,称呼也变了:宝贝儿,你醒了?香芸有如雷击,蜷缩在一角,头脑暂不能思考:我为什么会在这里?你对我做过什么?侯万一脸恳切,老实交待:你醉了,是我送你到房里。本来我想离开的,谁想你竟抓住了我的胳膊,哀哀地求我留下来。我这个人有个弱点:心软。对漂亮女人的要求拒绝不了。香芸渐渐明了,难免痛彻心肺:所以,你就趁着她不省人事,败坏了她的名节?侯万把一失足成千古恨的悔恨拿脸上展示:不是这样的。你是醉了,我何尝就有多清醒呢?酒能乱xing,你是那么的撩我心弦,我强忍住本能的原始冲动。偏偏你主动到令男人喷血,搂着我就不放了。我只是个意志薄弱的男人,除了顺从yu望的支配,我还能怎么样呢?侯万:发生这样的事,我有大大的责任。如果你愿意给我一个赎罪的机会,我会用让天地都嫉妒的好弥补你。

  香芸连哭的力气也没了,谁能想到,她努力来的竟然是这种结果。这简直比杀了她还难受:牛琛呢?他干什么去了?侯万:走了,把你托付给我他很放心。香芸才知道:你们联合起来算计我。这究竟是为什么?侯万:不为什么。这个世界本来就是这样:不是你算计我,就是我算计你。你愿意轻信人,我也没办法。

  香芸发狂地疯叫:我要去告你强奸。侯万:你若嫌丢人丢得不够,就快些去。听说你们夫妻关系不好,不知道你家那位听说此事之后,会不会因为同情更爱你呢?退一万步讲,即便你取证成功,我罪名成立,那又怎么样呢?我顶多就判十年。再找找关系,争取表现好一点,提前二三年释放也不是不可能。至于你呢,如果我忍不住去报复,把你的案底捅出去,你还能活几天我就不得而知了。香芸:我都这样了,生不如死。我怕什么?侯万:那把你的亲友的性命全加上呢,也无所谓吗?香芸有玉石俱焚的打算:我杀了你,大不了一命抵一命。侯万笑了:要是连你都杀得了我,那我就是该死了。我劝你还是不要这么做。我要是死了,谁来保护你和你家人的安全呢?怎么说我们也有过一夜情,不如你跟了我吧,咱们奸夫***正好一对。

  香芸:把东西还我。侯万:这是我的护身符。没有了它,谁能保证你会听我的话呢?香芸发现自己败到家了,人财两空:是不是从一开始,你就不准备还我?侯万:不要说得这么难听嘛。经过了刚才,我发现自己喜欢上了你。欢迎你加入我的后院队伍中来。大家做了一家人,事就好办了嘛。香芸一刻也不想呆下去:要我答应,除非我死。侯万有所恃:不要急着作答,我会给你时间想清楚。也不要和我玩什么把戏,对你没好处。

  香芸心如死灰,带着一身伤消失在黑暗的深处。丈夫的影像在她脑海中浮现,她没脸再去见他,她不知道她的曙光在哪里。

  侯万还是比较满意的。头枕着龙珠,准备睡个回笼觉。忽然,屋里起了一阵微风。侯万多年的职业生涯生出警觉。他睁开眼,门不知何时已经大开,门外的二阿也不见踪迹。借着微微地月光,侯万看到床边不远,一个黑黑地鬼魂站在那里。更可怕的是他手上提着一把泛着冷光的屠刀。侯万冒出冷汗,他感到项上这颗人头不再无虞了:“你是什么人?”鬼魂不见动唇,冷冰冰地回应来自地狱:一个要你命的人。侯万混乱地头脑飞速冥思对策,他想了几十种却发现没有一种管用:你为什么要杀我,我得罪过你吗?鬼魂: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有人高价收购你的头颅,所以我就取来了。侯万不敢匹敌,祭出龙珠银票:命我留着,东西全归你。鬼魂:不只是钱的问题。我答应过雇主,不能反悔。你死了,东西自然就归了我,而且加上你这颗脑袋,我收获更多。

  侯万知多说无用,做困兽斗,垂死也要挣扎:“来人啊,杀人了。”这无疑加速了他的死亡。鬼魂欺身过来,那把刀轻易洞穿了侯万的身体。血如水流,侯万不敢相信:他一片大好人生,就这么走到了终点。侯万不肯咽气:是谁指使你来杀我的?鬼魂不对死人隐瞒:“牛琛。”“啊?”侯万不瞑目的眼里充满怨毒:东西给你。作为交换,我只有一个条件:用它们换牛琛的狗命。你答应吗?鬼魂阴笑:很乐意为你效劳。即使你不说,我也不打算让他活过今天晚上。侯万哈哈笑了,笑着笑着,嘎然而止。无论他是恨还是不甘,一切都过去了。这世上的悲欢离合,喜怒哀乐和他再无半点关系。

  下一刻,鬼魂现身泊在岸边的一叶小舟上。船上面,牛琛等得不耐烦。鬼魂无声无息钻了进去,然后,牛琛的惨叫声起。他机关算尽,聪明反被聪明误:陆一鸣?为什么会是你?这是为什么?牛琛的声音渐小下去,直至微不可闻。

  陆一鸣摘去面具,将牛琛的尸首推入江中,带着两处非法所得,正要拔锚遁去。这时,周遭亮起了无数的火把,照得如同白昼。有个大嗓门喊话:“陆一鸣,你已经被包围了。识相的放下武器,缴刀不杀。否则我们不保证你的人身安全。”陆一鸣知自己血债太多,不肯伏法。拼死一博,一把刀使将开来伤了几名捕快。终因寡不敌众,失手被擒。捕头长吁了口气:为了逮这家伙,他三天没合眼了。手下从船上搜出赃物,呈报。捕头过目一看,一惊非小:乖乖,发财了。趁众人不理会,偷偷私藏部分。口令:“回县衙。”连夜赶了十几里山路,一行人疲惫不堪。

  捕头拿着赃物进内向县太爷周仁请示。周仁在小妾房里,睡得正香。美梦被扰,自是不高兴。待看见龙珠,哪里还有一点睡意。捕头汇报:这是从惯犯陆一鸣身上搜出来的,请大人定夺。周仁不假思索:“将贼人打入死牢。贼人赃物,必乃作歹所得,若无失主认领,悉数充公。”捕头早知会是这结果,周仁口中的充公,不过是他私人库藏的堂皇说法。捕头道:大人英明。周仁从厚厚一沓中翻出一张银票:兄弟们也辛苦了,拿去喝酒吧。

  捕头接了退下,周仁闩上门,触动机关,书柜自动翻转,现出暗室来。周仁郑而重之地把龙珠和其它奇珍搁一起。正要合上,忽然外面小妾的声音传来:老爷,你在里面吗?周仁慌忙掩饰好,开门出去,也不多解释,拥着她道:走,睡觉去。

  他自以为天衣无缝,哪里知道自己的一举一动被一双锐利的眼睛洞析。周仁刚走,一个黑影就溜了进去,依葫芦画瓢,打开暗室,一古脑把宝贝全搂了,连周仁的那本黑帐也没有放过。

  黑影飞身上房,闪电一般在相邻的屋顶间跳跃,不带起一丝风声。只是他的背后,竟多了一个蒙面客,身手也是不赖,二人一前一后行至郊外林里。黑衣人查觉到,停滞不前,有意在此一决雌雄。蒙面客反客为主:把东西留下。黑衣人已知来敌身份:“你是杨达民?”我吃惊非小,强自镇定下来:认识我的人,多半我也认识。我认出了那把魔剑:“你是肖正男?”他轻笑一声,褪去面巾,果是熟人:想不到,我们这么快就见面了。我忧色更深:你因何去盗周仁的物品?肖正男道:你是为什么,我就是为什么。只不过我比你早那么一点点而已。

  那本黑帐,我是势在必得,也是我打倒贪官和救人的关键:这么说,你是不打算把东西交出来了?肖正男婆娑着剑鞘,不答反问:“你还记得我们初次见面时的情形吗?”那时,我和他差点打起来:当然记得。

  肖正男的声音明显冷了:我记得我说过,我们再见面时将会有一场战事,不是你死就是我亡。这话会在今天兑现。我无路可退了:非打不可吗?肖正男道:是。只要你能胜了我手中这把剑,不但东西归你,还有我这条命也一并给你。

  空气骤然紧张,该来的,终究要来。我热血燃烧,与肖正男的冷漠势不两立。肖正男扔掉麻袋,他的眼里只有他的剑。我知道,他已臻人剑合一的最高境界。而我所恃的,唯有初生牛犊的勇气和视死如归的壮烈。肖正男微微笑道:我不会手下留情的。

  我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把体能调动到最佳状态。目注着那一人一刀,眼一霎不霎。我知道,我的江湖路满是坎坷,前进的路上有太多的未知等着我去挑战。人生要有所担当,无论我的前面是什么,我都不会再畏缩下去,绝不…………   闭幕词

  “女士们,先生们,晚上好。首先要感谢大家在某一个无聊地时间来到这里看一个无聊地剧目。不得不承认,我们无法提供给您惊心动魄的视觉冲击;也不能满足任何艺术审美的需要;更没有叫得出名字的超豪华演员阵容。唯有的,是小成本小制作,一个小老百姓的市俗土气加稚气。

  肤浅的内含限制了您观后的收益。不要妄想从中能吸食到维持生计的精神食粮。它教不了您什么,您若为买门票的十块钱抱屈我们也体谅,观礼前半小时允许退半票。

  如果您因为忙碌疲惫想放松心情,那就听听这里的故事吧。我们还在加工快乐,让我们的快乐成为您笑声的来源。要是您笑得还过瘾,就请举起您的左手,再举起您的右手,然后用您的左手使劲拍打右手。使我们在噼噼叭叭的轰鸣中很有面子地拉下帷幕。朋友们,再会……”   (全剧终)   ——献给这世上多数不幸福的人们——    起点中文网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