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不要去

小说:创世神路作者:苑馨愿更新时间:2019-01-19 00:06字数:145148

一处幽暗的山洞中,一只黑色光蝶绕着一个斗篷人飞来绕去。

“主人怎么不杀了那个小人。”

斗篷人收功吐出一口气,从空间戒指中拿出黑脂盒取出黑脂晶摩挲,连纯暗之体都不是,无法触碰这黑脂晶,收集这东西作何用:“那个人无法杀……。”

且不说明燃烧掉整个黑盆地的火焰不好对付,就是那黑脂树林中布下的又岂只是困阵,敌友不分下布下当然是杀阵,对暗系魔植的亲和力,隐隐能知道那个人留下的后手,但却没有发动,无论是想知道她与那尸鸟背后黑手的关系,还是对她没有杀意回馈,或者是其他的什么,这点倒是让她少了不少麻烦,能悄无声息的布下如此精妙阵法的阵师,想杀他都是不易,她也没理由必杀他,为了一个黑脂晶还没有这个必要,至于最后黑脂树的出其不意的发难,也不是他做的,能控制黑脂树的不止是他和她,还有一个新生的地行龙之主。

况且,那个人,杀不得……

“可是以主人的……”

话没说完,幽冥光蝶就被斗篷人冷冽的目光吓住了,立即匍匐在斗篷人脚边道:“属下知错,请主人责罚。”它怎么忘了主人的禁忌真是该死。

“待事情完毕回圣殿黑狱领罚。”

“是。”幽冥光蝶应道,却不敢起身,即使只是淡淡的一瞥,但幽冥光蝶却感受从身体到灵魂的疼痛。

斗篷人继续研究着黑脂晶无视地上的幽冥光蝶,犯了错就要受到惩罚。

没想到竟然能见到这连传说就没有多少人知道的逆天灵药,古籍上不是没有地行龙一族被灭后振兴的记录,但能开出黑脂花的记载屈指可数,更何况黑脂果,那只是传说,现在这个晶果却是从来没有现世过,存在也只是根据黑脂果传说的推断。

那个人,那具身体,那血液……

黑脂晶,明明感觉不到任何黑暗力量的流动,但里面却蕴含着磅礴的暗系力量,他是算准了她不会吃了是吗。

斗篷人收起黑脂晶,倒是没错,她的确无法吸收黑脂晶的力量,脑海中浮现龙腾坠落时的轻笑:“黑脂晶,忘川源,尸王珠,始祖墨……可别死了,女人。”

竟然想利用她,不过如果聚起这些……那些暗疾……

幽冥光蝶敏感的感受到洞中不正常的气流,冒着大不敬起身:“主人可是……”又发作了。

看到斗篷人胸口如黑洞般滚滚向外冒出的黑气,当下就惊得不知所措,不是刚刚压制了吗,怎么又发作了。

斗篷人按住心口,将如开闸洪水般外泄的暗系玄气慢慢压回。

“无事。”

洞外传来一道苍老的声音:“圣女,属下有事禀报。”

斗篷人整理了一下斗篷:“进来。”

……

黑暗中,不知多久,龙腾幽幽醒来,模糊中便看见一个朦胧的人影,不是天犴也不是杀神:“你是谁?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我是谁,你不是最清楚吗?”

眼前一花,一双眼睛逼近龙腾,龙腾一惊,重瞳!

古往今来,重瞳者必是人中龙凤,众生王者。

谁!

龙腾猛地睁开眼睛惊坐起,抬手抚抚额头,多久没做这个梦了。

突然发现手指微疼,这是什么东西,龙腾一甩手就把手上的东西给甩了出去。

“恩人大哥哥。”

听着这糯糯哀怨的声音龙腾瞬间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什么鬼。

定睛一看,竟然是一只小地行龙,小地行龙,这个黑盆地还有新生的地行龙吗,不是被灭族了吗,就算那个捡到的地行龙蛋也只能算一个死蛋。

“恩人大哥哥,你怎么了?”

龙腾摇摇脑袋,思绪有些混乱,定定的看着被甩出去又爬回来小小一只的小地行龙,恍恍惚惚许久总算理清了思路。

是了,他为了历练来到黑盆地,捡到天降龙蛋,救老地行龙,斩杀杀戮地行龙,老地行龙献祭,接着好像动用了天犴的本命火焰烧光了尸鸟,最后与突然杀出的斗篷人战斗,却让她抢走黑脂晶给跑了,自己也坠落被黑脂树藤托住带入地下,然后就看见了九头龙,再然后,就没有了。

这只应该就是孵化出来的小地行龙吧,看来获得了传承继承了黑盆地,不然也不能操纵黑脂树攻击那个斗篷女人,只是这样攻击一个让你得以来到这个世界的真正恩人真的好吗,至少那个女人比他的恩来得大,他救它只是斩杀地行龙的顺便而已。

记起了一切,龙腾看着小地行龙的眼神说不出的怪异,虽然是对他优势的差别待遇,但接受起来还是有些心虚。

“没事,你咬我干嘛?”咬出血就麻烦了,不说喝了血会实力暴增,估计是在暴增之前这个小东西就爆体了。

体内竟然有四股力量,虽天差地别却又不相互排斥,和谐的共存在同一个身体里,想来那四个人倒是对着小家伙抱着极大的善意,最大限度了排去了力量之中的狂暴性。

只是这到底算是幸还是不幸,这辈子是不会成长了,永远定格在现在的实力,不过神兽的实力在这天旋大陆应该没什么敌手。

小地行龙支支吾吾的说道:“没,没干嘛,我就想,想看看恩人大哥哥的戒指。”

龙腾奇怪的看了一眼小地行龙,恐怕不是看空间戒指这么简单吧,魔兽能用空间戒指?**是看上空间戒指中的宝物了:“你想要黑脂果。”只有这个它知道,也喜欢,黑脂果对暗系魔兽可是大补之物。

不过对这个小家伙来说就是夺命毒物了。

小地行龙点点头。

“你可知你吃不得这个。”

“我我我想要。”小地行龙不敢看龙腾的眼睛,对着地面低低的说道。

“不给。”龙腾翻身而起,朝一个方向走去拒绝道。

原来如此,难怪进入黑盆地之时总觉得不太对,原来玄机在地下,竟然将整个黑盆地都变成了阵法,这个阵法倒是诡异奇特,而且……这里应该也只是阵法的冰山一角。

小地行龙看着龙腾毫不犹豫的向生门走去,蒙蒙的眼睛微微眯起。

重瞳浮现,双手迅速结印,闭合交错如铁板般坚固的黑脂树根自动打开,露出一个一人能过的洞口:“不要小看了被诅咒的九婴,只是这点程度还死不了。”

兽瞳瞬间睁大:“你知道。”

“知道如何,不知道又如何。”

只是一缕琉璃般璀璨的火焰,汹涌袭来的树藤还有背后笼罩而来的黑暗便自动在五尺外湮灭,“既然活了下来,那又有什么意义。”

火光中,龙腾的影子被拉得长长的,随后消失在地底世界。

小地行龙有些失神,喃喃道:“有意义,有意义……”

“有意义!不该如此,它不该做出如此牺牲!”魔兽的嘶吼声在地底世界不断回荡,凄厉伤心。

黑盆地外,一只金毛猴子抓耳挠腮,来来回回不耐烦的蹦着。

“拿到了吗?”

小地行龙有些局促垂头道:“没有。”

“什么?”

小地行龙再次道了一声,只不过声音大了些:“没有。”

一只拳头下来砸向了小地行龙的脑袋上:“什么没有,你不说你能拿到的吗,还不让我亲自进去拿,我看你是被那个人类洗脑了吧,大哥受了这么重的伤没有黑脂果怎么行!”以为它贪心它的宝贝吗,它又不是暗系,要那东西何用。

这个新生的家伙没有接受传承吗,不知道大哥对魔魇之森的意义吗!

小地行龙原本刚出生般小小的身子瞬间增大,坚硬的皮甲让金毛猴的拳头如同鸡蛋碰了石头,猝不及防,疼得金毛猴嗷嗷叫直甩手。

“你以为我想这样吗,那个人类是不可能拿出黑脂果的,这是黑脂树主干树汁精华,虽然没有黑脂果的疗效好,但聊胜于无,你快拿给大哥。”

金毛猴还想再恼恨几句,但看到变大了的小地行龙兽瞳里全是阴沉,还是把话给咽了回去,接过装着黑脂树主干树汁精华的小瓶子,虽然不满意这个新生家伙的办事能力,但这瓶子的黑脂汁液也是耗费了重生的黑脂树林的不少元气,就不计较了。

“那个人类往哪个地方去了?”它就不信拿不到黑脂果。

“不知道,出了圣地就不见了踪影。”如何做到的,竟然能在它严密监控下的黑盆地消失无踪。

金毛猴气得上蹿下跳,恨不得揍小地行龙一顿,这个家伙太讨厌了,和以前那个黑老二的一样讨厌。

最后金毛猴还是没有真的动手,与其和现在实力已经和它不相上下的地行龙内斗耗费时间得不偿失,不如去找那个人类来得实际,就算他有绝世强者庇护又如何,为了大哥死了又何妨。

突然金毛猴耳朵一动,眼睛一转,一阵风就没影了。

小地行龙看着空旷的前方,叹息一声回了地底世界。

茂密的森林中,草木葱荣,龙腾看看遮天蔽日的高木,日光透过树叶流泻,一道道光束落下,如梦如幻,比之黑盆地的能见度大了不少,没有对阳光的排斥,明亮的光束更添人间的温暖。

环顾都差不多的四周,龙腾展开地图,将一个鳄鱼的符号划了一把叉,手一指,定在了画着鬼脸的猿猴标记上,下一站便是那里,鬼面人猿领地,任务夺取月幽昙。

月幽昙这种植物除了漂亮外一点作用都没用,真不知道取来做什么。

吱吱吱,龙腾低头一看,一只土拨鼠似的魔兽扯着他的裤脚。

父亲大人,是我呀,小花。

那魔兽看起来非常高兴,终于找到父亲大人,它可是费了好大的劲才从那只臭猴子手上逃开,也是今天遇上好时机,那只臭猴子不知为什么和黑盆地的主人吵了起来,趁它不注意它才有机会偷溜的,那只臭猴子真可恶,亏它还是魔魇三巨头之一,竟然让它帮它打地洞陷害那些小魔兽取乐,还把它吊起来当诱饵钓食人鱼等一大串可怕的水生魔兽,太可恶了。

“原来是你呀小花,跟魔魇三巨头混得怎么样,可有长进。”作为保护魔魇之森的守护者之一,那个猴子既然在夺走戒指之后就没弄死这小东西,那么后面就不会,何况六臂灵猿是素食主义者,那时故意的挑衅也不过想彰显它黄雀在后得手的高明,所以龙腾之后也没有特别在意这只被驯服却没契约的钻地鼠。

想必一直跟着魔魇之森的那几个大佬魔兽,多少也能学点东西。

小花很高兴龙腾还记得它,就像在外被欺负的小孩找到了家长心里得到莫大的依靠支持,张牙舞爪就想跟龙腾控告着金毛猴的可恶,但想到重要的事瞬间盖过了它的委屈,还是父亲大人的事最重要。

父亲大人走的这条路线好像是去鬼面人猿那里,要是放在平时倒不打紧,但现在可不行,会出大事的。

“吱吱吱吱,吱吱吱吱……”

父亲大人可是要去鬼面人猿的巢穴,那个地方去不得……

钻地鼠一直比划,手舞足蹈,但龙腾可不懂兽语,又没有契约更不可能心灵沟通,耳中环绕也只是吱吱吱的声音,虽然音调高低不同,但反复循环,也堪称洗脑神曲了,脑中就吱吱吱的单曲循环。

钻地鼠见龙腾还是不理它急得团团转,突然福至心灵,灵光一闪,埋头忙碌起来。

大功告成,钻地鼠兴奋的向龙腾邀功,却发现龙腾早已走远。

钻地鼠小花急得跳了起来,对着龙腾的背影吱吱吱,企图引起龙腾的注意。

可惜龙腾只想快点完成任务没有转身:“小花再不跟上来就不管你了。”这里是魔魇之森的内围,它那点道行到时候可别被哪个凶悍的魔兽捉去吃了。

看看地上的好不容易画好的图画,又看看龙腾远处的背影,小花纠结了一下,继续吱吱吱的去追父亲大人了。

一人朝着目标的走着,一鼠不停的迈着小步子追着比划阻拦,就这样一人一鼠的身影没过多久消失在树林深处。

不久一个灵巧的身影出现,看着地上的图画,简单的涂鸦画出了鬼面人猿的大致情形,也道出了龙腾出现的一系列后果,当然还有一把大叉,明明白白的劝说龙腾去不得。

爪子随便一扒拉,身影快速的朝另一个方向离去,一阵风而过,除了地上被抹花的图画只剩片片飘飞的落叶。

[小说网,!]

...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