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章 幕后妈妈

小说:笑横天下作者:笑山林更新时间:2019-01-19 00:06字数:106862

张道长离他们两人最近,听得也是莫名其妙,这被人杀了,竟然还在计较这什么公不公平的事,实在是一个怪人啊。

  不过,总算是高人出手,自己的命应该是保住了,当即冷笑道:“哼,死都死了,竟然还跟我们说什么公平不公平的,你到地狱里去找阎王计较去吧。如果你刚才不想杀我,我自然会为你做一场道场,给你安魂和葬魂,全套服务下来,便只收你一点本金而已,现在吗,哼,你只能在人世间变成孤魂野鬼了!公平,这实在是太公平了!哈哈哈!”“住嘴!”

  张道长在那里说得爽口,骂得开心,却不料阮九奇已经一脸漆黑出现在他面前,一对眼睛红如火,瞪了他一眼,然后便直直地盯住那个小男孩,眯起眼睛,小声问道:“敢问你是谁家的孩子,你家大人能否出来一见?”

  在阮九奇看来,刚才那道夜空中飞掠而出的白光,定然是这孩子的家长通过什么神奇手法发出的,而那把乌金铁叉对于他来说再熟悉不过了,这原本是在自己大哥手里的乌金铁叉为何突然出现在这里,而自己的大哥明明已经是死在了雾谷当中?

  这小孩子背后的那个人便极有可能是杀死自己大哥的凶手!

  刚才铁叉刺入二叔的那一招太过刺目和花哨,几乎就只是在一眨眼之间的事情,所有人都没有人看得清楚,眼前便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你是问我妈吗?”石稀雨心念一转,呵呵笑着问道。

  这样的事情,估计以后还会发生,既然如此,倒不如瞎编出来一个神奇的妈妈,让这些人哪怕想杀了自己也还有顾忌,如此一来,岂不是无形之中多出一个绝顶高手?

  “我妈妈说,她累了,不想看到你们在这里叽叽喳喳的,她老人家好不容易在树上休息,却被你们,特别是你!”他用七彩剑一指几乎要断气的阮世英,继续说道:“我妈说了,你拿着一把破剑,在这里耀武扬威的,她老人家实在是看不顺眼,便随手找了一块破叉扔过来,然后叫我出来把这把破剑收了,免得你以后还拿来欺负人!”

  石稀雨用五六岁孩子的童真,用五六岁孩子的无邪,用五六岁孩子的甜美的声音,极力地模仿着“妈妈”的语气和神态,活灵活现地说道,丝毫没有任何虚假的成分,天地可表。

  “破剑……?咯咯咯……你说,不,你妈说,这七彩剑是一把破剑?”阮世英长吸一口气,几乎就要断气地说出这一番话,然后哇一声,吐出一大口血。再然后,伸出手,想捉住阮九奇的手,惨叫道:“九奇,你,你快救我啊!”

  阮九奇看了阮世英一眼,长叹一声,道:“二叔,你说句老实话,如若刚才没有人出来阻止你,你会不会连我们这些亲人也一并杀了灭口?!”

  阮世英一呆,握住心口的那把乌金铁叉,强行用灵气护住心脉,心里把这个侄子骂了千回百转,但现在却是不能发作的,等老子好了,再找你们算账!

  “你,你,你竟敢这么跟二叔说话吗?今天若不是二叔出面,你,你如何收场?!”

  阮世英一时糊涂,竟然不知道自己要死掉了,还想着把绿家和眼前这个小屁孩给杀掉,为阮家出一口恶气。

  “二叔,你也别压我,一百年前,若不是你杀了爷爷,我们阮家何至于此,你的心狠手辣,我是亲身体味到的,原本刚才我还是有些欢喜你回来,但当你的七彩剑一出,我便知道,你依然是原来的二叔!你一定会杀了这个张道长之后,再把我们这里的人全杀光,是也不是?你一向如此的自私和残忍,是也不是?”

  阮九奇淡淡地看着这个二叔,如同看着一个陌生人一样,眼神里没有丝毫的感情,实在是百年前那件事,对于他们阮家的伤害太大了,虽然他没有亲身经历,但从父亲的口中听到这样的事情,自己也是咬牙切齿,恨不得亲手杀了这个二叔!

  阮世英大怒,指着阮九奇,你你你你的说着一长串,就是说不出其他话来了。

  石稀雨长叹一声,轻轻握住阮世英身上那把铁叉,阴阴地说道:“你们这两个老王八蛋,都不是什么好淫!别在这里半斤说八两了。你们的家事,等你们回家关门起来再算吧,现在我妈妈要我问你,这把七彩剑如何才能变小?”石稀雨晃了晃手中的七彩剑,问道。

  因为这把剑实在太漂亮了,光华如虹,天地之晕,只是太大了,几乎就和石稀雨一样高了,但他知道,肯定有什么法子让它变小,否则之前这个老王八如何收藏起来?

  要趁着这老王八还有最后一口气,还没有被这些亲侄子气死之前问个清楚明白,否则以后居家旅行什么的,却是不太方便了。

  阮世英如同看到一个怪物一样看着石稀雨,对他的话半信半疑,如果他当真没有亲眼看到这小子如何对付那可怕无比的玄魔,他便有十分相信刚才那番话,可是,如果不相信他那番话,却又该如何解释自己如今的困境?或者说是死境?

  妈个比的,可是硬是说自己就栽在这样一个小屁孩手里,谁信?鬼都不信啊,更别说大师兄了,更别说师傅了。

  我也不信啊,可是谁能告诉我,我不信他,我还能信谁?

  “你,你妈,不,你,不,你妈……”阮世英结结巴巴地,就是想称呼这眼前的小屁孩,似乎也是一件十分困难的事啊。

  “你妈!你妈你,妈你妈,妈妈妈,你你你!!”石稀雨气得骂道,也不知道自己骂些什么。

  妈妈在他心里无上高大和圣洁,虽然一出生便把自己给扔了,应该是扔了,否则为何自己至今也没有喝过一口奶水,见过一眼妈妈的样子?

  但妈妈是不容欺负的,自己胡乱编造出来的妈妈,同样如此。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