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迷雾不解 救三掌门

小说:江禾录作者:沉心禾更新时间:2019-01-19 01:26字数:127821

ps:看《江禾录》背后的独家故事,听你们对小说的更多建议,关注起点中文网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qdread即可),悄悄告诉我吧!

  当江禾自密实走出的那一刻,一丝警觉毫无征兆的掠过心头,那是一种说不清的直觉,战斗的直觉。虽然他见到楚红袖还在冷冷的逼问五大人,五大人瘫倒在地,神情恍惚,但江禾还是直觉的感受到一种危机。他回身望了望身后脚步蹒跚的几位前辈,心中有些无奈,也有几分敬意。这些前辈即使身陷囹圄,孱弱不堪,但这份风骨却是谁也不可小觑的。

  陡然间,江禾仿佛觉着自己抓住了什么,心头灵光一闪,“红袖!退!”

  “哼!来不及了。”一道阴冷的话语传来,说话间,数道人影鬼魅般出现,两道人影直接出现在五大人和楚红袖身旁,不等楚红袖反应过来,一记干脆的手刀将她斩昏过去。

  这一番电光火石之间,情势已经急转直下,江禾面沉如水,望着突然出现的一群人,心中极度不甘,可是,谁又能想到,以楚红袖之能,这些人却竟能不受影响,而且明显隐身在侧已久,他们究竟是何方神圣?

  江禾还未说话,身旁的老人却已怒发冲冠,“屈仁,你无耻!竟甘为朝廷鹰犬,残杀武林同道!苍山派的百年清誉就葬送在你这小人之手!”

  江禾抬眼一看,只见楚红袖身旁二人,一人身穿墨色长衫,手持折扇,倒真有几分好卖相,而他身侧另一人方面无须,身形威武,正低声唤道,“老五!老五你怎么了?”

  而五大人依旧呆坐于地,双目无神,口中不住念叨,“错了吗?错了吗?”

  江禾正默默思索两人的关系,只听“唰”的一声,却是那屈仁打开了折扇,正欲卖弄风骚,“诸位掌门却是错了,识时务者为俊杰,况且学一身武艺,本就是卖与帝王家,如今苍山派身在武林,但当今陛下对我苍山一系亲睐的紧,已有意立苍山味国教,统帅武林,正是在下竭力投诚,方使得苍山能获此殊荣,又岂能说我坏了苍山清誉呢?”

  他这番话本是为了挽回颜面,并且在身旁这位皇城司的大人物面前露个脸,不料三大掌门和江禾均无意接茬,场面一下尴尬起来,他的脸上也有几分怒气,好在他养气功夫却是不赖,不过一闪便露出盈盈笑意。

  站于五大人身侧之人忽然上前一步,“我五弟为何神智失常?交出解药,饶你们不死!”

  屈仁忙微一躬身,“这等小事何劳阁主出手,交给在下便是。”

  江禾心中一动,“阁下便是隐螭阁主?”语气中微露杀意。暮剑在一旁轻声道,“他是三阁主。”

  那人一听,眉头一皱,双手负立,眉眼一抬,便有一股凌厉气势直向江禾刺来,眼神如刀,“你是何人?”江禾一听这话,便是一愣,“你不知我是谁?”

  三阁主闻言面色稍霁,“自是不认识,此事若你只是不小心沾染,留下他们,我可以让你走。江湖这么大,化敌为友岂不更好?”

  江禾闻言,气极反笑,眼中悲苦之色闪过,语气终于带上一丝怨恨,“化敌为友?化敌为友?几番伏杀,废我武功,如今攻我师门,掳我师妹,我跟你们隐螭阁的恩怨,恐怕没这么容易化解!”三阁主心念电转,“你是江禾!”

  “不错!我是江禾!”江禾上前一步,手已放在剑柄之上,双眼如火,只听一声炸响,发带炸开,披发飘散,“我究竟何处得罪了你们隐螭阁!要你们如此苦苦相逼!”三阁主冷哼一声,情绪不变,“何必多说!打吧!”

  话音刚落,左右数名黑衣人如闻圣旨,刀剑出鞘,霍霍之声不绝于耳。

  “住手!”一声暴怒惊呼自远处传来,听声音正是木韫,那群黑衣人闻音正自踌躇,三阁主怒道,“还不动手!”身形暴起,直取江禾首级。

  “砰!”尘土散落间,江禾与三阁主各退一步,分别稳住身形,只见有一人夹在二人中间,正是木韫。

  三阁主眉间煞气隐现,“混账!莫不是忘了你的身份?还不退下!”

  木韫面色苍白,额头有汗,显然是闻讯便来,涩声道,“你不放他走,我不会退。”

  三阁主面色转冷,双手紧握仍旧忍不住的有些颤抖,显然已经气贯胸膛,却不知为何生生忍下,与木韫对视良久,忽的低下头来,“那小子,你走吧。”

  江禾微一愣神,想不到木韫在隐螭阁的话语权已经达到这种地步,后退一步,“三位前辈,你们先走。”

  三阁主怒斥一声,“你小子莫要得陇望蜀!这三个老家伙,绝不能走!”

  江禾神色一凝,冷冷一笑,并不说话,只将手一伸,做了个请字礼。

  木韫突然跪了下来,“放了他们,我求你了。不要逼我了,你已经逼过我一次,还想怎么样?”

  这番话既像恳求,又似威胁,江禾正猜不透二人的关系,望着委顿在地的木韫,心中不由得浮现出当初那个自信纯朴的师弟,心头一紧,“莫要求他,忘了我是怎么教你了的吗?”

  木韫猛一抬头,又一低头,声音有些低沉,“三军可夺帅,匹夫不可夺志。”

  江禾昂然一笑,“不错,其志不改,纵粉身碎骨,精神不灭!”

  三阁主闻言一愣,紧接着冷冷一笑,“你这话让老夫终于高看那老鬼一眼,竟能将一头雄狮教成一只忠犬,你们走吧。”言下之意竟是要放过江禾一行人。

  江禾一楞,没想到隐螭阁这么轻易便放走了自己,示意三位前辈先走,自己却大步向前抱起了楚红袖转身,留给隐螭阁众人一个清瘦的背影。

  三阁主眼中杀意隐现,木韫虽跪倒在地,亦是蓄势待发,显然已存玉石之心,三阁主突然叹一口气,一掌击向地上半死不活的五大人,“孽畜,人已经走了,你总该满意了吧?“

  五大人硬生生瘦了一掌,忽然翻身拜倒,“多谢师兄成全。”

  三阁主望着他,眼前却恍惚出几十年前那个风姿英发的五师弟,还有,那个红衣翩然的师妹,忽然长叹一口气,“命数使然,造化弄人,都是命啊,师弟,认命吧。“五大人听到这话,忽然泪流满面。

  ”师兄,这事怪不得韫儿,你莫要怪他,也不要讲此事告诉二哥,算弟弟求你,可好?“

  木韫浑身一震,默默不言,三阁主也饱含深意的看了木韫一眼,“罢了罢了,都是天意,江禾那小子,日后定成大患,还不知怎么解决呢?这事,我扛吧。“

  木韫深吸一口气,“三师伯,师侄尚有一事疑惑不解,久塞心中,不知当讲不当讲?”

  三阁主“哦”了一声,“不知当讲不当讲,便不必讲了吧。“

  木韫却并不理会,“不知云虚宗的长虚,如今下落何处?”

  三阁主忽的冷笑一声,“他已坠落万仞绝壁,莫说是他身受重伤,便是他巅峰之时,想必也粉身碎骨了吧?”

  话毕,拂衣而去,五大人怜爱的看了木韫一眼,叹一声跟了上去。只剩下木韫孤零零的跪在地上。

  良久,他抬头,泪痕满面,“好冷啊,师父。“(天上掉馅饼的好活动,炫酷手机等你拿!关注起~點/中文网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qdread即可),马上参加!人人有奖,现在立刻关注qdread微信公众号!) 起点中文网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