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芙蓉阁(四)

小说:墨倾天下作者:苍狗白衣更新时间:2019-01-19 01:31字数:117200

华溪闲拿起祥云绣花蓝色滚边苏绣儒服正要换下,却发现琉璃玛瑙绡珠暗夜萤飞帘被撩开,颜夕手上拿着一件鲜红的衣服,笑嘻嘻的走进来,颜夕没想到华溪闲现在只穿着白色东珠绡里衣,一个人在一片昏黄中周身散发着淡淡的白光,华溪闲在颜夕进来之后之后脸上微微诧异,一双丹凤眼微微上挑,眼角红痣红艳欲滴,颜夕这一刻似乎是看到了一个仙和妖的集合体,可是那样本是相冲突的气质却在华溪闲的身上得到了完整的结合,更衬出华溪闲的不凡风华绝代。

华溪闲看见颜夕进来之后就盯着自己看,微微咳了一声,颜夕清醒过来,一脸坏笑把手里面的红衣递给华溪闲道:“嘻嘻,没有见过师哥穿红衣,这件银线钩丝梨花荼靡夕阳华彩服一定很适合师哥,师哥不如试试?”

华溪闲听见颜夕叫自己师哥,挑眉看了看颜夕手上的红衣,淡淡道:“好。”

颜夕帮阴天换好衣服之后,就坐在椅子上等着华溪闲,阴天似乎有些不开心,一直拉着颜夕往外走。

“丫头,外面的牡丹很漂亮,我们出去看看好不好?”

“几朵花,有什么好看,不去!”颜夕无视阴天的撒娇。

“丫头,我饿了,我们去吃饭好不好?”

“我不饿。”颜夕把头转向一边,再次无视阴天。

“丫头,我要上厕所!”阴天急了,一语惊人。颜夕‘噗’的一声把嘴里面的茶水全都吐出来,不停的咳嗽,一脸恨铁不成的看着阴天。

“你要上厕所,你就去呀!你和我说作甚!”颜夕捏着阴天如婴儿般的脸,越捏越起劲,最后阴天的脸就成为颜夕的面团,颜夕玩的不亦说乎,阴天却是泫然泪下。

颜夕看到阴天一双狐狸眼里面的晶莹泪光时,才悻悻然的收手,一边吹着阴天的脸,一边哄着阴天。

莫合和莫离在旁边,看着奇怪的两人,突然想到公子以前说的一个故事,从前,一个人养了一只白色狐狸,有一天主人不小心揪了狐狸的毛,惹得狐狸很不高兴,不理主人了,可是主人只有一只宠物,主人只好浑身解数的哄着狐狸,可是越哄,狐狸就越是不开心,最后,主人问狐狸要什么东西,狐狸说它要天上的星星,于是主人踏上了摘取星星的路程。在路上,主人遇见一只红色的狐狸,主人发现自己很喜欢这只红色的狐狸,所以把红色狐狸带上,红狐很乖,什么事都不争,什么东西都不要,整天就在主人的身后默默的跟着主人。

主人越来越喜欢红狐,渐渐忘了家里面的白狐。很多年之后,主人带着摘到了星星,看着身后的路,却不记得这是要给谁的,最后,主人看见自己锦囊里面的白毛,突然想到了家里面的白狐,匆匆回家,却发现白狐早就死了,主人思念着白狐,最后病了,红狐一直都在主人的身边,陪着主人,可是主人每次看到红狐都会想到白狐,最后在一个雷电交加的晚上,病死在床榻上,红狐独自站在主人的墓前,一直流着泪,一边不解道:“为何你永远都看不见我,我一直都在你身边呀,为什么看不见我?”最后红狐也死在主人的墓前,雨水一冲,红狐的毛变成了白色,和白狐一样美丽。

莫合和莫离一直都没有清楚,公子是要说什么,只是看到今天这个看起来和白姑娘一样大的男子,居然会像那只白狐一样撒娇,不知道是不是也和那只白狐一样。

颜夕好不容易把阴天给哄得开心了,却发现莫合莫离正一脸奇怪的看着自己个阴天,刚刚想问为什么,一只白玉般雕琢的手轻轻撩开琉璃玛瑙绡珠暗夜萤飞帘,然后就是一角妍丽的衣角散发着流水般的柔光,然后就是帘子被撩开,一双洁净的白色鞋子探出来,然后就是一束墨色流光的长发在空中滑下一个优雅的弧度,在看便是一双清冷高雅的眼,眼角的红痣映着红色的衣物,却是异样的妖娆,一张让世界为之黯淡的脸上挂着一个冷清的笑,精致的锁骨在红衣下若隐若现,一束黑发自然垂在胸前,映着红色衣,很惊艳!

不知道是不是空气有些热,华溪闲白玉一般的脸上突然多了两道红晕,整一个人看起来就是一只妖孽,来蛊惑众生的妖孽!

“你!”颜夕哑然,再看见华溪闲的那一刻,时间似乎停止了,所有的目光都只能属于面前这个穿着红衣的男子,一向喜欢美人的颜夕,第一次说不出面前这个人的美,他是不需要任何的赞美的!赞美对他来说就是一种侮辱!

“我怎么了?”华溪闲挑眉看了一眼阴天,一道寒光闪过,阴天对于华溪闲如此的魅惑,似乎早在掌握之中,欺身向前抱着颜夕的腰,嘴角讽刺。

颜夕突然挣开阴天的怀抱,似乎很生气的拉着华溪闲往里间走,琉璃玛瑙绡珠暗夜萤飞帘在空中流出一道光亮,如暗夜的萤火虫。

“马上脱下来,马上!不准穿红色的衣服!不准!我不准!”华溪闲刚刚的样子,只要一出到外面,只怕这天下没有一个人能够经得住诱huò,而且,他是我白颜夕的!颜夕双手急急忙忙的解着华溪闲的衣服,额,在外人看来就像是一个色急的人不断的轻薄着面前这位绝色之人。华溪闲的衣服被颜夕拉开,华溪闲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任由颜夕解开自己的衣服,知道颜夕看见华溪闲白色的里衣的时候,头脑才反应过来,双手离开华溪闲的身,双颊一片艳红,双手不知道放在那里,低着头不知道要说什么。

“我。。我。。我”颜夕低着头就像做错事的小孩,不知道如何为自己开脱。颜夕原本是想要华溪闲穿一身红衣,这样芙蓉阁一下子要发生的事儿就会让天下更多的人知道,可是没想到,华溪闲穿出来之后居然是如此。。。

“你,怎么?”颜夕都已经不知道要说些什么了,厚脸皮都烧破了,可是面前的这个人却还是一脸的平静,颜夕火大:“你穿红衣实在太丑了,真的很丑!不要再穿了!”颜夕似乎是在生自己的气,顺手抓起刚刚那件祥云绣花蓝色滚边苏绣儒服扔给华溪闲,气冲冲的走出去。

华溪闲看着颜夕怪异的动作,微微一下,整理好自己身上的衣服,换上那件白衣。

自从华溪闲出来之后,颜夕就像刚刚什么事儿也没有发生那样,坐在椅子上喝着茶,和阴天说着笑话,莫合和莫离似乎还没有从公子刚刚的妖媚中醒过来,有些傻愣愣的。公子叫醒两人,颜夕从华溪闲换好衣服出来之后就只是看了华溪闲一眼,便在也没有看华溪闲,三人沉默的走向大厅。

只见三人刚刚到大厅,大厅就换了一个模样,门口慢慢都是人,楼上一般白天睡觉的男妓都出来了,站在楼上,翘首以盼。在颜夕和华溪闲出来之后,全场都寂静下来,所有的目光都聚集在出来的三个人身上。

锦儿转头看向三人,只见华溪闲俊美的脸庞高贵典雅,一身白衣出尘飘渺,一种自内向外散发出来的优雅冰冷高贵以及一丝的邪魅,如同神抵一般,高贵不可亵渎;颜夕也是一身白衣,虽然面目只能算是清秀,可是也有一种就要乘风而去的豁达,周身散发着一种智慧的光芒,特别是嘴角那一抹似邪似正的笑,看起来多了几分的神秘。看见颜夕站在华溪闲身边,真真就是一对璧人,特别是彼此眼角的红痣更是让两人看起来,似乎一直都在一起,不可分割。但是,阴天在两人的身边,并没有被这两人的光芒所掩盖,周身散发的一种水一样纯洁的气质中似乎有夹杂着一丝黑暗的力量,特别是那一双眼中不知道是真的如此纯净还是黑瞳之下暗流涌动。三个人,三种气质,谁也不比谁差。

“这就是你的计划?”华溪闲微微低头附在颜夕耳边,这一动作,让整个芙蓉阁都沸腾起来。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