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40(2)大结局

小说:小镇美女作者:秋枫更新时间:2019-01-19 00:24字数:138348

张保根对陆春龄教授这样信守诺言感到喜出望外,对他们事先不打招呼坐公共汽车来学校感到很不好意思。张保根把他们请进校长办公室隔壁的会客室,对他们说,下次我派车去接你们,你们先在这里休息一下。陆春龄忙说,没关系的,坐公共汽车挺方便的,上海到鹤塘1个半小时就到了,比我们有的人在上海上班用的时间还短,我们不用休息,还是抓紧看看孩子们吧。于是,保根就带他们来到小学生民乐队排演的小礼堂,他们就在舞台上与学生们一起切磋起技艺来。他们先让学生表演了两个小乐曲。第一个乐曲是民乐合奏《春江花月夜》,学生们虽然有点紧张,但还算可以。演奏完后,陆春龄和闵惠芬带头鼓掌。学生们得到了两位艺术家的鼓励,第二个乐曲二胡齐奏《赛马》就放松多了。闵惠芬一边认真听,一边点头。学生演奏完,她马上又鼓起掌来。

然后,张保根和学生们一起请陆春龄和学生,请闵惠芬表演。陆春龄又演奏了他的笛子独奏《喜报》,他不但吹得好,而且指法、表情活泼,把喜悦的氛围表演得淋漓尽致。张保根和学生们报以热烈的掌声。

轮到闵惠芬演奏了,她先演奏了《赛马》。闵惠芬是张保根十分敬仰的一位艺术大师,她17岁时就得了全国二胡演奏比赛一等奖。后来不幸得了癌症,以顽强的毅力战胜病魔,把自己的生命溶进了艺术里,演奏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你听,那欢快的序曲就把人们带到了辽阔美丽的大草原,那跳弓、弹拨又那样自然而有节奏,最后结尾的骏马嘶鸣演奏得跟真马欢叫一模一样。这时不少群众听到演奏声,也自发地来到礼堂。一位老太太说,这跟收音机里听到的一个样。一位小伙子说,收音机里就是她拉的。闵惠芬拉完了《赛马》,大家请她再拉一曲,于是闵惠芬又拉了《江河水》。闵惠芬把这首二胡曲拉得时而如长江黄河般激越澎湃,时而像涓涓细流般如诉如泣,拉出了中华民族历史的悠远和凝重,拉出了中华儿女推翻三座大山的压迫获得新生的喜悦。闵惠芬随着二胡曲的节奏,晃动着头部,全身心地投入到艺术中,使张保根和学生们及自发进来的群众听得如痴如醉,也让他们领略到什么真正的艺术,什么是真正的艺术家。

接下来,由陆春龄的学生表演。其中一位穿着白色连衣裙的女学生演奏了一曲古筝独奏《战台风》,也给大家留下了很深的印象,那潇洒自如的弹拨声,仿佛把人们带到了战台风的现场,有身临其境的感觉。

中午,在学校食堂每人吃了一份盒饭后,陆春龄、闵惠芬就和张保根一起拟定了详细的培训计划。两位艺术家肯定了鹤塘中心小学民乐团小朋友已有较好的演奏基础,但要克服一些不规范的演奏痼习,必须接受正规训练,从基础扎实练起。同时又提出,民乐团的乐器太陈旧,最好能更换一批新的。最后决定,闵惠芬和陆春龄带学生每个月来辅导一次。张保根负责解决民乐团的乐器更新。

下午四点,张保根把陆春龄、闵惠芬一行五人送到公共汽车站,为他们买好的末班车的回程票,并把上午来时的车票钱给他们。他们怎么也不肯收,说来回只有20元的车票,我们譬如假日出来短途旅游。张保根说,你们来辅导也不收费,哪能还让你们自掏车费呢?说完,硬把上午的车票钱塞给他们。送走他们,张保根想,这车费倒好说,五人来回才100元钱,但陆春龄教授年龄也大了,闵惠芬老师身患重症,总不能老让他们坐公共汽车?还有更新乐器的事,虽然当时他答应了这件事,但细细一想,这几十个学生的乐器全部更新,只要是中档略偏上的价格,起码要五六万元,让同学们重新买一件上千元的乐器,恐怕还要费很多口舌,家庭经济条件好的学生还好说,一些家庭条件差的学生就难了。让学校统一出,也没这笔开支。要真正办好这个民乐团,真难哪!后来,他想到了刘银花、刘菊华。去年金鹤集团赞助过市体育馆举办的一个全国体育赛事,花了近百万元。刘菊华也曾个人募捐市慈善基金会100万元,创造了太仓个人募捐之最,还在市慈善基金会不要报酬义务上班。如是让她们赞助点钱给学校民乐团说不定可以。但他又一想,金鹤集团赞助全国体育赛事,可在中央电视台转播体育赛事时,免费做广告。而刘菊华个人募捐给市慈善基金会是为了帮助贫困家庭解决困难的。学校搞民乐团培训,跟她们的赞助对象并不相同,不知她们能答应吗?再说自从刘金华去世后自己又重娶了夏云珍,总感到跟她们好像隔了一层。但他也实在没有别的办法筹到钱,只好硬着头皮去找她们。

张保根先来到金鹤集团总部,可刘银华正巧出差去了,他就等下了班后来到刘菊华的住处。不知为什么,张保根以前对这个小姨子一直有些畏惧感,特别是他和周老板结婚后,感到隔膜更深了,除了逢年过节在岳父家与她见面,平时很少来往。后来,她家出了一系列事,特别一个人单住一幢别墅后,更没有来过。今天来到这里一看,果然里面装修得很豪华,过着比镇上一般人家好的多的生活。正好刘菊华刚从太仓市区打的下班回家,她把张保根带到客厅的沙发上坐下,让保姆王嫂切茶拿水果,王嫂背后还跟出一个五六岁的男孩,刘菊华马上对男孩说,亮亮,快叫姨夫。亮亮陌生地看着张保根,没有叫,又躲到王嫂背后。刘菊华说,这孩子胆子太小,就是不肯叫人,真拿他没办法。

张保根说,孩子还小,不要怪他,我小时候比他还胆小,我妈常说,我六七岁时看到生人还躲着走,到十来岁了还不肯叫人。

刘菊华说,那你后来是怎么当校长的?

张保根说,随着年龄增大,接触人多了,就什么也不怕了。你看,我今天走得急,都忘了给亮亮买点东西。

刘菊华说,你不用买什么东西,我们什么都不缺,你以后只要多来看看我们就行了,可是你又很忙。

张保根说,你在慈善基金会上班忙不忙?

刘菊华,有时候忙一些,有时候也没多少事,不过,比原来整天闷在家里强多了。

张保根说,我看你气色也比以前好多了,我知道你以前很喜欢文娱活动的,你以后星期六有空可以到我们学校看看学生的民乐团排演,我们请来了上海两位有名的艺术大师帮我们辅导。

刘菊华说,是哪两位艺术大师?

张保根说,一位叫陆春龄,是吹笛子的,号称笛王;一位叫闵惠芬,是拉二胡的,二胡拉得实在太好了。

刘菊华说,陆春龄倒不大熟悉,闵惠芬我知道,前几天好像上海电视台还介绍过她的情况,是不是她得过癌症,化疗之后人变胖了,还坚持拉二胡?

张保根说,就是她,前两天还到我们学校来辅导学生呢。

刘菊华说,那像他们这样的大艺术家来学校辅导要收很高的出场费吧。

张保根说,他们文分不收,是来作义务辅导的。他们要收出场费,我们学校怎么付得起?现在学校想为学生更新点乐器也没有钱,他们这次来辅导,看我们学生的乐器实在不上档次,就提出最好要更新一下,我正愁得没法……

刘菊华说,更新乐器要多少钱?

张保根说,大概五六万元吧。

刘菊华说,我还以为是多少,不就五六万元嘛,这样吧,我赞助你们学校十万元,把乐器买好点,下次他们来辅导时,我要去见见他们,特别要去看看闵惠芬二胡大师。

张保根说,真不好意思,你以前已给市慈善基金会捐了那么多,还让你赞助我们。

刘菊华说,小华替我打赢了官司,我还没感谢你们呢。我一下子有了那么多钱,莉莉也不要我的钱,我这一辈子也用不完。我现在想开了,人要那么多钱干什么,够吃够用就行了,过去总是想着自己,常感到很烦恼,现在多替别人想想,做点对社会有用的善事,倒感到很开心。

张保根说,那太感谢你了,我要代表学校给你送一面锦旗来。

刘菊华说,你千万不要送锦旗,送了我要感到不安的,钱我明天就打到你学校的账户上,你把学校的银行账号写给我。

张保根写好账号交给刘菊华,就高兴地辞别回去了。

两天后的下午,张保根又来到了金鹤集团总部,在董事长简朴而洁净的办公室里,见到了刚刚出差回来的刘银华。本来学生的更新乐器费是想让刘银华帮助解决的,没想到刘菊华已热心地帮他解决了,但张保根还想找找刘银华,毕竟刘菊华是代表个人的,刘银华的金鹤集团的财力比刘菊华个人强得多,学校乐团要发展,以后肯定还有很多事要找刘银华帮助解决。

正好,这时晓天走进母亲的办公室,看到张保根在,就叫了一声:大姨夫。

张保根说,晓天现在出息了,在中国国际服装博览会得了金奖,还被皮尔卡丹国际服装大师夸奖,真不简单。

刘银华说,你别夸他了,再夸他就不知南北了,还是你们小华好,书念得那么好。晓天有今天这点出息,也一直是我在背后要他好好向小华学习,前些年根本听不进我的话,这几年才知道后悔过去没读好书。

张保根说,现在知道也不晚,年轻人只要想学习,现在学习的机会有的是,不像我们年轻时,家里穷,能上学也上不起,后来文革开始,想上学都没地方上。

晓天说,大姨夫你不是后来也拿到了大学本科文凭。

刘银华说,你知道大姨夫后来拿这本科文凭多么不容易,既不能耽误工作,又要照顾好家,我就没精力拿文凭,你要向大姨夫好好学习,争取也拿到个本科文凭。

张保根说,有志者事竟成,晓天不但肯定能拿到本科文凭,还会成为一个著名的服装设计师。说得三人都高兴地笑起来。

刘银华从心底一直很敬佩这位姐夫,虽然姐姐去世得早,他又再婚了,但对小华一直非常好,把她培养得那么有出息,而且对岳父母也一直很孝顺,自己从一个普通的民办教师,通过脚踏实地的努力,成为一位小学校长。

而张保根也很敬佩银华,看她从市公司辞职来到乡镇厂,从一个外行,一步步成为服装界的行家,把企业做得这么好,发展的这么快,作为一个离婚女人,真不容易啊。

张保根接着跟刘银华谈到了学校民乐团的困难情况,并说原来想先找你的,因你出差,先了了菊华,她慷慨地赞助了十万元。刘银华当场拍定,学生的演出服装,由金鹤集团解决,以后接送上海辅导老师的车由金鹤集团的厂车负责,并关照保根,只要把孩子们培养出息了,为家乡人民争了光,以后金鹤集团还要重奖你们,你们有什么困难尽管来找我。

有了刘银华和刘菊华的鼎力支持,鹤塘中心小学民乐团面貌大变。首先学校给每个民乐团学生配了一件新的乐器,这是张保根请陆春龄教授帮忙到乐器厂定做的,用了不到六万元,却买回了一批质量上乘的乐器。然后又给每个民乐团学生定做了两套演出服装,当然是金鹤集团赞助的。配了高质量的新乐器,有了漂亮的演出服,学生们干劲倍增。加上上海艺术家定期来辅导,学生的演奏水平有了突飞猛进的提高。太仓市文化馆艺术团的老师们也特别关注这个小学民乐团,他们经常和这些小朋友同台演出,还给他们作曲编排了一个木琴与乐队的节目,名叫《骑车去郊游》。2001年7月,鹤塘小学民乐团代表太仓市小学生参加了江苏省小学生文艺演出,竟捧回了一等奖。8月,晋京参加了文化部主办的第二届全国蒲公英大奖赛,结果仅与金奖0.05分的微小差距,捧回了银奖。2002年7月1日,应邀赴香港参加香港回归祖国五周年文艺晚会,鹤塘小学生与香港小学生同台演出,受到香港各界的广泛好评,他们想不到祖国内地一个普通的小学生民乐团,竟有这么高超的演奏水平。

刘银华看到鹤塘小学民乐团的小朋友取得了这么好的成绩,经金鹤集团领导商议决定,并通过市教育局同意,金鹤集团于2003年出资1000万元,重新改建校舍,学校命名为金鹤艺术小学。以后民乐团排演的一切费用均由金鹤集团负责。

这些年来,鹤塘中心小学和改名后的金鹤艺术学校,使一批批普通人家的孩子充分发挥了他们的艺术天赋,为专业艺术院校输送了一批又一批优秀人才。学校先后被授予太仓市、苏州市特色文化学校、江苏省学校艺术教育先进集体。张保根在组织培训和演出指挥中使自己的演奏水平有了很大提高,他的儿子小金在高中一年级开始正好赶上上海艺术家来鹤塘小学的辅导培训,他也回家来参加,因从小受父亲的耳濡目染,很有艺术灵气,稍经专家点拨,比小学生进步快得多,三年后顺利考上了上海音乐学院民乐系,毕业后留校当了一名教师,又不忘经常回来辅导新的小学生。

这段时间,保根家里房间的灯光经常亮到深夜,有时甚至要到天亮,他总在笔记本电脑上敲键写东西。自从国华回国探亲送他这台笔记本电脑后,他就学会了在电脑上写文章。最近一年,每天晚上都写得很晚。夏云珍问他写什么,他也不说啥。有时小金回家,他也不让看,他在电脑的文档中加了密码,不让任何人看他在写什么。

2005年7月11日,是郑和首次从太仓刘家港下西洋600周年纪念日。有专家称,郑和下西洋,是中国农耕经济结束向海洋经济过渡的标志,值得庆贺纪念,国家将此日定为中国郑和航海节,太仓市也将此日定为中国太仓郑和航海节,并于当晚在太仓市体育馆举行了隆重的郑和航海节开幕式文艺晚会,数千人观众观看了演出,香港凤凰卫视、江苏卫视现场向全世界实况转播。

红色的大幕徐徐拉开,背景是蔚蓝色的海洋,郑和昂立船头,率万人船队浩浩荡荡驶向远方。彭丽媛、***、韩红、蒋大为、姜昆等前来献演,金鹤艺术小学的民乐团也应邀与这些著名艺术家一起同台演出。当80名身穿红色唐装的小朋友手拿二胡走上舞台,香港凤凰卫视著名节目主持人吴小莉介绍,担任指挥的上海音乐学院年轻教师张小金是太仓鹤塘人时,全场报以热烈的掌声。身穿蓝色唐装的张小金气宇轩昂地走上舞台,潇洒地指挥80名小学生动作完全一致地拉完一曲欢快的《赛马》时,全场沸腾了。坐在台下的张保根激动得流下了热泪。谢幕时,张保根也被邀请上台。本来今天是应当他亲自担任指挥的,但最后还是决定让小金接替他。小金在感谢观众时,没忘了感谢多年来父亲对的培养和教诲。灵活的主持人吴小莉就把张保根也请上舞台,终于圆了两代人的音乐艺术梦。

没几天,张保根收到了美国一个华人团体寄给金鹤艺术小学民乐团访美演出的邀请函。20天后,张保根带领他的学生踏上了去美国的征途。同机赴美的还有,刘银华、刘菊华、张小华、张小金、刘晓天。刘银华是去考察金鹤集团在美国洛杉新厂的投产情况,她要去任命一个新厂长,这个厂长就是李明生。刘菊华是跟二姐一起去美国开开眼界的。张小金当然是去担任民乐团指挥的,他将和父亲轮换指挥。张小华和刘晓天经刘国华帮忙,分别到美国两所大学留学深造。

飞机从上海浦东机场起飞不久,座位上方的电视里播放着中国中央电视台的广告,正巧播出了金华、银华、菊华三姐妹身穿金鹤羽绒服的广告。坐在旁边的一位美国女士发现了,她一会儿看看电视屏幕,一会儿看看在银华、菊华、小华,用生硬的中文问她们,好像是你们,又不太像。又指小华说,你还差不多。当小华用流利的英语告诉她,这是我妈妈三姐妹年轻时的模样,是用电脑合成的,这旁边两位就是我妈妈的妹妹,就是我的两个姨妈。美国女士马上说,Oh! Beauty ,oriental beauty!(哦!美,东方美女!)

这时,小华看到张保根看着这个广告有些发呆,知道他又在想念她妈妈刘金华了,就悄悄地对他说,爸爸,我听弟弟说,你近一年来常在写东西,谁也不让看你写些什么,是不是在写长篇小说?

张保根说,是的。

张小华问,长篇小说叫什么名字?

张保根说,小镇美女。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