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九夜 莫名其妙

小说:将鬼策作者:月狐冥儿更新时间:2019-01-19 00:05字数:586637

若是可以让龙封尘为龙惜晨选一件宝具,龙封尘一定会选择的,不是那可以刀枪不入的甲胄防具,就是那能保命治伤的灵丹妙药。龙封尘完全不会给惜晨一件攻击性的武器,来鼓励她进行战斗。然而,轩辕老人不是龙封尘,他的选择也是让龙封尘有些吃惊无法接受。不光是龙封尘不理解,就连众人,惜晨本人也是有些不理解。轩辕老人,竟是又给惜晨选了一柄佩剑……

而这柄佩剑也是足以让众人万分吃惊,此剑却是纯金打造,剑鞘是镂空真金,雕刻以游龙戏凤,世间群芳。又有珍珠玛瑙镶嵌其上,星星点点很是美丽。而镂空的花边之中,那锋利的剑刃也是隐隐约约,剑气虽然温柔,却是十分凌厉。剑柄之上,亦是纯金所著,上面镶嵌着七颗紫色宝珠,成北斗七星之状排列。众人看这佩剑,却是尽显雍容华贵,有一种母仪天下的姿态。

这一次,倒是龙封尘抢先问了众人想要问的问题。在众人惊奇的欣赏之时,龙封尘道:“轩辕前辈,晨儿已经有了那一柄‘木兰’佩剑,却是为何还要再来一柄佩剑。莫不是要使用双剑?”

轩辕老人扫视众人微笑道:“圣上却知道这佩剑的名字吗?”

龙封尘又怎能记得这所有宝物的名字,只好看向一旁的李寒竹。李寒竹微微颔首,道:“此剑名曰‘雷后’,师尊的眼光没错,这柄雷后却是极为适合长公主的。”

轩辕老人点头一笑:“既然寒竹看出了端倪,那就让寒竹来解释一下。”

李寒竹点头道:“圣上,诸位可能有所不知。这雷后如其名,是自带有帝王灵气和雷灵气的属性。这柄圣剑也是传闻出自龙之大陆中部一个信仰雷霆之力的古国遗物,这是那吐蕃王送个华夏的臣服之礼。而这宝剑正是适合同为雷灵气和王灵气的长公主用……”

惜晨看了看这柄雷后,却是比木兰更为精致,也是比木兰细长,但这木兰也是父皇的遗物。“可是,这一柄‘木兰’怎么办?”惜晨问道。

轩辕老人笑道:“有没有要你只佩戴一柄剑,你要佩戴两柄也是不错。而且这雷后却是自带雷网的防御,可以说是一件攻防两用的宝剑。晨儿你尽管佩戴,今后便有大用……”

今后自然会知晓,轩辕老人又是用自己一贯的哑谜回答了众人的疑惑,惜晨也是收下宝剑‘雷后’不管怎样轩辕老人的建议总是极有用的。惜晨手握宝剑之后,挥动了几下之后,竟是发现这这柄宝剑竟是这般的合适自己,甚至比那自由在身边的‘木兰’还是要合适。这就是轩辕老人所说的契合度,惜晨越看这剑越是喜欢,两柄剑一起束在腰间竟是隐隐有着相互吸引的趋势,在一起也没有丝毫的违和感,反而更是多了几分飒爽之意。

虽然不知道轩辕老人的用意,但惜晨也是高高兴兴地收下了礼物。众人的挑选宝物之旅仍在继续,而剩下的无颜和诩墨二人,无颜虽是笑而不语但心中有些期待,而诩墨的兴奋已经是表现在脸上,一会儿看一看惜晨的宝剑,一会儿又是看一看饮溪空的戒指,又是扫视一下周围的宝物,满是期待。

众人行了没有几步,那轩辕老人先是停下了脚步,并是咦了一声。众人也是随之停下了脚步,看来轩辕前辈又是有了新的发现。诩墨早就凑了上前笑嘻嘻地道:“轩辕前辈,这一次莫不是我?”

轩辕老人微微一笑,却是向着无颜招手道:“二小友,你过来。”

这明显是找到了合适无颜的宝物,无颜听闻一喜,忙是恭敬地走到轩辕老人的身边。众人看着被晾在一旁的诩墨,皆是嗤笑。而此时无颜走到轩辕老人的近前,恭立不语。

轩辕老人微笑道:“二小友,其实我最为看好你的实力,你有潜力,有最为合适的功法修炼,有自己极为契合的宝物,还有不一般的血脉资质。只是……”

轩辕老人只说半句,径直走到面前的木架前,上面躺着一只漆黑的木匣,上面落满了尘土。轩辕老人又道:“其实每一年来到这宝库中,为狩猎会试的优胜者选取宝物,我都会留意这个东西。如今终于是找到了这件东西的主人,或者我替一个人将此物转送给你。”

轩辕老人的话让众人摸不清头脑,而无颜只是静静站着,没有说话。轩辕老人取下黑色木匣,吹去了上面的尘土,轻轻一弹,那木匣上的锁子便成了粉末。轩辕老人打开木匣,红色的绸布之中,赫然躺着一朵白色的小花。而看到这白色的小花,众人也是吃了一惊,这话并不陌生,反而是那般的熟悉。

“婉菱花?!”千万惊呼一声,不用千万去惊呼,众人也是知道这花的名字,此花正是那迷失雨林中的花朵,名叫婉菱花。而那《将鬼策》,也同样住着一位已经逝去的大灵力者,名字也叫做婉菱花。

而细细看去,这朵婉菱花有所不同,花瓣茎叶竟是那般的完美无暇,竟是那样的饱满美丽。这朵花早已经离开了泥土,离开了水源,也是失去了根须,竟是仍然透露着生命的气息,竟然还是活着的。

轩辕老人看了看千万,又是对众人道:“这一株婉菱花可是由灵气孕育而成,它无需泥土空气水源阳光,它靠吸收着空气中的灵气生活。这朵婉菱花,食用之后可以治重伤续生命,可以修复自己的境界,可以完全地辅助修行《花重》之术。而这朵花的主人,曾是几百年前华夏国最为杰出的辩士,人称世谓言九,不能言一的言九……”

“言九!”在诩墨几人深深地震惊之余,无颜却是表现地有些平静。轩辕老人何尝不是知道,在狩猎会试中,在一次次生死之间,无颜为了诩墨而不惜自己的性命。在和孽灵一战中,无颜不惜使用花葬来击败孽灵,而损坏了自己的境界。之后言九带无颜外出游历,去治疗无颜那已经千疮百孔的境。而言九也是不惜用自己生前的得意之作,来挽救无颜的境界。而那得意之作,正是这朵婉菱花。

言九曾对无颜说过,在宝库之中,有一件为无颜所准备的礼物。没有想到竟是眼前这一朵婉菱花,更没想到这婉菱花是出自言九之手。

轩辕老人冲着几人呵呵一笑,笑容中带着几分挤眉弄眼的诡异之色,而其中的意思众人是自然知晓。无颜捧过那盛放着婉菱花的黑色木匣,那多婉菱花的周围便升腾而起绿色和蓝色的两色灵气,在花儿的周围缓缓流动,甚是美丽。或许是冥冥之中的注定,或许真的是命中的安排,这朵两色灵气的婉菱花正是百年前的那位杰出的灵力者,为无颜量身定做的……

无颜悄然合上那木匣,那蓝绿两色的流光溢彩,也是随之消散。而木匣之后,依旧是无颜那一张宠辱不惊的面庞,不悲不喜,不怒不哀。众人的目光还停留在那木匣之上的时候,轩辕老人早已经微笑地转身,无颜已经让轩辕老人满意……

眼见着千万,溪空,惜晨,无颜都是得到了自己的宝物,诩墨也是眼馋了起来,不知道自己将要获得何物,已经满是期待。

“好了,我们收工吧……”轩辕老人微微一笑。

“什……什么……”正在想象自己宝物的诩墨险些摔了一个跟头。

轩辕老人道:“诩墨小友,你有了那五条锁链,还有那冥王眷顾的《将鬼策》,我开已经不需要什么了……”

诩墨听闻忙是道:“前辈,技多不压身,他们都有了,也就不差我一个了!”

轩辕老人闻言一笑,抚须道:“诩墨小友还是一如既往的性格,成也如此,败也如此。老夫已经为你选好了合适的宝物,你莫要心急,刚才只是开个玩笑。”

当众人的注意力都在轩辕老人口中的宝物之时,无颜却是将那之前的话记忆于心。

诩墨倒是忙道:“就知道前辈逗我玩,不知这宝物是什么……”

轩辕老人对着众人摊开手掌,在轩辕老人的手掌上,出现的是一方黑黢黢的石印,石印之上蹲坐着一只黑色的魔神鬼物,展开黑色巨大的双翼,獠牙外漏,赤目黑瞳,一看竟是有些邪气。这黑色方印的地下,刻这四个字,歪歪扭扭如蚯蚓,众人却不认识。

诩墨接过这方石印,除了有些冰凉之外,并没有其他的感觉。再来回翻看,也没有发现什么古怪,更是别提什么契合之类的。诩墨万分不解:“轩辕前辈,此印究竟有什么用,看似这般吓人,难道是冥界之物?”

轩辕老人看着疑惑的诩墨,微微一笑。回答诩墨的,依旧是那句高深莫测的话:

“到时候自然就知道了……”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