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9.第329章:未完之局

小说:剑惊九天作者:木弓长点更新时间:2018-12-15 22:46字数:930109

九幽冥君笑着拍了拍手掌,似乎是自言自语,但其实是对惊天说话。

“神符师的后裔,你把我放出去吧。老树妖不喜欢跟我同处一室,我只能滚蛋了。”

九幽的话,虽然在调侃自己,可语气中的不屑,惊天很轻松的就听了出来。

更为奇特的,这语气中明显拥有极强的蛊惑成分。让惊天甘心情愿这样去做,而且还觉得这么做是一个正确的选择。

如今的惊天,从内到外都被威压压制着,头脑虽然还算清醒,但判断力可有点不够用了。

空间内的震动越来越大,他也害怕这样下去,空间会崩塌。

惊天所有的老本都在芥子空间中,苍穹七剑,南宫法宝。还有尚未开启的六个墙洞,已经昏睡,但潜力无限的小狮。

所以,他不再犹豫,一定不能让空间中的两大意志,继续折腾下去了。

心念一动,他马上开启了空间。

九幽冥君对着万树神摆了摆手:“老树妖,那我就出去了,你自己在这弹丸之地里面,称王称霸吧。”

裹在黑袍之中,瘦骨嶙峋的九幽冥君,在原地转了一个圈之后,刹那间消失了。

空间中一下平静了下来,惊天眼前一黑,只感觉九幽冥君到了他的面前。

所以,他所有的注意力都赶紧从空间中撤出,回转到现实当中。

所以,他没有继续观察,也没有注意到空间中继续发生的事情。

万树神望着消失的九幽冥君,脸上出现了一抹的苦笑。

“没想到九幽老儿也陨落了,看来除了鲲鹏大哥之外,其余众人都已经脱离了这个位面。”

它将幻化而出的树枝,很形象的在脸部挠了挠。

“九幽想摧毁魂惊天,我可不能让他的阴谋得逞。且不说魂惊天跟鲲鹏大哥的关系,就算出于我自身的考虑,我也不能让魂惊天死去。”

万树神确实已经陨落了,现在的幻象,只是它残留在灭魂印中的神识。

神识其实也就所谓的神的意志,但因为没有了本体的支撑,无法长时间的体现出来。神识每使用一次,意志就会消耗一份。而且这种神识属于耗材,一旦耗费了,根本无法弥补。

万树神还想靠着这份神识,看看轮回之日后的世界走向。如果惊天一旦死去,芥子空间也会就此崩塌。

那个时候,身在空间中的灭魂印。附着在灭魂印上的它的神识,也不可避免的烟消云散。

所以,在现在这个时机,它可不能袖手旁观。

“魂惊天,你确实是个幸运儿。每每在危急关头,总会有贵人相助。”万树神将他的树枝向前伸展,枝蔓绑住趴在地上的小狮。

“所有的事情,或者也许都是鲲鹏大哥暗中操作的。”万树神将小狮拉到面前,叹了一口气:“妖族第一的称号,果然还是属于他的。也罢,只希望在妖王的指引下,我们妖族能比肩神族。”

万树神用空洞的双眼,盯住眼皮乱颤的小狮:“小家伙,你跟你的主人一样,都是幸运的。我现在就帮你苏醒,好好去保护你的主人吧!”

‘轰’整个空间,以万树神跟小狮为中心,然后向四周发出了一个大爆炸。

在爆炸之中,小狮猛的睁开了它的眼睛。

“放心吧,有我在,谁也别想伤害我家主子。”

空间中出现这样的大爆炸,惊天却根本无暇顾及。

不是他对芥子空间不重视了,而是现实中的状况,已经让他无暇分神了。

裹着黑袍的九幽冥君,现在就站在他的面前。

不过冥君并没有回头看惊天一眼,他的目光全部都聚集在浑身燃烧着火焰,借助炎火女神之力的朱守仁的身上。

本来气势旺盛的朱守仁,突然看见冥君之后,一下子就愣住了。他身上熊熊燃烧的火焰,却跳的更猛烈了。

“九,九,九幽冥君?”朱守仁磕磕巴巴的说着,恐惧之情笼罩住了他。

九幽整个身子都隐藏在黑袍子之下,宽大的袍子遮盖住了他的双脚。让他的走动,看起来就像漂浮一样。

“没有错,就是本君。朱守仁,你竟然敢背叛暗魔族,你难道忘记了当年发下的誓言。”

熊一般魁梧的身材,猛的后退了一步。纵然身上的火焰前所未有的炙热,但却捂不化朱守仁心中,那越冻越大的冰块。

“如做出背叛破魔族的事情,必然吞剑入腹,灵魂沉入九幽地狱。”朱守仁小声的叨咕着。

这是他当年吞服暗魔族魔血的时候,曾经发下的誓言。

如今想来,不禁让他冷汗直冒。

“我本以为,我会死在丁瘸子的手下。”朱守仁仰天长叹:“没想到,收拾我的,会是九幽冥君。天道轮回,报应不爽。说出去的话,总有兑现的那一日。”

朱守仁意兴阑珊,心灰意冷。

身上的火焰一下熄灭了,他望向九幽冥君:“我接受惩罚。但无论何时,我都是光魔族的人。就算到了九幽地狱,我也是为炎火女神而死的。”

“别他妈的说那个臭biaozi。”九幽冥君瘦瘦的身体,发出了震耳欲聋的暴吼:“既然你已经认罪,那就按照你当时所说的誓言,去接受惩罚吧。”

九幽冥君一跺脚,整个身体化作一片黑烟。这黑烟迅速融合成了剑尖带钩的嗜血剑,奔着朱守仁的大嘴凌空刺去。

大难临头,朱守仁反而坦然的许多。他无所谓的望着取他性命的飞剑,对着惊天说道。

“颠倒者,希望你能履行对我的承诺。绝对不能让暗魔族,灭了光魔族。”

电光火石间,惊天还能说什么,他用坚定的眼神,让朱守仁放心。

朱守仁的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既然他的脸现在还是熊头一般的模样,但这笑容却让人感受到了他内心中的满足。

谈话总是一现间,美好的事情注定是短暂的。通体墨黑的嗜血剑,随着朱守仁的大嘴直接插了进去。这也正应了,他那句‘吞剑入腹’的誓言。

嗜血剑顺着他的食道,摧枯拉朽的冲进腹部,然后在朱守仁的腹部,散发出如同利剑一般的黑色光华。

“啊......”朱守仁仰天嘶吼,声音中带着极度的痛苦。

他的大肚子被刺穿了,被无数的黑光给刺穿了。

这些黑光丝毫没有停止的迹象,从腹部还是向四周蔓延。下至腿脚,上至头胸。

朱守仁现在就像是一个刺猬,这些透出身体的黑光就是刺。

这些刺不但迅速消耗着他的生命,而且还模糊了他的思维。

朱守仁现在只想攻击,只想摧毁。但如今站在他面前的,除了惊天之外,没有第二个选择。

“颠倒者,快跑,我无法控制自己了。”朱守仁的声音已经扭曲,就跟他的熊脸一样。

惊天也知道他已经被锁定了,可是此时此刻,他却无法移动。来自于就有命运的威压,已经让他失去了移动能力。

朱守仁的双臂不规则的摆动着,似乎想极力控制,但却又无法控制。

他咧咧跄跄的向惊天走来,虽然极不情愿,但又不可奈何。

他也知道惊天现在没有办法躲闪,他也知道惊天如果不躲闪的后果。

他猛然想起了这个阵法外的丁卯科,跟一直隐而不出的紫逍遥。

“你们两个看够了没有,再不出手的话,魂惊天就要死了。”

他的话自然是说给紫、丁两人说的,事实上,在镜子前观看战况的众人,现在都惊站起身来。

“父王父王,你赶紧救救我惊天哥哥吧。”婉清已经哭成了一个泪人,他不断的摇晃着紫逍遥的胳膊。

“婉清不要惊天哥哥死去,婉清不要啊。”

“父王,出手吧,孩儿也求你了。”无痕拉着婉清一同跪了下来。

紫氏三杰也同样投来恳求的眼光。

紫逍遥看着跪在他面前的两个孩子,心中的父爱猛然泛滥。

“好,父王这就去就他。”

这一刻,紫逍遥不是国王,也不是逍遥自在的浪子。这一刻,他只是父亲,他只想满足儿子们的要求。

看着从大厅中消失的国王,丁卯科叫了一声“不要”后,也跟着消失了。

下一刻,大镜子当中出现了紫逍遥的身体,他大踏步的向变成刺猬的,朱守仁走去。

丁卯科也出现了,他一把就抓住了国王的衣袖。

“陛下不要冲动,现在丁卯科已经被九幽冥君附体。就算咱们两个一起上,也不是他的对手。”

紫逍遥转过脸,满脸怒容的说:“难道你就让我看着魂惊天死?本王做不到。”

从小到大,这是紫逍遥第一次跟丁卯科发火。

丁卯科虽然愣了一下,但手却越攥越紧。

“陛下你相信我,魂惊天一定没有事情的。相信我!”

紫逍遥停下脚步,他没有理由不相信丁卯科。没有人比他更清楚丁卯科的实力。

他说没有事情,那惊天应该就不会有事。

“嗷!”

朱守仁大叫一声,合身扑向惊天。这一扑虽然看似简单,但却拥有毁天灭地的力量。

就算紫逍遥被扑中了,都难逃陨落的结局。

惊天无法躲闪,唯一能做的,就是闭上眼睛。

“我不想死,不想死啊。我好不容易才突破到了五阶,一切尚未开始,怎么能够结束呢?”

惊天心中不甘,但面对着必死的危机,在无法躲避的时候,他又能做什么呢?

“主人,别担心,小狮来也。”

戴着空间戒指的食指,猛然一震,惊天感受到空间被打开了。

一道熟悉又陌生的气息猛然从空间中窜了出来,狠狠的冲向失去意识的朱守仁。

火星撞地球,接下来的结局是什么,惊天就不知道了。

他的意识从现实中退回到了精神海中,一只长着犄角跟胡须的龙,在他面前飞舞着。

惊天感受到身体再次出现了变化,精神海的海面也开始迅速的升高。

变成飞龙的魂引的额头上,开始散发着蓝色的光。本来只有一个月牙图案的额头,现在月牙的数量开始迅速的增加着。

由一变二,由二变四,最后又跳出来了一颗。

五级,惊天明白,他已经到了天符师中段的级别。

而且他的思维也越来越清晰了,危机已经解除,时间似乎也过去了好久。

现在的他,已经拥有了真正应该拥有的力量。

自此之后,惊天轻易的夺回了失去的一切。

然后为了解救被软禁的诗诗,迎接轮回之日,揭开隐藏的大阴谋。

一切都未完结,一切都只是个起点。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