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小说:杀手新传作者:司马紫烟更新时间:2018-12-15 23:40字数:257004

蔷薇看到贺美丽的时候,心里第一个**头就是这个女人长得还真是不怎么样。

贺美丽却笑得很热络地对她道:“我叫贺美丽,是“江海盟”贺敖海的妹妹,也是小飞侠的朋友。”

一听到小飞侠,蔷薇就忍不住问道:“他还好吗?伤得重不重?要不要紧?”

贺美丽心中一酸,脸上依旧笑道:“他很好,只是惦记着你,所以我才来接你。”

蔷薇心中掠过一丝甜蜜。

她微笑着道:“其实贺小姐又何必亲自跑这一趟,有刚才那位弟兄陪着也就可以了。”

“那怎么成,一来我是女人,陪着你一路上方便得多;二来,也表示诚意,小飞侠替我“江海盟”卖命出力,我这么做也是应该啊!”

只觉得对方人丑,没想到心地倒是挺热心的。

蔷薇笑道:“那真是辛苦你了,贺姐姐。”

贺美丽眼中有丝不易察觉的痛苦。

她淡淡道:“蔷薇姑娘有这么一位如意郎君,可真让人羡慕。”

蔷薇眼睛一亮,换了一个舒服的坐姿,没说话,却把手撩开马车的窗帘,观看了一下外面。

贺美丽沉默了一会,又道:“本来坐船可以省下一天的时间,可是小飞侠却坚持要蔷薇姑娘走陆路,你可知道原因吗?”

蔷薇实在想不出原因。她逐着眉摇了摇头。

贺美丽却故意道:“当时我也问过他,他好像说了一句什么坐船会刺激到你,真是奇怪得很。”

蔷薇身躯一震,脸色微变。

因为她想到了自己曾有一条船,而那条船却是她一生的污点。

贺美丽偷觑了对方一眼。

她看到了蔷薇不好看的脸色,接着又道:“你可想起来为什么坐船会刺激你的原因吗?蔷薇姑娘!”

蔷薇冷冷地道:“不知道。”

贺美丽笑了!

她笑在心里,而且笑得是如此的阴险。

吃饭的时候,贺美丽故意选了一家人多的饭馆。

她们才一落坐,就有人上前对贺美丽恭喜道:“贺大小姐,恭喜你们‘江海盟’,竟然击败了‘江山万里飘’。”

说话的人嗓门奇大。

于是饭馆里的人全都听到了,他们也全都转头注目。

贺美丽笑着回道:“谢谢你,不过那全是这位小姐的郎君-一小飞侠的大力鼎助,否则‘江海盟’恐怕早让人给吃了。”

不知道贺美丽为什么这么说?

不过当看到每个人都以羡慕的眼光看着自己时,蔷薇内心不觉有种骄傲,一种以小飞侠为荣的骄傲。“嗨!你可真出风头。”贺美丽小声地笑着对蔷薇道。

蔷薇红着脸,似嗅似怒道:“你干嘛要这么介绍我呢?”

“那有什么关系?让世人认识一下大英雄心爱的大美人呀!”

贺美丽笑容里有一丝谲意。

蔷薇低着头,开始吃着东西,心里却有着一股莫名的喜悦。

就在这个时候,饭馆外面又走走了三个看来并非善类的男人。贺美丽迅速的与对方交换了一个眼神,就也低下了头。

那三个人笔直地来到蔷薇的面前。

其中一人叫了起来道:“呦喝,你不是蔷薇姑娘吗?”

蔷薇招起了头。

从她疑惑的表情里,显然她从没见过这个人。

那人叫得更大声了:“怎么?你不认识我了吗?在苏州河畔,我可是你船上的常客!”

蔷薇的脸一下子变得好苍白、好苍白。

那人露出淫狞的笑容,又道:“你可想死我了,想不到你竟然转了码头,来这里捞了。你住在什么地方?吃过饭我去捧场,也好一解相思之苦。”

蔷薇发现所有的人都在看着自己。

她抖着身躯,颤着声音道:“我不认识你,你……你认错人了。”

那人皱眉道:“认错人,不会吧,我们好过那么多次,你身上每一根寒毛我都认识,又怎么可能认错人呢?”

蔷薇有种要哭的冲动。

当她听到有人在窃窃私语的时候,她站起来忿声道:“请你离开,我……我真的不认识你……”

那人捂着头道:“何必呢?你若想抬高价码就直说好了,摆出这付样子,想唬谁呀?”

贺美丽站了起来,瞪眼道:“你这个人最好认清楚人,你若再敢乱说一句,小心我割了你的舌头。”

那个人嘿嘿笑道:“我认错人?我若认错人,就把我这双招子给挖出来,蔷薇的大名在苏州河畔有谁人不知?又有谁人不晓?除非她不叫蔷薇。”

蔷薇只觉得一阵天眩地转。

她扶着桌子,脸上一阵青白。

而贺美丽却偏偏叫着她的名字道:“蔷薇,蔷薇,你告诉那个混蛋他是胡说,他认错人了。”

蔷薇的眼泪成串成串地掉了下来。

她突然一把推开贺美丽,朝着门外冲了出去。

贺美丽怔了一下!

她对着那人道:“你可知道她是谁?她是小飞侠未过门的媳妇。”

那个人笑了,捧着肚子笑了。

最后他一指贺美丽道:“你别骗人了,小飞侠是什么人,他会有这种做妓女的媳妇?”

贺美丽嘴角掠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

她突然扭头就走,追了出去。

蔷薇一路狂奔,一路哭着。

她脑子里什么么也没有,有的只是两个字“妓女”。

她已好久好久没听到这么难听的字眼。

到现在她才明白一个女人一旦沾上了这两个字,就像烙在身上的刺青一样,永远不能洗脱掉了。

她的心在滴血。

她更有一种想拿把刀把自己砍成两段的冲动。

她不辨方向,毫无目的的奔跑,只希望能跑到一个没有人认识自己的地方。

最后她也不知跑了多久?跑了多远?当她实在跑不动停了下来时,才发现自己正一处庙前。

在看到‘苦心庵’三个大字后,她激荡的心突然平静了下来。

她仿佛听到一种声音在说:“进去,你只要进去以后就能脱离一切的烦恼。”

她不由自主地跪了下去,双手拍打着紧闭的庙门。

小飞侠下了船一

他神情恍惚地在街上走着,最后不知不觉地走进一家茶馆。

茶还没送来,他就听到了两个人的对话。

“老刘,你说这件事是不是真的?”

“什么事?”

“当然是指小飞侠那个女人的事。”

“你是说蔷薇姑娘的事?”

“废话。我实在弄不懂像他这样一个英雄人物怎么可能看上一个苏州河畔的妓女。”

“嘿嘿,这你就不懂了,干过妓女的女人才懂得怎么样让男人舒爽啊!”

“问题是他怎么能忍受得了别人对他的指指点点?”

这两个人的对话只说到这里就打住了,因为他们突然发现到一把剑正指着他们的咽喉。

小飞侠眼里闪着怕人的光芒,他冷冷的望了一眼面前这一胖一瘦的客人。

他的声音冷得令人不寒而栗道:“告诉我,你们这些话从哪听来的?”

有把剑架在脖子上,那两个人恐怕连他们老婆偷人的事都会说得出来。

小飞侠很快地就找到了蔷薇吃饭的那家饭馆,他也很快地从饭馆的小二及掌柜口中了解到事情发生的经过。

他开始像无头苍蝇一样在大街小巷乱钻,逢人就打听蔷薇的消息。

最后他却碰到了一个人-一贺美丽。

小飞侠一见到贺美丽,就想一剑刺死对方。

但是当他想到她曾为了救自己一命,而差点死在贺敖海的铁钩之下,他就心软了。

他怔怔的看着她,只能心软地问:“她在哪里?”

贺美丽摇着头,眼泪已掉了下来。

小飞侠急了,惶声道:“你说话呀!她到底在哪里?”

贺美丽道:“我……我不知道,当我追出去的时候已经不见她的人影。”

小飞侠快疯了,他双手紧紧扯着自己的头发,脸上全是痛苦地道:“为什么?你为什么要如此对她?”

贺美丽道:“我也不知道会有这种事情发生,我去找她,也只是希望给你一个惊喜而已……”抬起头,小飞侠道:“你就那么“鸡婆”。”

贺美丽一脸委屈道:“为……为了那天的不愉快,我这么做也有向你道歉的意思。”

小飞侠烦躁地挥着手。

他冷漠而又痛苦道:“你走吧.以后我再也不要看到你了。”

贺美丽慌了!

她冲到小飞侠面前道:“你……你不能这样绝情对我,会发生这种事谁也不知道的,再说……再说这种事早晚都可能发生,你不能……不能这么不公平,把所有的罪过全加在我身上……”

小飞侠叹了一声,悠悠道:“不错,这种事早晚会发生,可是只要我在她身旁,我就绝对不会让它发生的,你知道吗?”

他说的也是事实。

试问有谁敢当着小飞侠的面,说蔷薇曾经做过“妓女”?

除非那个人嫌命长了。

贺美丽咬着唇,提起勇气道:“蔷薇已经走了。她一定没有脸再回到你的身边,你又何苦再找她?”

小飞侠古怪地瞪了她一眼。

贺美丽却接着道:“我是女人,我了解一个女人的心里,经过这件事后,就算你找到了她,她也绝不会和你在一起了。”

小飞侠不是个当面给人难堪的人,尤其是对一个女人。

可是他现在却忍不住道:“我明白你的意思,你不是蔷薇,所以你不用说你知道她会怎么做。另外我也可以明白的告诉你,就算我失去了她,也不可能接受你,不可能永远也不可能。”

贺美丽像被人抽了一鞭子一样。

她猛地退后一步,身体一阵摇晃。

然后她瞪着眼,望着小飞侠大声吼了起来。

“你……你真的那么无情、你真的犯贱吗?贱到非要一个妓女,而不顾世人的耻笑?你有没有考虑到一些应该考虑到的问题?就算她愿意回头,你又要如何面对你的兄长、亲友?”

眼中的怒火已快把自己给焚毁了。

小飞侠狠狠地瞪着贺美丽道:“我再说一次,请你离开我,对你的言词我已忍到了极限。”

贺美丽突然疯狂似地笑了起来:

她戳手指着小飞侠道:“你这个忘恩负义的人,你这样对我你的良心过得去吗?你不想想第一次是谁救了你,而没把你送交给张百万?第二次又是谁替你挨了我哥哥的铁钩?是我,是我……没有了我,你今天还能站在这和我大声吼叫,又如何能大放厥词表达你的狗屁爱情论调……”

小飞侠心里一阵阵抽痛。

他怎么也想不到贺美丽忽然会变得如此蛮不讲理?他更想不到一个女人在受到拒绝后会如此的歇斯底里。

他怔怔地看着她,就像从来也不认识她一样。

这时贺美丽却开始一直笑!

由无声的笑变成浅笑。由浅笑变成大笑,接着狂笑!

她笑得鼻涕、眼泪都流了出来,可是却一点停止的意思也没有。

突然——小飞侠傻了。

当他感觉到有什么不对的时候,贺美丽已经又由嚎啕大哭变成了仰天狂笑!

疯子——

当疯子这两字突然在脑子浮现时,小飞侠差点儿连自己也疯了。

他连忙出手点住了贺美丽的穴道,在对方静止后,他怔怔地有如一个白痴一般。

就在这个时候他看到有三个人在远处向这边窥望。

小飞侠一种直觉认为那三人绝对和贺美丽有着关连,他轻轻地把贺美丽放在地上,人已如大鸟一般飞了过去。

那三人一见返身就跑。

小飞侠已经落在他们的前面。

“你们是谁?鬼鬼祟祟的有什么企图?”

小飞侠声音里透着冷漠。

那三人挤成了一堆,已经吓得连话也说不出来。

冷哼一声,小飞侠长剑已经离鞘。

于是那三人同声喊道:“我……我们是“江海盟”的人……”

小飞侠闻言一怔!

“‘江海盟’的人?‘江海盟’的人为什么见到我就跑?”

“我们……我们……”

小飞侠猛然想到了饭馆里打听的事情。

他立刻道:“是你们故意揭穿了蔷薇的事情对不对?”

那三个人虽然没有说话,不过从他们的惶恐的表情里,小飞侠已经猜到了。

他心痛地道:“你们是受了贺美丽的唆使?”

一齐点头,那三人连话也说不出来.就怕小飞侠的剑会突然抹过他们的脖子。

小飞侠心中一阵阵抽痛。

他在明白一切后,竟不知道要把心中那一股无边无际的怒气发生在谁身上才好。

爱有何罪?

贺美丽所做的一切全都是为了一个字——爱。

只是她的方法错了,也太偏颇了些。更何况她已尝到了苦果。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把已经疯狂的贺美丽交给了那三个人。

小飞侠心中有说不出来的难受与难过。

他突然觉得一个人如果疯了,也是一种解脱。

因为疯子绝对没有烦恼、没有痛苦。

他可以尽量地大笑,也可以尽情地痛哭,而根本不必在意世人的异色眼光。疯的人他所做的任何事都是对的,虽然在正常人的眼中看来那是荒诞不适的。

一个人在路上慢慢地走着。

小飞侠心如枯稿。

他不知道自己的八字到底是那里不对,为什么所有和他有关系的女人,全都有了这么悲惨的下场。

他想起张小柔的死,再想到贺美丽的疯,最后想到下落不明的蔷薇。突然他心中一跳,一股不祥之兆掠过。

他开始又疯了般在大街小巷搜寻,他心里一遍又一遍的告诉自己:我一定要找到她,一定要找到她。

“苦心庵’前的蔷薇已整整跪了一天一夜。

就在她即将支持不住要晕倒的时候,庙门打了开来。一个慈眉灰衣的老尼姑走到蔷薇面前,她摇了摇头,宣了一声佛号。

老尼姑双手合什道:“姑娘,你起来吧!”

蔷薇脸上一喜,却虚弱无比回道:“师……师太,您可……可是答应了?”

老尼叹息一声道:“我已说过姑娘情孽缠身,非我佛门中人;硬要剃度,却是害了你啊!”

蔷薇跪着前行两步。

她流着泪道:“师……师太,弟子心意已决,此生已决定青灯伴我佛,心无二志。”

“你先起来吧。”

“不,师太如不答应,弟子愿长跪不起,以明心志。”

老师太又叹了一声道:“我可以答应你,不过要等三个月之后才能为你削发,这三个月的时间可以让你冷静地想一想,也可算是一个考验。”

蔷薇知道这已是师太最大的容忍。

她慌忙磕了一个头道:“多谢师太成全……”

她的话一说完,人一歪已晕了过去。

老师大眼中闪过一丝悲悯,她手一捞即夹起蔷薇走进庵里。

晚风中只听到她自语道:“情孽难了怎入我门……”

认识小飞侠的人,此刻若见到他的样子,一定会以为自己认错人了。

因为他现在的样子简直就和一个叫化子没什么两样,满脸胡腮,蓬头垢面,再加上身上尘土污渍,就是叫化子恐怕有的也比他称头些。

十天来,他已跑遍了邻近的几个城镇,更问了不下千人。

然而就没人见过蔷薇。

他开始颓丧,也开始酗酒。

只有在醉里他才能够忘掉蔷薇,也才能够不再受那锥心刺骨思**的折磨。

最重要的是也只有醉了,他才能一夜无梦的安睡。

走在山林的小道。踩着瞒珊的步伐。

小飞侠已醉得连东西南北都分不清了。

这时他的前方来了一个挑着柴的樵夫,当那樵夫一见小飞侠的样子,险些没吓得滚落到山涧里。

小飞侠眯起眼,露齿一笑道:“老伯……伯,向你……你打听一个……一个人……”

老樵夫连忙放下挑着的柴,把小飞侠扶到一边道:“大清早的,你这个人怎么就醉成这个样子。”

小飞侠嘻嘻一笑道:“你……你弄错了,我醉是醉,可……可是我心里明白……”老樵夫皱起一双眉毛道:“你要打听什么人?”

“打听……打听一个姑娘,一个……一个很美很美的姑娘!”

老樵夫有点发火道:“你要打听姑娘就到城里去,这里荒山野岭的那来什么姑娘?”

见老樵夫要走,小飞侠一把拉住人家。

他苦笑道:“我……我已把这附近的城镇全……全都给翻过……翻过来了,可是……可是一点鬼影子也没有啊!”

老樵夫仔细地看了小飞侠一眼,这才发现小飞侠还真是一个眉清目秀的年青人。

他不觉心软道:“这里除了一座尼姑庵外,就没有女人。小哥,我看你就到别处去打听吧!”

“尼……尼姑?尼姑也是……也是女人对不?”

老樵夫还真是火了。

他大声道:“不错,尼姑也是女人,可是你找的却是一个很美的姑……”

老樵夫突然住了口。

他眼中一亮,又道:“你……你说你要找的人是一个姑娘?一个美得像仙女的姑娘?”

小飞侠不知道仙女长得是什么样子,不过他知道如果拿蔷薇和仙女来比,仙女也绝对没有她来得漂亮。

笑了笑,小飞侠道:“怎么?你……你见过仙女?我告诉你,我的蔷……蔷薇可是比……仙女还要漂亮哩……”

虽然知道这个人已经喝醉了,但老樵夫还是忍不住道:“我不知道那个人是不是你要找的,不过她的确很美就是了,长长的头发,白净净的脸蛋,弯弯的眉毛,一双又大又黑又亮的眼睛。”

小飞侠跳了起来,突然之间他醉态全消。

他抓着老樵夫的手臂道:“是她,一定……一定是她,你……你快告诉我她在什么地方?”

老樵夫只觉得手臂快被人捏断了,痛得哇哇怪叫道:“你……你快松手,快松手啊!老汉的手臂快被你捏断了哇……”

小飞侠闻言连忙松手。

他一脸歉意道:“对……对不起老伯,我……我不是有心的……”

老樵夫揉着手臂没好气道:“不是有心的都这样子,若是有心的,老汉岂不是骨头都让你拆了。”

小飞侠窘迫一笑,又连声道着歉。

最后他才不好意思道:“老伯请你告诉我,你到底在什么地方见过了那个女人?”

“尼姑庵。”老樵夫瞪了他一眼道。

只当人家犹在生气。

小飞侠苦着脸道:“老伯你别耍我了,你到底有没有见过我说的那位姑娘?”

老樵夫瞪着眼道:“我说尼姑庵就是尼姑庵,你要不信就算了。”

话说完,老樵夫扶起柴就要走,小飞侠却手一伸拦住了对方。

他诚恳地道:“老伯,请你说详细一点好不?尼姑庵里怎么会有我要找的人呢?”

老樵夫看到小飞侠一脸诚挚,他也没脾气了。

“最近‘苦心庵’里来了一位带发修行的姑娘,叫什么名字我不知道,不过长得倒是一个美人。”

小飞侠只差没跪下来给老樵夫磕头。

他问完了‘苦心庵’的方向,拔脚就要走。

老憔夫却拉住他道:“你想干什么?”

“去‘苦心庵’呀!”

拉住了小飞侠。

老樵夫道:“‘苦心庵’可不是随便人去得了的,那里不但是男人的禁地,就是女香客要上香参佛都不容易呢:“

小飞侠笑了!

“那是对别人。对我可不管用。”

话说完,老樵夫一眨眼已失去了小飞侠的踪影。

“苦心庵’是一座小庙,小得够可怜了。从外面望去,它除了一座殿堂外,好像只有三、四间矮房子在殿堂之后。

来到庙前,只见庙门紧闭。

小飞侠不禁心里唢咕了,因为庙也和做生意的商家一样,收的是香油钱,开了门,那还有香客供奉?

举手拍门,拍完门后小飞快就立在庙前等着。

然而半天却不见动静。

他又上前。这一回拍的声音够大也够久。

在他想就是里面的人全睡着了,这会儿也该惊醒过来才对。

但是他这一等,又等了半天没消息。

小飞侠眉头一皱,身形一拔,人已准备越墙而入。刚刚攀上墙头,只听到一声“找打”,一块破瓦已经迎面打来。

小飞侠艺高人胆大,长剑一挥,人在空中已拨开了那袭向面门的破瓦,正准备落身墙里,一条黑影已从庙堂里窜了出来。

来人双袖一挥,一股罡劲的气流已卷了过来。小飞侠来不及换气,更找不到垫脚之处,不得已人又被逼回到墙外。

落地之后,他不觉在外大吼道:“我以礼求见,你们怎么毫不理睬?”

庙门开了——

一个慈眉老尼走了出来。

她先看了看小飞侠,然后宣声佛号道:“小施主,你有什么事?”

本来心中有气,但一见对方是个老尼姑,而且颇为和善,小飞侠也只得抱拳回礼道:“请问这里可有一位姑娘,叫蔷薇的?”

老尼姑似乎一惊!

她点头道:“不错,施主可是小飞侠?”

小飞侠差点高兴得跳了起来。

他连忙点头道:“我就是,我就是。”

点点头。老尼姑道:“蔷薇姑娘要贫尼转告你,情缘已了,你不要来找她了。”

“情缘已了?”小飞侠**了一遍,瞪起眼道:“你……你开什么玩笑?”

“出家人不打诳语,蔷薇姑娘是这样说的。”

小飞侠冲了过去。

他慌道:“不可能的,老师太麻烦你请蔷薇出来,我要见她一面。”

摇摇头,老尼姑道:“她不肯见你,你请回吧!”

小飞侠脸上神情一变,道:“她不肯出来,我就进去找她。”

老尼姑伸手一拦,道:“施主,这是佛门清修之地,你是不可以进去的。”

“如果我执意要进去呢?”

“那么贫尼只有把你挡回去了!”

小飞侠当然不会就此罢休,然而当他与对方互换了二招,连一步也没抢进后,他知道人家绝对有能力阻止自己了。

他既不能进去。又不愿走。

他只得扯开嗓子朝庙里大声叫道:“蔷薇,我知道你听得到我的声音,你出来,出来啊!”

老尼姑摇了摇头,她转身进入庙里,“碰”的一声又把庙门给关了起来。

听到小飞侠的声音由宏亮转为低沉,再由低沉转为沙哑。

老尼姑不禁对着满脸泪痕的蔷薇道:“傻孩子,到了现在你还不心动吗?”

蔷蔽跪在佛前,身躯一震,哽咽道:“师太,你要救我,救我!去赶走他,赶走他啊!”

“解铃还是系铃人,孩子!不管你怎么决定,去见他一面吧,有什么话和他当面说了,也好让他死心,这才是对的。”

蔷薇望着老尼姑,看到对方眼中慈祥的光辉和自己轻轻颔首,她不觉站了起来,一步一回头地走至庙门口。

她几经犹豫,终于拔开了门闩。

蔷薇吓了一跳!

在看到小飞侠的模样后,心里一酸,眼泪差点掉了下来。

小飞侠冲到她的面前,激动得想伸出手,但见到对方一脸冷漠,不由得又缩回了手。

他轻声道:“你……你受委屈了。”

“我很好,没什么委屈了,您请回吧。”

小飞侠差点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他怔怔地道:“要我回去,你干脆先把我杀了。”

蔷薇闭上眼,不敢看他。

她轻声道:“人都是要面对现实的,我们情缘已了,你为什么还看不开呢?”

“情缘已了?我不管什么情缘已了,我只知道我们有过海誓,也有过山盟;你答应和我一起生活,你不可以反悔,不可以拿这什么狗屁的情缘已了来搪塞我。”

眼泪终于流了下来。

蔷薇摇头道:“我不能和你在一起,我就像一个污点,无论走到哪里,那都会使你受人指点的污点。”

小飞侠坚决道:“做人只要自己快乐,自己觉得高兴,我从不在乎别人对我的看法,也不会因为这个改变我娶你的决心。”

看到小飞侠那种坚持的模样,蔷薇禁不住混身轻颤。

然而她还是摇头道:“你我可以不理会别人的指点,不理会别人对这件事的看法,可是我这样的身子又怎能进你家的大门,又如何能入你楚家宗庙啊!”

小飞侠面容一惨。

他突然大吼道:“去他的楚家,我从小无父无母。楚家若不接纳你,我宁可不认祖归宗。蔷薇,蔷薇!你怎么还不相信我?为了你,我可以舍弃世上的一切。”

蔷薇哭得让人心酸。

她颤抖道:“这不是意气用事的,今天你可以在感情蒙蔽理智下这么做,待日后感情稍退后,你就会后悔的。”

小飞侠简直急得快疯掉了。

他激动也冲动,更是心动得一把抱住蔷薇。

他心酸、心痛的呓语:“你……你到底要折磨我到什么时候?你到底要怎么样才能相信我?难道你的心竟真的是铁做的?一点感情也没有?”

想挣,挣不开。

想躲,也躲不掉。

蔷薇只能静静地在小飞侠怀里任眼泪直流,心痛如绞。

不知过了多久——

“孩子,你跟他走吧!”

一听这话,蔷薇急急推开小飞侠、惊慌地后退,对着站在身后的老尼姑道:“师太,我不跟他走,我不跟他走……”

小飞侠的心都碎了,碎成了千万片。

突然他“咚”的一声跪了下去。

“老师太,你劝劝她,救救我!”

男儿有泪不轻弹。

男儿膝下有黄金。

小飞侠不但泪已流,也跪了下来。

只见那老尼姑面容耸动,看着蔷薇道:“孩子,你若再如此铁般心意,岂不成了世间第一狠人?去吧,我佛慈悲,却不愿见到你们这至情、至性的一对恋人被拆散。”

老尼姑话一说完,人就进了庙内。

蔷薇想追进去,只听到庙门“碰”的一声开了起来。再回头,

她看到小飞侠已经倒在地上晕啄过去。

她知道小飞快是急痛攻心。再加上为了寻找自己,这些日子一定受了不少的折难,身心惧疲之下的必然结果。

于是她再也忍不住了,强压下的感情再一刹那间如大水泄洪。如万马奔腰,一发不可收拾。

小飞侠整整晕迷了两天。

这两天里,他不时地发着高烧,更不时地做着恶梦。

在这间山樵的家里,蔷薇为了照顾他寸步不离的,一个人也整整瘦了一圈。

她的眼泪也从没停过,尤其在听到小飞侠梦中的呓语喊得全是自己的名字。

小飞侠醒了。

他一醒来就看到蔷薇那哭肿的双眼和憔悴得让人心痛的脸庞。

在知道一切不是做梦后,他知道他已挽回了这一段即将破裂的感情。

他们四目相望,互相从对方的眼睛里探索对方心灵的深处。

蔷薇终于忍不住了,趴在小飞侠的胸前,眼泪又涌了出来。

什么也没说,什么也不用说。

这个时候一切的言语已是多余。

因为他们已可全然了解到彼此要说的话。

江山代有人出。

几年后人们对小飞侠这三个字已经很快的就遗忘了。

而小飞侠呢?

他现在已经也遗忘了江湖,在一处不知名的地方,他埋葬了自己的名字,也埋葬了一个杀手的过去。

晚霞满天里,我们只看到一对恩爱的夫妻,他们彼此相拥着坐看夕阳。

好像世上所有的事情都与他们无关一样,由绚烂变为平淡,

没有大智大慧及大决心的人是很难办到的。

而除了一个“爱”字,对小飞侠这种转变已找不出更好的解释了。

故事完了。

对一个杀手来说,小飞侠能有这样的结局是很出人意为料之外的。

然而故事就是故事。

故事的真实性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走在江湖路上的朋友看完了它,能不能像小飞侠一样,能有大智慧、大决心的转变自己。

(全书完)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