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3 讨好岳讨母

小说:奉子成婚,总裁好威武!作者:图拉红豆更新时间:2018-12-19 00:12字数:363386

景吾跟着老爷子出来,老爷子拄着拐杖立在那,打量她良久。言悫鹉琻那眼神很复杂,有些意味不明,倒叫景吾觉得有些不自在。

“你母亲现在过得可还好,身体怎么样了?”老爷子终于开口,出口的却是两句关心母亲的话,景吾有些意外的看着他。想起父亲的事,景吾面色没有太多的殷切,只道:“挺好的。”

“记得年轻的那会儿,她身体就一直很虚弱。一晃,竟然20多年没见过了。”提起闵星怜,老爷子似是有很多感叹。他视线虚空的投到某一点上,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手在拐杖上缓缓摩挲着。

景吾一时间觉得越发的迷惑。之前母亲提起眼前这位威严的老人时,语气里多半都是恐惧和憎恨。可是,眼前的沈正罡的情绪却是截然不同。

不说没有憎恨,甚至……还有些怀念?是怀念吗,她也理不清楚。

“您和我母亲很熟?”她忍不住问。

老爷子这才回神,被她这样一问,眼底那些复杂的情绪散去。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却是转了个话题,“上午,你和沉轩去拿证,你是见到我的态度了。”

景吾抿唇,并没有多的言语。

“如果你是真心想和沉轩在一起,我倒不是非得反对。户口本,你们想要,光明正大的从我这儿拿去。”

她抬头,惊讶的看着他。之前那样强硬的态度,此刻居然莫名软了下来,景吾也不笨,问了一句:“您的条件呢?”

“条件倒是谈不上。不过,既然是正儿八经的结婚,这两家的父母总归要会个面吧?”老爷子虽是商量的语气,可是当下就做了安排,并没有商量的余地的样子,“这样吧,如果你要和沉轩结婚,那么,尽快安排你母亲来和我见个面。这周以内!”

老爷子说完这些话,也没等景吾是答应不答应,便迈步重新进了病房去看曾孙女儿。景吾心下的狐疑一时更深,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总觉得老爷子这番安排似乎是想见母亲。

....................................

景吾还来不及和闵星怜提过要和老爷子见面的事,在第四天一早,还躺在医院的另一张床上的时候,就接到母亲的电话。

“我现在已经到燕城了,你告诉我医院地址,我自己过来。”

“您怎么回燕城了?”景吾忙起身。一旁,沈沉轩也跟着醒了。半眯起眼看她,用唇语问她怎么回事。

她轻拍了拍他的胸口,示意他继续睡。最近他一直医院和公司两头跑,即使已经将公司里很多事都分担给董毓仲,可是还有许多重要的事非得他亲自到场,所以每每晚上都忙到半夜。

景吾心疼,怕吵到他,掀开被子想要走到厅内去听电话。被他两手一捞,抱了回去,“就这么听吧,我不影响。”

他闭着眼,下颔枕在她肩上。她的背,贴着他的胸膛,心里也暖暖的。

只听到那端闵星怜道:“能不回来么?鸾鸾都马上要化疗,我一个人还在A市呆得下去那才奇怪。再说,你不是说医院叫亲属配型么,我赶着过来。”

景吾压低声音,“那您到哪儿了?”

“才下火车呢。”

声音从手机里泄露出来,沈沉轩听见了,睁开眼,“让妈在车站等会儿,我去接她。”

他叫那声‘妈’倒是叫得极其顺口,让景吾心头一跳,下意识把手机上的话筒给牢牢捂住了。身子转过去,几乎是惊恐的看着他,连连摇头。

他睨着她的小动作,明显不是很开心,“捂什么?回头见着了,我总是要这么叫的。”

“景吾,说什么呐?”火车站那边喧闹得很,闵星怜没把沈沉轩的声音听得清楚。景吾心里暗松口气,和沈沉轩道:“一会和你细说,嘘,你不要再说话了,别让我妈听到。”

“……”沈沉轩脸色更不好看。很有种背地里偷情的感觉。不管那天婚结没结成,他都已经把她当成他老婆了,和合法的没两样。现在丈母娘来了,他却连妈都不能叫上一声,能不郁闷吗?

既然说不得话,他索性起身去穿衣服。

“妈,您在车站等着,我马上过来接你……你一个人不是还提着行李么?嗯……那好吧,到门口了我再下楼。”景吾说了地址后,快速的把电话挂了。沈沉轩已经脱下睡衣,在换衬衫,知道她挂了电话也没抬一下眼皮。

景吾知道他在和自己耍脾气,有些讨好的过去抱住他的手臂,“你再睡会儿吧,昨天都2点多才睡。”

她的手,软软的把他抱着,带着舒服的体温。沈沉轩这才看她一眼,却是将她的手扒开,“你睡吧。”

“……你生气了?”景吾不肯撒手,紧紧牵着他的五根手指。

“没有。”冷静的,简短的两个字。

景吾努努嘴,“你就是生气了。你这脸上就写着这两个字——生气!”

她手指在他颊上点了两下。

沈沉轩一手将她不安分的两手抓住,一手揽着她的腰把她抱紧。双目盯着她,看得很紧,一瞬不瞬的看得景吾有些心里发毛。她掰着他的手指,“干嘛这么看着我?”

“你就是故意让我不爽。”他控诉她,嗓音低沉。

“我没有。”她一脸的无辜。

“怎么就没有了?”沈沉轩捏着她的下颔,将她小脸抬起来,眼神深邃,各种情愫在涌动,又郁闷,也有拿她深深的无奈,“和我在一起,你就那么见不得人了?以后都不打算让我叫这声妈了,是不是?还有,爷爷既然都松口了,只要和咱妈见了面就给我们户口本去结婚,你却磨磨蹭蹭的,一直不肯松口。景吾小姐,我现在很怀疑你是不是根本不想嫁给我,你分明就是在拖延时间!”

“我不是这个意思……”

“你不用解释。今天这声‘妈’我肯定是叫定了。我现在去接咱妈,这么好的表现机会你要也让我错过,我就真要怀疑你的动机。”沈沉轩在她臀上拍了一记,“自己继续睡,我去车站,你把妈的电话号码给我。”

他那一声又一声再自然不过的‘妈’,让景吾心里满满当当的,觉得很圆满。

这几天,沈夫人几乎是每天都来看鸾鸾。沈沉轩哄着景吾叫沈夫人一声‘妈’,景吾被他说得骑虎难下,当真叫了一声。沈夫人也欢喜的应了。

那一瞬,景吾才觉得和他是真正的一家人了,骨血相连的那一种。

可之后,她又没再叫过。总没有真正拿到结婚证,她没他那么坦然。

“你别去了,去了也接不到我妈。”景吾拉住他,他刚打好的领带,被她重新卸下,“刚刚她和我打电话的时候,我妈就已经在出租车上,她要自己打车过来。你现在过去就是扑个空。”

她边说着,边给他解衬衫纽扣。

纤柔的手指,偶尔擦过他的胸膛,他身子变得僵硬,眸色越渐越深,“你为了阻止我去表现,打算瑟佑我?”

“……”景吾把手抽了回去,“你自己脱吧,换了睡衣,继续睡觉。”

沈沉轩把她的手又抓了回来,按在胸口上,嗓音黯哑,“哪有做事半途而废的道理?继续……”

“……”他眼神那样深,深得让景吾几乎是心惊肉跳。她咬咬唇,最后是求饶的开口:“你别这么看着我,我真没那个意思,我就是想让你再睡会儿。”

她抬头,对上他的脸。他眼下有一层黑眼圈,景吾叹口气,心疼的摸了摸,“沉轩,你要好好照顾自己。你知道现在我的全部心思几乎都在鸾鸾身上,可能没法照顾到你,所以你要和我保证,你不要生病,好好睡觉,不能再和昨晚那样熬到那么晚了。”

景吾眼里,面上,全是无尽的柔软和深深的疼惜,“你知道的,我已经不能没有你了……”

她说的是实话。她已经无法想象,若是这个人再从自己生命里退场,那会是什么样的场景。

于沈沉轩来说,最动人的情话,也不过如此。

他的眼里,她的女人柔情似水——那样迷人,那样脆弱,又是坚强的。他搂着她,一并躺下,大掌在她手臂上缓缓摩挲,“我和你保证,不管是现在这样非常时刻,还是未来,我都让自己好好儿的,永远当你最坚强的后盾——将来,等你老到走不动了,我还像现在这样抱着你,你想去哪我都带你去哪。”

这是真真实实,夫妻间的承诺。

景吾听着,心里说不出的踏实。

从他胸口上抬起头来,拿手蒙住他的眼,笑着低喃:“快睡吧,趁我妈来之前,好好睡一会儿。”

沈沉轩抓过她的手,揣在手心里,深目看她一眼,才缓缓闭上眼。

.................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