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开

小说:七月美人劫作者:夜小雪更新时间:2019-01-19 18:33字数:412675

这个只有在月圆之夜极阴之时才能解开的封印是姬子寒和曾经的花容月一起研制的,而解封的方法也只有他们两个人知道。

这封印里到底牵扯了多少秘密,恐怕世间只有小七一人能说得清。但她却必须为了保护某人而把所有的秘密埋藏在心底。

洛书,法器,逆天。

这些诱惑足够让天下大乱。

花席琳一直笃定小七用洛书来换取宫无双的自由是愚蠢至极的举动,但她却完全没有料到,这项交易从始至终都是小七一个人在主导。而她,只是沉浸在自己愚蠢的妄想之中而已。

世间没有双全法,要想取得最好的结果,总要有人牺牲不是?

小七必须选择,不,应该说,她根本没得选择。

今夜的交易行动,在场的只有三个人:小七,花席琳以及身为莲淫教第一护法的宋美眉。

没有宫无双,更没有段子筝。

这样也好,这样自己就可以了无牵挂地做出选择了。小七苦笑了一下,然后抬起头。,

月色这么美,但她却没有机会再欣赏了。

其实自己一直是很幸福的。作为一个如此废柴的公主,身边却有那么多骑士肯心甘情愿地为她牺牲,所以她也不能总是躲在他们的身后。

“月儿,时辰不早了,你快些开始吧!”花席琳负手而立,脸上的急躁不言而喻。

小七收回了自己望着月亮时那近乎贪婪的眼神,然后抚摸着祭坛上的蟠龙花纹轻轻叹了口气。

多么文艺的一个场景啊,为毛老子这么想骂人呢......我要淡定,淡定啊。

小七闭上双眼,然后再次回忆了一下封印的咒语。

微微颤抖的手轻轻盖在祭台的凸纹之上,小七口中的咒语似有了生命般瞬间化作了一道道幽兰色的光芒。

夜很凉,却无风。

小七披散的长发随着蓝光的散开而慢慢飞扬而起,恍若游戏深海的茂密水草。蓝色的光芒渐渐由浓稠变得稀薄,而缓缓消散的蓝光中,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开花,美得惊心动魄。

小七紧紧闭上眼睛,此时的她看不见,不管是心里还是眼中,充斥着的,都是无穷无尽的黑暗。

但她却不再害怕。

那盛开在蓝光中的花朵倏然间飞入她的胸口处,然后瞬间失去了踪迹。

姬子寒...你丫竟然用噬心花做封引,这不是生生要了老子的命吗?小七不停地在心里腹诽着,笑容苦涩。

“小七,你没事吧?”宋美眉在离祭坛很远的地方担忧地喊道。

“Ofcourse!”小七将自己正在慢慢消失的右手藏在身前,然后故意用最轻松的语调跟宋美眉调笑道。

就快好了吧...老子本来就妖气无多,你吸点就得了......

小七惨白着脸强忍住那口即将喷出的鲜血,然后使出全身的力气在祭坛的花型凸起上狠狠按了下去。

这次,祭坛上亮起的,是刺眼的白光!!

看得一瞬不瞬的花席琳被那白光刺得双眼一眯,竟然错过了洛书出现的瞬间。待花席琳再次迫不及待地睁开眼睛时,那让她朝思暮想了数十年的东西已经出现在了小七的掌心之间。

“快!快把它给我!!”花席琳一时间焦躁得竟然有些疯狂。

小七偷偷抹去了唇边那骤然溢出的血丝,惨白的脸上轻轻漫开一抹讥诮的笑,“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你得把无双的天极令给我,这洛书才是你的......”

花席琳重重皱了皱眉,笑容中带出一丝狠绝,“就算我把天极令还给无双,他也根本离开我!”

小七抽了抽鼻子,语气有些不耐,“这就不管你的事了!”

花席琳气得脸色一白,连隐于袖下的手也慢慢捏成了拳。“既然如此,我便满足你......”花席琳冷冷一笑,手中暗中发力,一枚刻有恐怖蛇纹的牌子便轻轻滑到了她的掌间。

小七将手中的蓝皮旧书对着远处的花席琳示威性地扬了扬,笑容极其欠扁地秀起了她的英文,“comeon,baby!”

花席琳哼了一声,然后将掌中的牌子狠狠掷到了祭台之上。

小七耸了耸肩,左手大大发力将掌中的洛书毫不犹豫地扔出老远,然后窃笑看花老妖大惊失色地朝那书飞奔而去。好似一只疯抢骨头的狗。

无双的天极令...终于到手了。

小七轻轻咧了咧嘴,笑容无比灿烂。

剧烈的疼痛过后,便是初雪般的纯净。小七手里紧紧握住那块冰冷的牌子,唇边缓缓荡起一抹苦笑。老子终于雷锋,董存瑞,邱少云了!

“小七!小七你怎么了!”惊恐万分的宋美眉飞扑上来,然后敏捷地将跌落的小七揽在了怀里。

“帮我个忙......”小七艰难地对宋美眉笑了笑,然后用马上便要化作透明的左手从口中探出一枚紫色小丸,“把这内丹和天极令一起交给宫无双......”

小七慢慢摊开手掌,一枚小小的珠子从她的手中慢慢滑落,和那天极令一起落在了宋美眉的罗裙之上。

“这是无双的内丹,你一定一定要让他吃掉!一定!!”小七此时的脸色虽然惨白,但却透出了无与伦比的坚定。

宋美眉瞪大双眼惊恐地看着小七的手臂慢慢地化作了蓝色的光粒,然后是胳膊,双脚......

“小七,小七,你怎么了!!小七!!!”

小七的耳边隐约传来宋美眉惊恐的呼唤,但渐渐的,便什么也听不见了。

“月儿?”

白衣银发,冰冷的声音里仍旧透出那只为一人绽放的温柔。

光裸的双脚一步一步地走向那里,慢慢的,缓缓的。

但片刻后,他的步子便变得凌乱不堪,优雅全无。

总是那么安静那么优雅的碧竹公子此时竟然如此慌乱,如此...疯狂。待他终于跌跌撞撞地跑到祭台之上时,他想了二十年盼了二十年的月儿,竟然已经化作了齑粉,散在空中,了无痕迹。

空荡的祭坛上,只剩下一朵泫然绽放的木槿花,蓝得刺眼。

他其实早就已经醒了,就在她一边哭泣着一边吻着他的手的时候,他就已经醒了。但那耗尽的妖气却让他一时无法动弹,只能紧闭着双眼静静地听着。

长时间的昏迷,已经让他的心变得很冷很冷。但她的泪水却如同化冰的春风一般,慢慢地温热了他寒冷的心。

她给了他温暖,却再一次在他的面前离开,如此绝望的无力。

“月儿?”

段子筝缓缓跪下身子,然后伸出手将那朵已经化作玉石的木槿花紧紧抱在怀里。

针刺一般的痛从心底一点一点地慢慢渗到全身,若虫蚁般啃噬着他。

他将手中的玉花捏紧,再捏紧,“姬子寒,我去找姬子寒...月儿,你一定不会死,一定......”

于是,我二更了

“你为什么会有我的内丹?”宫无双看着宋美眉递过来的紫色丹丸和那蛇族令牌,脸上闪过一丝冰冷的警觉。

宋美眉微微颤了颤身子,声音竟然有些无力,“你拿着便好,我不会害你。”

宫无双皱了皱眉,终于伸手接过了宋美眉手中的内丹。

紫色的丹丸一遇到自己的主人,立时便光芒大盛,然后自动地滚入了宫无双的口中。

宫无双暗暗吐出一口气,然后催动妖气将内丹化在了自己体内。

消失的功力就在一瞬间回到了自己的体内,他轻轻打出一掌,那力道竟然胜却先前的千倍万倍!

宫无双暗自欢喜,但却仍旧不忘质问眼前的宋美眉,“我的内丹和令牌,你到底是从何而来?”

见宫无双终于将内丹服下的宋美眉似虚脱般大大松了口气,她无力地摆了摆手,什么都没有说便转身离去了。

小七,你现在是不是放心了?你这傻瓜。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