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篇 穆卿林、南宫如嫣、沈天啸三人的情感纠葛2

小说:冰山王妃邪魅爷作者:沐瑶更新时间:2019-01-19 18:43字数:153064

“你不说,我又怎么会知道呢?”说着,他笑得更坏了,“岳父大人有没有告诉你,这块玉佩要怎么样,才会发挥更好的效果呢?”

如嫣一愣,发挥更好的效果?“没有呀。”难不成他听说过这块玉的事情?

穆卿林抱起怀中的小人儿,邪佞的笑道,“要两人在佩戴的同时,恩爱缠绵,才会有意想不到的效果噢。”一边说着,已经将她放上了内室的床榻上。 娱乐秀

如嫣这才意识到她被耍了,“你在骗我~~”轻捶着他坚实的胸膛。

穆卿林火热细密的吻接踵而来,伴着含糊的喃呢,“没有骗你呀,你试试不就知道了?我保证你会很喜欢~”

他呀,就是这么魅惑人心,让她从第一眼见到他的时候,就深深的沉沦了。

******************************

“哇啊……”伴着一声响亮的哭啼,穆卿林才总算稍稍放了心,但是眉头依然紧皱,等待着房门打开。

“恭喜王爷,贺喜王爷,王妃生了一位小王爷!”稳婆抱着刚出生的小娃儿,开门告诉他这个好消息,“母子平安,王爷现在可以进去了。”

穆炎风接过稳婆怀中的小娃儿,“好,下去领赏吧。”穆炎风说着,眉开眼笑的进入房中。 娱乐秀

如嫣躺在床上,有些虚弱的冲他笑着,声音含着初为人母的喜悦,“卿林~”

穆卿林抱着小娃儿,坐在床沿边,怀中的小男婴已经不哭了,等着溜圆的大眼睛注视着他,黑黑的眼珠就像黑夜中的星辰一样闪亮。

“快来给我瞧瞧。”如嫣迫不及待的想看看她的心头肉。

穆卿林将娃儿放在她的枕边,温柔的说道,“如嫣,辛苦你了。”

如嫣幸福的摇摇头,“卿林,你说我们给他取个什么名字好呢?”

穆卿林思量了片刻,“就叫炎风吧,就像你一样,见到你,就好比炎炎夏日,如沐春风。”他还是忘不了两人初次相见时的感觉。

如嫣也会心一笑,“嗯,炎风……炎风……很好听的名字。”看着这么小点儿的奶娃娃,有着说不出的温情,“他长的跟你好像,看这黑亮的眼睛……还有嘴巴……”不由得衡量着他们父子的相似度。

穆炎风宠溺的在她额头上印下余个深情的吻,随即又在她细软的嘴唇上索了一吻。

如嫣娇笑着,又看了看这眼前这极为相像的一大一小,甜蜜幸福不言而喻。

******************************

这一年多的时间,沈天啸已经接替父亲,成为蛊迷轩的主人,他现在的权势可说与穆卿林不相上下,他为的,就是要从穆卿林手中,将如嫣抢回来。

这天夜里,穆卿林进宫议事,迟迟未归,如嫣坐在窗前,翘首期盼,“卿林?”看到一晃而过的身影,如嫣笑着开口,以为是穆卿林回来了。

“如嫣。”沈天啸悲喜交加的缓缓开口,在听到她唤出穆卿林的名字时,他便不由地眉心一皱。

“沈大哥?!”如嫣有些吃惊,当日她离开之时,以为沈天啸终有一日会忘记她,岂料他竟会追了来?!看他现在如此深情的凝视她,如嫣有种不详的预感,“你怎么会来这里?”

“不欢迎我吗?”沈天啸面色缓和一笑。

“不是,只是没想到你会来。”如嫣也回以一个温和的笑容。

“我来是带你走的。”

“什么?”如嫣怀疑自己听错了。

“我要带你离开她的身边!你是属于我的。”沈天啸眼中的执着让人胆寒。

如嫣认识他这么多年,自然知道他这句话不是在开玩笑的。“沈大哥,我不会跟你走的。”

“为什么!我到底是哪里比不上他了?”沈天啸有些动怒。

“这不是可以相互比较的问题,我一直当你是哥哥一般敬重,卿林是我爱的人!这根本就不能比较。”如嫣想要好好跟他说清楚。

“呵,哥哥?”沈天啸自嘲的笑着,“不可以,我说了要带你走,就是要带你走!就算你只当我是哥哥,我也要你永远陪在我身边!”

“沈……”如嫣还为来得及说出口,沈天啸就上来点住了她的穴道。

正准备强行带她离开,门却被推开了。

“你是什么人?!”穆卿林见房中的情形,谁这么大的胆子敢夜闯穆王府。

“卿林。”如嫣唤道。

“行不改名,坐不改姓,沈天啸就是我。”沈天啸也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你就是蛊迷轩新任庄主?”穆炎风打量了以下眼前的男人。

“没错,王爷眼力还可以!”沈天啸看了看如嫣,“我这次来,是要带她走!”

“休想!”穆卿林皱眉,“你可知道她是什么人?!”

“哼!没有人比我更知道她是什么人!她是我深爱的女人!她是我渴求多年却被你轻易娶走的女人!她是我永远不会放手让给任何人的女人!”

穆卿林的脸色越来越差,盯着沈天啸的黑眸充满嗜血的危险,果然,屋内的两道颀长的身影交斗起来。

经过一番较量,沈天啸自知不是穆卿林的对手,更别提要带走如嫣了,但是,她已经别无他法,他不达目的誓不罢休!于是,就在穆卿林要将如嫣救进怀里的时候,沈天啸一扬衣袖,穆卿林及时闭气,但是如嫣却吸入了蚀心散,接着便昏迷欲坠。

穆卿林及时的揽住她。

沈天啸早已做足了准备,不管是谁吸入了蚀心散,都是他胜了。

穆卿林及时封住她的穴位,皱眉,“快拿解药出来!”

沈天啸冷哼一声,“要解药可以,但是她要跟我走。”

穆卿林咬牙切齿,“我就不信,医不好她!”

沈天啸笑得很张狂,“呵呵,的确,未必不会有医治之法,兴许十年,兴许二十年,只是这孽蛊散12个时辰之后,便会无药可医,回天乏术了。”沈天啸小小的说了个谎,孽蛊散和蚀心散的症性极为相似,但是一种能置人于死地,另一种却只是报以微恙而已。

“什么?!孽蛊散!!”穆卿林显然明白孽蛊散的厉害。“沈天啸,枉我还以为你是以为坦荡荡的君子,你居然这样卑鄙!”

“哼,如若我得不到如嫣,当然也不会这么便宜了你!”沈天啸说着阴狠的话。

“你!”穆卿林心急如嫣的病况,“说吧,你想怎样才能交出解药。”

“要救她,就照我刚才所说,我要你们永远不得相见,她要跟我走,否则,我宁愿留给你一具尸体!”沈天啸说的铁定。

穆卿林看着怀中的如嫣,深情难舍,却又悲痛欲绝。“好!”声音首度颤抖哽咽。

在沈天啸意料之内,“很好!”

******************************

“如嫣,你醒了?”沈天啸笑看着她。

如嫣的毒性刚刚解除,身子还有些虚软无力。“为什么我会在这里?”

“这里你已经来过很多次了吧?应该不会不认得。”沈天啸耸了耸肩,答非所问。

“我当然知道这里是哪里,我是说为什么我会在这里?”如嫣微愠,面上的表情有些许的疏离。

“是穆卿林让我把你带走的。”沈天啸嘴角勾着胜利的笑容。

不,卿林一定不会轻易答应的,如嫣回忆着她所记得的事情发生的过程,一定是为了自己,卿林才不得不答应的,“你对他说了什么?”

沈天啸暗然一笑,她就这么信任穆卿林吗?也罢,他自有办法让她留下来,“没错,他为了能让你活下去,不得不把你交给了我,并且答应了永远不会再与你相见。”

说着沈天啸扶住她的肩膀,放柔了声音,“如嫣,我会让你忘掉他的,相信我!”

“不!我永远都不会忘记他的!我要离开!”如嫣虚弱的挣开他的手。

沈天啸没有再次抓住她,只是冰冷的开口,“如果你想我拿孽蛊散对付他,你大可以离开。如果你不在乎你那个未满一岁的儿子,你大可以离开。如果你不在乎自己现在怀有身孕,你大可以离开。”

什么?!她……她怀孕了!?如嫣对他说的这些话一时之间难以消化。

“如嫣,为了你我不在乎与他撕破脸,的确,经过上次的交手,我知道我武功或许不敌他,但是我有很多办法可以让他丧命!”沈天啸转为警告和威胁。

如嫣闭了闭眼,试着去消化她所听到的事实,“好!知道你答应我,永远都不要伤害他,我就不会再与他相见。”

沈天啸面露喜色,“当然!”

如嫣不自觉的抚上自己的小腹,她腹中的孩子……他们的孩子……

******************************

‘如嫣,看我给你带了什么……’

‘如嫣,我陪你去外面透透气吧……’

‘如嫣,你说这个好不好……’

这八个月里,沈天啸温柔体贴,如嫣却没有对他开口说过一句话。

直到……墨萧的出生……

“小孩子很可爱!”沈天啸抱着新生的小男婴,喜悦的如同这个婴孩就是他的亲生骨肉一般。

如嫣看着刚刚下生的小娃儿,脸上首次露出了这几个月以来唯一的一抹笑颜。“给我抱抱他。”

沈天啸将孩子抱给她。

如嫣从怀中拿出一块玉佩,套上了小娃儿的脖子……

嘴角噙着幸福解脱的笑容……

血……染红了整片被单……

【完】 冰山王妃邪魅爷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