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9章

小说:少年骇客作者:六月流火更新时间:2019-01-19 00:47字数:379900

第149章 刚才在医院的时候,郑禹就想起来自己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任务没有完成,周敏的这头事情处理完了,于是火速赶往兰萱网吧。往常这时候正是网吧客人火爆的时间,但一进兰萱网吧的门,却是寥寥无几没几个人,看来兰萱网吧也终于成为了这次网吧入侵的重灾区了。

郑禹向伊兰萱打个招呼,看得出伊兰萱有点神情落寞。郑禹一直觉着老板娘也算是不爱红妆爱武装,女子中的杰出代表,自己勇敢地跳进了商海,一直折腾得有模有样的,不过这时候大难临头还是暴露出了软弱的一面。郑禹谢绝了老板娘请他喝水的好意,简单交代几句自己来的目的,就开始在网吧内逐一检查起来。这时候包间已经全部空着了,大厅内也就几个小毛孩在玩。这几个小孩年纪不大,话还真多,网吧里被他们弄得倒是吵吵的。

“我靠,哪来的一帮子煽情磨叽男。”郑禹心里不爽着,面无表情地走向网吧里边,其实他真得很想把他们都轰出去,好彻底地在这里检查检查,不过他知道自己要这么做,伊兰萱一定要抓狂了。郑禹这次来就是想彻底摸清到底网吧是怎么被人入侵的,上次设计伏击了入侵者,但是最后一刻却功亏一篑,没能抓住个现形,此时也只能找到问题所在,采取技术上的防御办法了。

一个个包间看过来,重点是检查机器有没有被人动手脚。按说现在的网吧防护都挺严实,一般人是没法接触到机器主机内部,否则在网吧包间内的主机非给人彻底把值钱的硬件都给换了不可,所以郑禹只是简单地看看有没有异常。

一圈下来,包间里面一切似乎很正常。这和郑禹来时候的设想出入很大,他本来推测要想动手脚应该选择包间下手比较安全,在大厅作案危险系数太高了。

此时没办法之下,也只能去大厅查看查看。

大厅内走了几个来回,对角落的几台电脑郑禹也去摸了摸,毫无所获,一切看起来都很正常。伊兰萱走过给他一杯饮料,劝道:“算了,别费心了,这事急也急不来的。”

郑禹接过来灌了几口,还是坚持道:“再找找看,无风不起浪,不相信那些人是孙悟空能变成苍蝇钻进硬盘去了。”

伊兰萱只好随他去了,再说郑禹这是为她的网吧出力,她哪能硬拦着呢。过一会,仅剩的几个闹腾小毛孩也结帐走了,这回倒是方便郑禹检查了,但可惜就是一直没什么进展。

眼瞅着就要到午夜时分,郑禹总算是打定主意要放弃了,这有心杀贼无力回天的感觉让人很无奈,但郑禹也不是一头撞到南墙也不回头的人,彻底栽了就彻底栽了,虽然给人玩死了还不知道是怎么被弄死的,但是搞不定也没办法,撤。

郑禹没精打采地向伊兰萱告辞,推开网吧大门,站在网吧门口台阶上,郑禹掏出手机,想给周敏挂个电话,问问她的情况。不过郑禹转念想起来,现在的周敏一定是陪在病房里面,时间这么晚,还是发个短消息好减少点对医院的干扰。

“情况好么?”很简单的四个字。

郑禹编辑好按下发送键,第一次发送居然提示失败,重发一次,这回屏幕抖动了两下,总算是把这短消息给发出去了。郑禹下感觉很奇怪,对面街道就有个移动基站,手机信号一贯超好,这还是第一次在网吧碰上短消息故障。

下意识地抬头环顾一下,就这一看,郑禹忽然觉出一些异样,他的目光停在了门楣上方的那个电信铁盒,郑禹的眼皮剧烈跳动了几下,不正常。

网吧的生命数据线就在这铁盒里面,从那方面说都应该是保护的重中之重,电信公司恨不得把它埋进墙里才叫好呢。但是眼尖的郑禹一眼看出那个铁盒子的盖子居然只是虚掩着,这是不正常的,极度地不正常,郑禹非常肯定地对自己说。

郑禹风一样地推开网吧大门,把正在大厅里面收拾残局的伊兰萱吓得一声尖叫,立刻紧张地端起了大扫把。等她看清是郑禹,瞪着冒火的眼睛,挥着大扫把作势就要拍他。

“别,老板娘,不是开玩笑的时候,快给我梯子。”郑禹躲开大扫把的路线,抱着头嚷道。

“哪来的梯子?”伊兰萱没好气地说道。都说女人轻易不能惹,或者俗话说漂亮女人是老虎,郑禹这回算是终于体会到了。

郑禹顾不上多说什么,搬了把吧台后面的木椅就冲出去了。

郑禹站在椅子上,轻轻一拉就打开了铁盒,这更证实了他的猜测。就着门口电灯的灯光,他仔细检查了一下,果然没错,一个从没见过的黑色集成块突兀地插在转接口上。郑禹抑制着狂跳的心,小心地拔了下来,看了看,三无产品,一点标记也没有。

就是它搞得鬼,郑禹跳下椅子。

虽然一切还有待监测,但时间是不会等人的,郑禹赶紧把椅子放回网吧,顾不上伊兰萱的问题,只是说了句:有突破,等我的好消息。匆匆地又赶往海科大厦,那里有一些卢志叔叔们留下的检测工具可以用的上。

到了海科大厦,郑禹倒是被吓了一跳,刚才以为卢志应该上楼休息了所以没打他电话,此时却见他和牛多多两人在地下室里面放着重金属摇滚乐在灌啤酒。连他进来都没发觉。

郑禹关掉音响,这才把两个兴奋中的人给震醒过来。

“哎呀,禹哥也来了,看来你是知道好消息了。”牛多多嘎嘎笑道。

“什么意思?”郑禹有点差异,这两人这是吃错什么药了。

一直坐在桌子上的卢志也跳下来,笑呵呵道:“你怎么来了,你也知道肥牛的喜事了?”

郑禹耸耸肩,摇摇头:“我哪知道,我刚从网吧过来,有点发现,嘿嘿。”接着又问道:“肥牛有什么喜事。”

卢志道:“是他家的喜事,呵呵,没看他兴奋地跑来不让我睡觉呢么。”

牛多多一挺肚子走过来:“禹哥,从今天起,你也有一个**的小弟了,哈哈哈。”

郑禹明白过来,捶了他一拳:“你老爹还真升官啦,啥官能把你乐成这样?”

“惭愧惭愧,其实也就是调到交警大队当头。”牛多多捂着嘴笑道。

“晕,这可是容易**的地方,不过你也太世俗了点,官迷啊?”郑禹说道。

卢志插话:“肥牛一是兴奋自己终于体会到在警察大院抬头挺胸出入的滋味了,另外关键就在他老子以后就会更加忙碌,从此就再也没人能有时间盯着他了,你说他能不激动么。”

郑禹笑眯眯道:“如此更好,以后就全心扑在公司上吧,我宣布我们大学开学之际就是我们三人的公司成立之时。”

“这么有信心?”卢志笑道。

“那是,明天起全力捞钱,开学前一定凑够200万。”郑禹忽然问道:“上次我们好像给公司起了个名字,叫什么”

卢志和牛多多大眼对了一下小眼,又不约而同地笑了:“忘了……”“哪记得那么多……”

郑禹尴尬地抓抓脑袋:“呵呵,我也忘了,算了,慢慢回忆吧,我得先测测这个玩意。”

卢志和牛多多也过了兴奋的劲,围过来询问这是何物。郑禹介绍了一下自己今晚的意外发现,最好补充到:“这玩意不知道为什么居然会干扰手机信号,估计是设计不够完善造成的,也幸亏如此我才能发现。”

郑禹接上一台古老的数据频谱器,换了一堆傅立叶朱丽叶牛百叶等诸多变化的模式检查,又加上了滤波过程,不一会结果打印出来,郑禹仔细看了看,一拳砸在桌子上,怒道:“果然如此,好狠毒。”

“你是说有人在网吧总集线盒插了块数据流量截取的硬件?”卢志诧异道:“什么人才能有这么大的实力啊。”

在郑禹的建议下,几人直接摸黑去了附近的几家网吧,大部分已经关门收摊了,一般情况是牛多多习惯性地远程放游动哨,卢志抱着郑禹,郑禹打着手电或者就着路灯检查集线盒。等他们回到地下室,郑禹手里已经收集了4个一模一样的玩意了。

一切迷雾似乎已经揭开了小小的一角,郑禹他们终于找出了网吧被入侵的技术关键所在,剩下的就是如何抓住幕后者。不过这个似乎还没什么头绪,唯一想到的就是能不能在这个截流器上做点文章,郑禹皱眉想了想,也是一时想不出好办法,只好暂时作罢。时间真的是很晚,他决定回家,于是拉着牛多多一起走了。

路上,牛多多已经没了刚才听摇滚乐的精神,陪着郑禹慢慢散着步,忽然感慨了一句:“好像不久前我们还骑着自行车在这里穿梭过,高考结束了,没想到发生这么多事情,我们现在连车也不骑了,禹哥你怕是也没想到吧。”

“当然,我又不是神仙,我哪能预见到这些后来发生的事情呢,不过我唯一知道的就是,这一切我们都应该有相信做下去,还可以做得更好,让后人走在这条路上的时候会说,很久以前也有那么几个家伙经常在这里穿梭,最后他们现在都是很牛的角色。”

牛多多听了,抱着电线杆假意呕吐了一下子:“行了,求你别说了,黑不隆冬的你用这么磁性的声音,说这么感性的话,是很槮人的。”

“靠,你理解能力成问题。”郑禹哈哈大笑一声,继续往前走去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